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郁佳專欄】性侵兒童沒人包庇就不能成:《感謝上帝》不再沉默

盧郁佳 2019年05月07日 07:00:00

《感謝上帝》一片由真人實事改編,導演歐容說:「我沒有對案情作任何改動。」(圖片摘自網路)

法國導演歐容稱他的新作《感謝上帝》為「公民電影」。南韓電影《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在當前高壓困境中,回顧光州事件血腥鎮壓時、媒體記者勇敢報導的反抗行動,鼓舞人心。《感謝上帝》也在鼓舞因黃背心運動幻滅失望的群眾,它就是法國的《1987》。這些公民電影,不只報導了抗爭,電影本身也是影人參與政治、指認壓迫的反抗行動。那麼你收視的媒體,是公民的媒體,或是壓迫人民的媒體?你國家的司法,是公民的司法,或是壓迫人民的司法?

 

倖存者經歷數十年沉默後的三個層次

 

《感謝上帝》一片由真人實事改編,歐容說:「我沒有對案情作任何改動。」

 

電影透過三個童年被性侵的男子,描繪倖存者經歷數十年沉默後的三個層次:迷惘,憤怒,自虐虐人的攻擊性和嚴重的自我懷疑。電影的背景是2014年,受害人揭發1986年到1991年間他被神父培耶納(Bernard Preynat)性侵。連他在內,神父當時性侵了4名不到15歲的男童軍,長期受害者有85人,因為追訴期已過,而在2016年結案,法國對於強暴或性侵15歲以下未成年人的案件,追訴期為受害人成年起20年。片名《感謝上帝》,就來自神父的上司,法國天主教會職位最高的人物,里昂教區樞機主教巴爾巴蘭(Cardinal Philippe Barbarin)在記者會上脫口而出「感謝上帝」本案追訴期已過。

 

這句「感謝上帝」,好比《1987》首長的暴言。《1987》改編自南韓版「警總拷問虐死陳文成」真人實事,片中,警察對共處長開記者會,交待政治犯猝死的原因,說這個十九歲的健康青年「警察只是『啪』地拍了一下桌子,然後他就死掉了」。

 

明明人證物證俱在卻逍遙法外,這是一個「追訴期已過」包你「推定無罪」的故事。但是法國人沒有讓性侵犯安全下莊。

 

10名受害人引用特別條例,傳培耶納及6名神父問話,培耶納承認性侵。受害人組「不再沉默」協會,控告巴爾巴蘭明知卻沒報警。

 

法國調查採訪節目〈現場調查〉揭發教會吃案已有標準流程,凡有神父被爆性侵,就先調去國外避風頭。1990年外派95人,受害者802人。教宗方濟各表面上昭告對神父性侵兒童「零容忍」又呼籲自首,2010年卻在神父性侵案中作證開脫。法國有18名神父因性侵未成年人被判刑,卻仍在天主教機構活動。

 

巴爾巴蘭樞機主教受訪時,自稱受培耶納神父蒙騙,說2007-2008年培耶納被爆性侵,培耶納向他發誓1991年後就沒性侵。此說反而證明巴爾巴蘭知情,包庇沒過追訴期。內政部也因另案控告巴爾巴蘭「危害他人性命」,因為有受害人2009年控訴另名神父性侵,因為發生在1990年代初已過追訴期,但神父竟仍在里昂續任神職。

 

巴爾巴蘭樞機主教開記者會說:「對神父來說,這些行為當然非常混亂,但完全不是狎童行為」。他說神父先對一個「16-17歲」、後來對一個「20歲」的男青年犯行。樞機主教不能「保證」不再發生。「我要極力宣布,我從未、從未、從未包庇任何狎童行為。」

 

強暴迷思相信性侵是男人的天性,因為性慾讓男人無法抗拒,沒有選擇,罪在女人誘惑男人。(圖片摘自網路)

 

法國總理呼籲巴爾巴蘭樞機主教「負責,表態,行動」。巴爾巴蘭樞機主教說,相信總理遵守「推定無罪」。若定罪恐處3年有期徒刑,4萬5千歐(台幣158萬)罰金。

 

法國神父網上倡議,要巴爾巴蘭為包庇辭職。結果5名教會前助理全判無罪。巴爾巴蘭有罪但輕判,處6個月緩刑,不必坐牢。巴爾巴蘭一邊上訴,一邊開記者會自稱請辭,教宗以「推定無罪」慰留,繼續當里昂總主教,但找人代理。《感謝上帝》片中曝光教會人員真實姓名,培耶納神父以「無罪推定」要求下令禁演。法國上映前一天,歐容才勝訴確定上映,並獲柏林影展評審團大獎。法國政府也將追訴期改為30年。

 

將保護自己的責任交給11歲的小孩

 

為何電影要實名控訴?片中呈現第一個受害人舉報性侵後,警方調查,其他受害人被問到時並不配合,痛罵舉報者「為什麼當初不講話,隔了這麼久才出來」、「一定是想索賠」,恥談舊創。隨著潛抑的痛苦甦醒,他才停止否認,開始反抗。討論性侵受害者是否匿名時,他從一開始堅持匿名;到後來受訪報導用大幅照片清楚讓大眾看到真面目。受害人的出櫃,是轉型正義,從舊價值觀「受害者是羞恥的」,帶領社會走向新價值觀「性侵犯必須付出代價」。原來電影本身就是受害人舉報失敗後,導演接力再次舉報。

 

親友問被性侵的男童父母,當初為何不報警?父母痛苦回答,怕孩子受二次傷害,不敢報警。成年後,受害者告訴妻子,妻子驚訝:「太荒謬了,你父母怎會叫一個11歲的小孩決定?」

 

2010年,高雄6歲女童遭性侵,地院以「未違反女童意願」輕判,就是司法叫小孩決定。當時引起臉書「開除恐龍法官」活動連署超過28萬人,在總統府前展開萬人響應之白玫瑰大遊行,亦即925白玫瑰運動。根據統計,台灣歷年性侵害案定罪率比一般案件低4%-10%。勵馨統計,台灣去年權勢性侵害通報2120件,但監察委員王幼玲指出近5年每年法庭審理不到20件,成案不及百分之一,是因為司法體系無法分辨雙方權勢不對等。

 

「太荒謬了,你父母怎會叫一個11歲的小孩決定?」(圖片摘自網路)

 

就像在其他權勢性侵案中,社會和司法不斷質疑受害者,為什麼沒說「不」,為什麼不報警,片中大人明明拿走了說不的權力,卻將保護自己的責任交給11歲的小孩。這是大人的謊言。在大人的假授權真施壓下,就連小孩也會淪為性侵犯的同盟,陷入沉默姑息。

 

許多研究證實,人遭遇危險時,會驚慌僵痹,不聽使喚,這是自衛本能。問受害者為什麼不拒絕,就是要受害者為性侵負責。發問假裝中立,但立場已經在保護性侵犯,而沒有同等保護受害者。一般性侵犯總是用盡手段否認犯案來脫罪,受害者的證明非常困難。電影中,培耶納神父卻總是安安穩穩地承認性侵,連受害人也吃驚。透過這個反例,觀眾察覺透過「推定無罪」,性侵犯的否認早已主導了司法。「推定無罪」將舉證責任一面倒歸諸原告,對性侵案而言,無異偏袒被告,在權勢性侵當中更是如此。在美國等地,司法早已察覺「推定無罪」在性侵案中無限上綱產生的弊端,而作出修正。

 

對性侵犯推定無罪,等於向受害者推定有罪

 

而即使培耶納神父承認性侵,整個教會都會替他否認,以保護整個階級的既得利益。觀眾發現共犯體制向性侵犯傾斜,性侵犯早已成竹在胸,知道自己無論對小男孩做什麼,都不會有人懲罰他。實際上,是性侵小男孩事後不會給神父帶來任何不方便。

 

體制對性侵犯推定無罪,等於向受害者推定有罪。主流社會這種雙重標準,質疑受害者為什麼不拒絕,不報警,不提告,相信這證明受害者撒謊或合意性交。卻不會問警察,為什麼不積極偵辦;不會問記者,為什麼不報導;不會問法官,為什麼不理睬證據而判無罪,為什麼拖延不開庭;不會問內閣和立法委員,法條有漏洞,為什麼不修法;不會問施壓媒體和司法的政商權貴,為什麼要包庇性侵犯;不會問教會學校,為什麼因為受害者揭發,你們就會開除舉報者的妻子,就學的孩子,用人質威脅舉報者噤聲;不會問信徒大眾,為什麼你們用生計威脅舉報者,不去舉報者的麵包店買麵包,不去舉報者的診所看病,抵制《感謝上帝》。不會問舉報者的父母,為什麼罵舉報者無事生非、就愛興風作浪。不會問舉報者的妻子,為什麼只因為出身教會家族就反對舉報。這堅固的利害關係,將群眾手臂結成鋼鐵長城,守護性侵犯。

 

電影中的被害人,和電影外的歐容,都不斷自清,說自己抗爭不是反對教會,是反對教會包庇性侵,要求教會改變態度,與性侵畫清界線。而實際上,電影中受害者實際面臨的壓力,說明了性侵正是一種階級特權,有成就名望受人尊敬的人,屬於聖職集團,教師、大學教授、警察、醫生、官員,受到產官學同儕利益共同體的保護,可以性侵而免於受罰。譬如日本女記者伊藤詩織出書《Black Box》自述遭電視台主管山口敬之性侵,她描述報警後,警察偵辦原本態度積極,接了一通電話後卻轉為冷漠消極。性侵雖有人證物證,法院卻以「證據不足」不起訴。山口敬之是總理安倍晉三的親信,曾為安倍寫傳記。她懷疑安倍晉三濫權施壓警察和法院保護山口敬之。

 

洗腦社會扭曲認知配合性侵犯

 

司法審理性侵的「推定無罪」,相信「沒說不要上床就是要」、「女人沒有掙扎呼救受傷就是合意性交」的「推定受害人合意」,實際建立在強暴迷思上。強暴迷思相信性侵是男人的天性,因為性慾讓男人無法抗拒,沒有選擇,罪在女人誘惑男人,是因為女人喜歡被強暴,這些全都是替性侵犯開脫的藉口。人人都自慰,性慾當然可以在演變成暴力之前止步。性侵不是什麼病,純粹是濫用信任和權力。戀童癖者多數不性侵,和性侵者的差別是,性侵者相信他們有權性侵,並且清楚自己可以逃脫懲罰。現行體制支持了他們的主張。

 

要縱容一個性侵犯,需要洗腦整個社會扭曲認知來配合他。透過2015年奧斯卡獎紀實電影《驚爆焦點》所述《波士頓環球報》神父性侵兒童案等報導,陸續揭露案件在各國規模人數之巨,數年來各國媒體接獲投訴主動調查,司法主動調查,法國修法延長追訴期,神父揭竿而起、倡議逼包庇的樞機主教辭職,天主教會也開始調查、改革。但在台灣,許多學校面對性侵仍然吃案,同樣以調職來息事寧人。人本基金會等團體調查,作家陳昭如與之合作出書《沉默》、《沉默的島嶼》向社會大眾揭露問題。政府原應大規模調查真相,探究整體癥結,推動價值觀的轉型正義,根除官官相護;實際卻置身事外,毫無反應。陳昭如調查出書,許多學生邀請她演講,校方得知題材後卻封殺她。司法沉睡不醒,當局不作為,學校掩耳盜鈴,和護家盟抵制性平教育,都是告訴潛伏各校的性侵犯,你們很安全,繼續性侵小孩到退休,包你無事。

 

2015年奧斯卡獎紀實電影《驚爆焦點》所述《波士頓環球報》神父性侵兒童案等報導,陸續揭露案件在各國規模人數之巨。(圖片摘自網路)

 

在壓迫面前保持中立,就是加入壓迫者的一方。在性侵犯面前保持中立,就是捍衛性侵犯有權性侵。樞機主教巴爾巴蘭有權調查卻拒絕調查,卸責於「無罪推定」,法國內政部指控他此舉「危害他人性命」。

 

記住這句話。不是中立,是「危害他人性命」。

 

※作者為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