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韓國瑜檄文 先聲討吳敦義與「國民黨權貴」

陳嘉宏 2019年04月24日 00:03:00

眼看郭台銘已經上馬,國民黨總統初選列車即將發動,若此刻韓國瑜再不表態,這條總統路顯然就要被「做掉」了。(攝影:李智為)

直到現在,外人終於瞭解韓國瑜當初盛讚郭台銘:「從台灣安全人民有錢來講,郭董事長是非常優異的,他願意參選,絕對是藍軍裡不可多得的人才;聽到郭台銘要參選的消息,個人覺得非常開心。」根本是虛晃一招,原來,如何讓「台灣安全,人民有錢」,韓國瑜自己才是不二人選;此時此刻,也只有他韓國瑜能負起「別人所不能負的責任」、「承擔中華民國的責任」。

 

也直到現在,外人終於瞭解郭台銘宣布參選時稱:「我只要初選,不要徵召」意欲為何?原來,是郭台銘與一群「政治權貴」想用初選卡住韓國瑜的總統路。眼看著選總統之路快被堵死了,韓國瑜只好被逼著發出這五點聲明。這是韓國瑜首次表露自己投入總統大選的意向,也是一篇號召支持者一起跟隨的參選檄文,但首先聲討的對象卻是自己的黨中央與黨內政治權貴。

 

韓國瑜的五點聲明連同標點符號僅有283個字,文采並不特別豐富,卻千呼萬喚始出來。其實,這篇聲明既「照顧」了投票給他的89萬高雄市民,也向全國各地成千上萬的韓粉喊話,政治段數相當高。例如,他說:「我深刻的體會到只有台灣好,高雄才會更好。只有台灣能改變,我才能真正改變高雄!」意思是,高雄不好,不是他當高雄市長做不好,是因為台灣不好;所以,只讓他做高雄市長絕對不夠,一定要有可以改變台灣的位置;換言之,他選總統不但不是背棄高雄市民,反而是為了讓高雄更好。如此鋒芒,豈是一般政治人物想得出來。

 

他又說:「對於國民黨2020年總統大選,此時此刻,我無法參加現行制度的初選。」無法參加初選,但想要參加大選,方法是什麼?他是在向黨中央呼籲,跳過初選,直接徵召他;由國民黨幫他斷後收拾只做四個月高雄市長就「落跑」的罵名,他才能全心全意取勝總統大選。

 

至於如何達成徵召?韓國瑜則在第三點繼續施壓:「長久以來政治權貴熱衷於密室協商,已經離人民越來越遙遠了………希望黨內高層都能夠體察民意,關注社會脈動,重視庶民經濟,勿忘世上苦人多。」這裡談國民黨的提名機制,所謂的權貴當然是指那些「做」掉他,讓他離徵召參選越來越遠的國民黨權貴。至於「權貴」是誰,除了不點名地指涉的「黨內高層」很明顯是吳敦義外,也可以參考本報記者楊毅日前的郭台銘參選內幕報導(「馬郝」扮關鍵角色 吳敦義埋下勝選雙保險),當知道韓國瑜此時的怨懟何來?

 

最後,當然要用溫情喊話宣示自己的參選使命:「我生在台灣、長在台灣,死在台灣,未來也會埋在台灣,我熱愛中華民國,對中華民國的發展及守護,我願負起責任,不計個人得失榮辱,只願能夠改變台灣。」政客的「使命說」是任何政治狂熱粉的死穴,主帥號令一出,粉絲趨之若鶩、豈會不從;下一步要觀察的,就是韓粉如何施壓聲討國民黨中央了!

 

同為甫上任的直轄市長,柯文哲對於韓國瑜參選與否的評論最為生動:「這其實要沉得住氣,本來他(韓國瑜)是要在我之後,我看他都沉不住了。」柯的意思是,韓國瑜作為一個現階段總統大選民調最高,卻卡在僅任職四個月的高雄市長職務,應該要等到柯文哲出馬、力壓藍綠總統提名人之後,再由韓粉與黨內勢力力拱參選,此時此刻就表態,實在太急了!

 

柯文哲無黨無派,要不要選隨時可轉彎,上述說法對韓顯然是風涼話。眼看郭台銘已經上馬,國民黨總統初選列車即將發動,若此刻韓國瑜再不表態,這條總統路顯然就要被「做掉」了,哪裡還有沈不沈得住氣的問題?李佳芬當然最瞭解韓國瑜現在的心情:「人與人交往應該是真誠,背後被開槍的感覺很不舒服。」誰是「背刺」?誰在「開槍」?現在觀之不是再清楚不過嗎?

 

政黨如何推出自己的總統參選人,那是它們的家務事,差別僅在姿態好看或不好看而已。只不過,演員爭提名很賣力,觀眾可千萬別太入戲。總統不會是台灣政治唯一的答案,民主政治不可能存在救世主,政客的天花亂墜更隨時可轉彎;那些被什麼流哪些風吹得七葷八素的芸芸眾生,被人借力使力也就罷了,可別被人賣了還在幫忙數鈔票。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