被台灣驅逐的李毅 一個敬業的「自干五」

老四川 2019年04月23日 00:02:00

台灣移民署人員在南投竹山某民宿尋獲中國學者李毅,強制將他遣返回出發地香港。(圖片截取自東森新聞youtube)

聽說李毅又露臉了,一開始沒敢確定是他,畢竟說的是個學者李毅赴臺演講被驅逐出境,畢竟,一個又老又禿的螢屏形象,沒敢確認是當初那個李毅。

 

但一聽聲音,居然大言不慚「這麼多人送我」,這是只有痞子才能有的這麼壯陽的底氣,和這麼厚的臉皮。沒錯,就是那個痞子。

 

學者?李毅學什麼的?他在芝加哥一所大學左瘋的系裡多年畢不了業,最後的博士畢業論文寫的是共產黨一黨專政如何偉光正,那也叫論文,qualify him as a學者嗎?也許是缺乏瞭解,新聞居然尊稱他「社會學者」李毅。隨手撿他幾件舊事扒一扒吧。

 

既然是一位久經考驗的徹底的流氓無產者和信仰者,所以流氓痞子這裡沒有貶義,是中性客觀描述。毛澤東慫恿鼓動痞子運動,從列寧到老毛都離不開痞子,而李毅正是這樣一位真理追求者,一個骨子從裡到外決不摻假的毛粉,一個脫離了高尚追求,只剩下低級趣味的熱血流氓,一個純粹的痞子。

 

李毅的流氓本性來自後天教育加自身天賦,他的成長年代恰逢那個獨一無二的文革後期,大多與他同齡的人回顧往日都明白了那是一個瘋狂年代,慢慢也就摘掉了扣在頭上的那一塊紅布,李毅不同,他不僅自己不摘,還自發的充當了紅布頭的批發供應商,只恨李毅生未逢時,如他如能再早生幾年,其天份有可能讓其文章得與張春橋媲美,也有希望達到王洪文那樣的事業高度,或者,…唉,如果不是王立軍這個叛徒,他李毅至少可以為二次文革鼓與呼,為薄熙來做個軍師和馬前卒什麼的。

 

李毅講話有能量,有市場。可在那個文革之後改革的時代,他是老師,他賺不到錢。那個年代太早,不像現在忽悠一群人就可以換現,那個時候再能忽悠李毅也還是個窮教師。雖然沒賺到錢,還是有一群學生可以迷惑,(但,也沒白忽悠,騙了一個學生騙得五迷三道的居然跟了他,就是李毅曾經的老婆)。不得已,在那個做五毛還沒錢賺的青澀年代,李毅只好出國。(黨啊你也太對不起那些愛你的孫子了。)

 

出國後,李毅英文一直都沒能學的太利索,平時用英文交流都是問題,那篇博士論文講的是中國共產黨的論文,翻譯成英文就已經是要了李毅的老命了,能不能通順就是另一回事了,好在可能也沒有多少人認真去讀。

 

李毅經常緬懷過去的「革命」歲月,其中一件就是,「現在的人唱國際歌太沒有味道了」,因為「廟堂之味太濃重了」。(圖片取自王浩宇臉書)

 

某日,一向痞子成癮的李毅在一家商店(好像是Walgreen)裡偶遇一位白人老太太,沒幾句就要干仗,老太太溫文爾雅出於禮貌對李毅的一些不文明行為做出了一些恰當的指責,那還得了?!這不是美帝國主義紙老虎要摸真老虎的屁股嗎?而且李毅雖不能完全聽懂英文,英語對於日常與學術交流雖有些障礙,但罵街竟然不是障礙,只一句話的回覆就讓老太太徹底目瞪口呆---「Your son is abitch.」語塞!可能老太太蒙了,沒聽過這麼罵人的,可能回家還在琢磨到底有沒有必要幫他指正這話其中的語法錯誤呢?。

 

李毅論文寫完找不到工作,李毅為了求職把自己的論文複印成不知多少份,給全球各處的大學只要有地址就到處投遞,有地址就寄,郵費怎麼付的不知道,可能用光了積蓄,但複印論文時的複印費花不起也不想花,是晚上趁著系裡沒人或是看哪兒有不花錢也沒人注意的複印件時偷著這印那印的弄出來的。

 

當時中國城曾經來過幾個美國白人共產黨,在老四川一側的入口處擺個桌子介紹共產主義,看到過往的人就遞上他們的宣傳小冊子,然後向你要一塊錢的donation,你別看李毅講共產黨,對於同道也並沒有什麼表示,碰到那些人遞上冊子,嘔你給我?那可以收下,但,什麼?你還找我要一塊錢?馬上把冊子還回去。

 

可想而知,李毅那時的每日生活是個什麼品級,能抱個西瓜啃一啃,泡泡碟片,買頓老四川砂鍋牛腩什麼的就很享受了,如果有吃有喝還能有聽眾聽他瞎扯他李毅就覺著活得很有滋味很滿足了,他那時的言談舉止很像是中國大街上那些光著膀子下棋的也好,還是什麼的一群有事沒事聚在一起的人也好,高談闊論指點江山的那些老大爺們,不在乎報酬,只要磨磨牙就能過癮。

 

可是打嘴炮忽悠忽悠閑的撐的沒事做還有養老金的人還行,可是他那個時候那個年齡每日柴米油鹽醬菜還無從解決,他老婆雖然糊塗一時被騙一時,但早晚也明白過味來了,「革命」不能當飯吃啊,何況嘴炮革命而已,無法謀生,之後去學習MBA,後來好像是曾經找了一份推銷胸衣的工作勉強維生。

 

李毅呢,吃著靠老婆賣胸衣掙來的錢,繼續游手好閑,每年去報稅的時候,他前腳出門,後面給他報稅的人就丟出一句:」不要臉。這麼大男人不掙錢,吃老婆的。」

 

李毅不在乎,繼續無償在中國人圈中無償宣講他的流氓共產主義,直到老婆最終無奈跟他離婚也初心未改,多麼敬業的一個自干五!

 

當然這都還是早年那會兒的事情,那個時候,統戰部文宣大撒錢的機會還沒有讓李毅撈上,那個時候的利潤,是讓辰報的中國之星,什麼張大為胡大江之流的拿到了錢,還有各個學生會和所謂什麼華人組織的頭頭們都有錢有事業可撈,當然還能撈上什麼愛國僑領之類的頭銜與和主席照合影然後去國內行騙的機會,李毅在那個年代還是無業遊民,還是一個真正的徹底的流氓無產者,不像那些變了質的吃膩了糖衣炮彈的蘇修美修們。(當然後來他又在一個論壇活躍,有四處流竄的,遲早是應該被統戰部收為所用的,只不過那時他的老婆早已徹底絕望離他而去了。)

 

被李毅迷惑的人覺得李毅講話有能量,他的能量與熱量從哪兒來呢?

 

首先他必須是一個真正的流氓,只有流氓才能有底氣,才能挺著胸脯的明白「我是流氓我怕誰?」這樣一個至淺又至深的道理,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而這正是那些共匪官二代們紈絝公子哥所沒有的,他們所達不到的理論高度。因為你首先得窮,才能無產才能流氓。

 

李毅經常緬懷過去的「革命」歲月,其中一件就是,「現在的人唱國際歌太沒有味道了」,因為「廟堂之味太濃重了」,而真正的國際歌,….李毅在講述這個時,那感情是真摯的,語調是熱情的,言情是奔放的。但我實在不願意太多使用他的原話去描述,因為那樣的結果是:你聽不懂也還算好,但你真的要是被帶動了,那真的就像是金庸鹿鼎記裡描寫的,一群人念誦完洪教主萬事英明之後,可能就自覺化骨丹入肚了,你可能真的很容易就被他魔教附體了。你也跟他一樣成為一個流氓的時候了。

 

我還是用白話說吧,說白了,你就是一個窮光蛋,現在啥也沒有,要想有錢也要想到小姐的牙床上去滾滾甚至想怎麼著那怎麼辦呀?嗨反正也是啥都沒有只有鐐銬了,那就做強盜做流氓,去砸爛舊世界去吧。其實,順著這個邏輯下來的,像毛澤東鼓吹什麼核戰沒啥了不起,死我一半中國人,剩下一半接著來等等。還有近年的什麼超限戰鼓吹者所說,什麼「光腳的不怕穿鞋的「都是這一類的主。

 

而李毅,正因為吃透了國際歌的道理,也親身經歷了毛澤東的理論實踐,所以他在生活中也是一個親身親歷實踐者。譬如某日:李毅的車壞了需要修車,那個時候他因為還是自干五,所以沒錢去正經的修車行,而是找了一個大家都知道的中國人幫他修,那個中國人因為在自家修所以收費不高,當時可能也就收了他幾百塊錢。可是車還給李毅後,車輪裡桄榔光臨的響,其實並不是很嚴重,而且該修的問題也已經修好了。但差在這麼個小小事上,兩個人談不攏了。怎麼辦?對李毅來講,我錢給了你了,你必須給修好,而且錢不能再給。那怎麼辦?李毅的辦法其實就和國內的流氓幫會一樣,趕緊叫一群人來,做出打群架的架勢,最後逼著對方接著白給他修。李毅這人沒什麼文明可言,他和薄熙來一樣只知道拳頭。李毅對自己國人同胞的欺負一樣就是對國際歌的實踐。

 

李毅。(圖片摘自不禮貌鄉民團臉書)

 

第二點,僅僅是流氓還不夠,還必須做一個徹底的流氓,才能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流氓。

 

怎麼講?這一點上,毛澤東做到了,薄熙來做到了,李毅也做到了,所以李毅是毛粉。但很多人並沒有做到,比如陳獨秀、瞿秋白、胡耀邦、趙紫陽,林彪等等。因為沒做到的這些人都太迂腐了,都把國際歌當成刻板的理論學習了,都還保存了一點最後的人性,而不能時時處處和黨性保持一致。他們甚至誤以為利用共產黨理論可以來「救」中國。他們以為用這個來拿到政權之後就可以強國幹正事了,手段雖然歪一點,將來走正道就行了。其實錯了,做一個徹底的流氓的目的與結果都必須是流氓才能真的流氓,而想採用流氓的手段來達成正能量的目的,那不僅僅是達不到的,而且也是本末倒置了。

 

這就是為什麼陳獨秀、瞿秋白即便瘋狂一時,也不能始終如一,因為人性未泯,所以最後被判黨性不夠。這也是為什麼劉少奇保有一點最後覺得讓老百姓餓死而愧疚的良心就必然失敗,而胡趙林如何隱忍都不可能等到最終登上大位的本質原因。因為理論其實是第二位的,耍流氓才是第一位的,才是本質。如鄧小平所說,抓到老鼠就是好貓。

 

其實那些從那裡得到能量的人得到的不過就是歇斯底里的力量,比如什麼陳毅當年都快要死了還如何上電視、咆哮如何的聲嘶力竭要跟美國打核戰,什麼黃繼光的媽也要出來和美國打一樣。這種「力量」不過就是迎合了那些文革餘孽的魔性記憶而已。

 

另一方面,李毅之類講什麼不重要,其實他沒有什麼真的相信的,如果真信什麼他應該像那幾個中國城發傳單的美國白人共產黨一樣。他來美國也無非是為了生活。如另一個被拋棄的五毛染香所言:「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所以這些人都不過是一群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而李毅,作為一個廉價的底層流氓,又沒能沾到早期五毛的利益好處,只是從底層的貧民生活中歷練的更多的賤民的刁滑與殘暴。共匪本質就殘暴。而李毅也知道那一套在美國這個在文明世界不起作用,行不通,除了恰當時候裝裝凶狠的樣子欺負可以欺負的人以外,在美國亂來他是要坐牢的。

 

刁滑呢,就是他已經做到了撒謊多了習慣到了不覺得自己撒謊了。來了美國可以接著反美,去臺灣觀光如果沒人抓就去講武統,抓著了還挺有面子的說「怎麼這麼多人送我?」再比如他所吹捧的共匪抗日那一套,在這些年的國外學者尤其歷史學家辛灝年所多年研究的結果,大家尤其海外中國人都知道了共匪假抗日這麼一個事實之後。一方面,李毅是非常傷心,感覺辛灝年實在是搶了不少他的市場,而另一方面,他還能夠繼續厚著臉皮講他的共匪抗日的理論,而且每次他喜歡的是:「這麼說說不太清楚,咱們照著地圖說,你看,蔣介石已經都被打到重慶去了,就這幺小一塊地方了,你看這麼多這麼大都是日佔區,「然後呢,非常搞笑的是,李毅會告訴你,因為共產黨搞敵後游擊,所以所有的日佔區都是共匪在抗日,而國統區呢,那麼小,所以共產黨在這麼大地方抗日了。而國民黨沒有抗日。每次我聽到這的時候都語塞,因為實在無法理解這種混球邏輯。不過他也不愧是毛的弟子,因為老毛也是認為,日本人佔我們中國的地方越多越好,這樣理解才是愛國。現在李毅把毛的理論有進一步發展了。看來當初真的如果日本人全部佔領中國,那共產黨和李毅還有李香君就可以一起在大大的大東亞共榮圈裡講解共產黨如何抗日愛國了。

 

李毅其他一些方面也和毛相似,正如李毅前妻對他的評價:「見到小姑娘講起課來就是更有精神。」

 

我是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麼李毅會有聽眾有市場,尤其是有些中國人,已經聽過了辛灝年的演講,聽完之後甚至說,得出一個結論,四個字可以概括辛灝年,就是「反共愛國」!我想,喔這些中國人很明白了呀。可讓我納悶的是,同樣的人在又去聽完李毅那些在我看來並無邏輯與道理可講的瞎扯之後,居然又被李毅扇呼的要隨著陳毅元帥一起去抗美援朝了。來美國幹嘛來呀?

 

不過話說回來,其實這些人包括李毅在內也只不過就是打打嘴炮,現在中國人都油了,你別看嚷的凶,他們都是在確認自己這樣做安全的時候才敢凶一凶的,武統臺灣,真上戰場?你看看會有幾個去的。其實李毅的理論也挺適合ISIS那一套,但他精著呢,給他錢你看他敢去嗎?

 

其實今天社會發展了,與時俱進了,李毅也好染香也好,應該有錢了,染香說沒錢那是瞎扯,烏有之鄉的那一路人都是拿到了錢的,而且是大錢,他們都明白,拿共產黨的錢去吹牛皮是他們最擅長最拿手,又低風險的無本好買賣。

 

(本文為《看中國》授權《上報》刊登,請勿任意轉載 、抄襲,原文連結

 

關鍵字: 李毅 自干五 辛灝年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