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美台建交中共真能無話可説嗎

黎蝸藤 2019年05月17日 07:00:00

作者認為,美國不太可能直接突破中國的底線,直接和台灣建交。(湯森路透)

上報刊出胡平先生雄文《美台建交,此期時也》,認爲「台灣人民最大願望莫過於獲得國際社會的承認」,認爲「使台灣擺脫國際孤兒的不公正局面,並不需要台灣改憲法乃至改國號,只要美國政府和中華民國政府正式建交就行了。」因爲「美國就是在維持和大陸邦交的同時,又和台灣正式建交,即,對大陸和台灣實行雙重承認,即,一個中國兩個政府,既然其前提仍是一個中國,因此也是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的,因此中共也無話可說:既然北京可以既承認北韓政府又承認南韓政府,那麼,華盛頓為什麼不可以既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又承認中華民國政府呢?」

 

筆者不否認胡平先生所提出的台灣人民對前途未定的焦慮是客觀事實,但胡平先生提出的「美台建交論」,存在諸多的問題。

 

首先與最重要的,胡平先生的分析太學究,不切合實際。幾乎沒有人能否認,美台建交觸及中共底線,這是一個政治問題多於學術上的説理問題。一旦發生這樣的事,不可能有一個「説理」的地方,而且任何説理都不可能説服中國。

 

其次,即使就單純以學究而論,胡平先生的分析也存在不少問題。筆者以下將著重討論這個方面。

 

最後,即便這篇文章是有道理的,即便有可行性(筆者認爲兩者皆非),也能用於美國提出美台建交的信號之後。對台灣喊話毫無意義,因爲主動權從來不在台灣一方。

 

回到「學究」的領域,胡平先生的論述至少存在幾個問題。

 

第一,胡平先生認爲,美國與台灣建交,中國缺乏理由做出激烈反應,打台灣「出師無名」,「因為台灣沒有做任何改變現狀的事」。這是錯誤的。

 

比如胡平先生提到:

 

如果美國直接和台灣建交,中共頂多只能和美國斷交,不可能採取更激烈的反應。這是有先例的。例如尼加拉瓜、聖露西亞和諾魯,本來都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正式邦交,後來又宣佈承認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隨即宣佈與之斷交;但也僅只是斷交而已。中共不可能因此就去打台灣,因為台灣沒有做任何改變現狀的事,中共要動武師出無名;萬一動武,美國依據台灣關係法出面保護台灣則是天經地義,順理成章。中共也不可能對美國做出什麼激烈的行動,畢竟,別國調整自己的外交政策純屬其內部事務,中共除了和別國斷絕來往,還能拿別國怎麼樣呢?

 

中國是否「師出有名還是無名」,要看内部和外部兩方面。

 

從中國内部而言,中國有《反分裂國家法》。第八條規定:「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注意到,何謂「分裂出去的事實」、「重大事變」、「可能性完全喪失」,完全由中共自己説了算,從法律上看就是「解釋權」歸中國全國人大常委。以中共的一貫態度,美台建交一定會被視爲符合以上的條件。所以從中共的內部而言,一定是「師出有名」的。

 

從外部而言,中共要積極干預同樣「師出有名」。

 

筆者曾討論,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One China Policy)和中國的「一個中國原則」的不同,但在中國「一個中國原則的三段論」中,唯一與美國「一個中國政策」相同的,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這一點。

 

在《中美建交公報》中,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在英文版中為「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recognizes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the sole legal Government of China. 」意思沒有含糊的地方,也沒有中英文版的差異。

 

因此,美台建交違反建交公報是一定的。

 

胡平提及一些小國家與台灣建交,中國沒有超出斷交之外的反應。確實,在那些情況下,中國一般只會斷交,既不可能因爲「台灣改變現狀」就打台灣,也不可能打其他國家。

 

但臺海局勢中的現狀,實際是指中美台三方關係框架下的現狀,而不是台灣與其他國家關係的現狀。因此,美台建交與台灣和其他國家建交,有本質的不同。

 

美台建交與台灣和其他國家建交,有本質的不同。(攝影:張哲偉)

 

在美國的《台灣關係法》中,第二條列明,「由於美國總統已終止美國和台灣統治當局(在1979年1月1日前美國承認其為中華民國)間的政府關係」。這意味著,台灣關係法成立的背景,就是美台之間沒有「政府關係」。第四條規定「缺乏外交關係或承認將不影嚮美國法律對台灣的適用」,這同樣意味著,這部法律適用的背景也是「缺乏外交關係或承認」。

 

因此,在美中台三方關係中,美國與台灣只能保持非官方的關係,是臺海局勢穩定的政治法理基礎(之一)。

 

胡平認爲「因為台灣沒有做任何改變現狀的事」,這種論斷也是錯的。顯而易見,美台建交不是美國一方面的事,必須台灣方面也配合才可成事。兩地(國)建交了,怎麽能說其中一地(國)沒有做任何事呢?

 

因此,這裏說中國 「出師無名」,過於一廂情願,不符合實際。

 

第二,胡平接著認爲,兩岸關係類似兩韓的情況,而朝鮮半島就是「一個韓國兩個政府」,而中國在以前的表述中,沒有否定按照「朝鮮半島模式」解決兩岸問題。

 

他的主要論點是:「在1993年的白皮書裡寫道:「中國政府歷來反對用處理德國問題、朝鮮問題的方式來處理台灣問題。」可是,在2000年的白皮書裡卻只說「兩德模式不能用於解決台灣問題」,即,仍然反對兩德模式,但沒有再提反對兩韓模式。」

 

在1993年的《台灣問題與中國的統一》白皮書中,確實有「台灣問題純屬中國的內政,不同于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經國際協議而形成的德國問題和朝鮮問題。因此,台灣問題不能和德國、朝鮮問題相提并論。中國政府歷來反對用處理德國問題、朝鮮問題的方式來處理台灣問題」一段。

 

在2000年的《一個中國的原則與台灣問題》白皮書中,確實沒有提及朝鮮問題,而只寫過「『兩德模式』不能用於解決台灣問題。台灣有些人主張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德國被分裂為兩個國家后又重新統一的所謂「兩德模式」來處理兩岸關系。」

 

筆者不清楚這樣處理的具體緣由,但由此說中國可以接受「朝鮮模式」,就過於武斷。因爲在1993年的白皮書中,只是簡單地表明了中國的立場,而在2000年白皮書中,則詳細討論了兩德模式爲何與兩岸關係不同。沒有提朝鮮模式可能只因沒有詳細論證朝鮮問題與兩岸關係不同之故。

 

說中國可以接受兩岸走上「朝鮮模式」,過於武斷。(湯森路透)

 

如果以此推導出,中國可以接受「朝鮮模式的一國兩府」,則有點「腦洞大開」,因爲整個白皮書中,北京是「唯一合法政府」就出現了十次之多。

 

進一步,把朝鮮和韓國的關係,理解為「一國兩府」同樣也不對。在國際法中,朝鮮和韓國長期被視爲不同的國家,現在兩國都是聯合國成員,都同時得到大部分國家的承認和建立外交關係。它們就是「兩國」。

 

無疑,在朝鮮和韓國的憲法中,都認爲南北必將統一,這是一種政治上的意願,一種「朝鮮民族必將統一」的理想,而不是現實中的「一國兩府」。把國際法上的國家和政治上的願景混爲一談,這并不恰當。

 

第三,胡平先生認爲,「中共早就不反對「一中兩府」了,見之于中共領導人講話和國台辦檔。」其理由除了上述「中國接受朝鮮模式」的理據之外,還有江澤民和習近平在講話中,都沒有明確「反對一國兩府」。胡平先生更指出「早就有官方的兩岸問題專家表達過「一中兩府」的主張了」。

 

胡平先生在提及所謂「中共不反對一中兩府」時,沒有留意到這個「兩個政府」的内涵,與美台建交中的「政府」有所不同,也不太存在語義模糊可以各自表述的空間。

 

在1990年代之前,中共不承認台灣政府,認爲只是叛亂集團,稱呼上用的是「(蔣介石或國民黨)政權」,打交道只能通過「民間社團」的方式(海基會和海協會)。在1992年兩岸「達成九二共識」之後,中共認爲不能再不和台灣官方打交道。而打交道,就必須有一個主體(也就是政府),於是陸續有「一國兩府」的理論提出來。這大概就是中共在表述的「反對」列表中,把「一中兩府」剔除的緣由。

 

但在中共的認知中,這個「一中兩府」的概念即便存在,也是指「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關係(正如後來中共稱呼台灣總統為「台灣地區領導人」),而不是平等的政府,不可能是可以與北京同時代表中國的政府,更不可能是有權與外國建交的政府。

 

美台若建交,其「政府」概念則涉及現實政治中的國際法問題。國際法中,「建交」比「承認」更加高級。一個國家同時正式「承認」另一個國家的兩個政府已經很少見;在筆者的認知中,一個國家更不可能(正常地)和另一個國家的兩個政府同時建交。

 

《奧本海國際法》中第361目討論到什麽國家有使節權(即可以建交),「並非每一個國家都享有使節權,享有這權利的,主要是完全主權國」(例外是教廷,此外,半主權國和聯邦國家的半主權成員邦在一些情況下可以有例外。)第362目指出,一國的革命團體,即便被承認為交戰團體,仍然沒有使節權。

 

比如塞浦勒斯,實際上有兩個政府,很多國家同時和兩個政府打交道,但沒有一個國家同時和兩個政府建交。

 

相反,如果一個國家同時和「兩個政府」建交,那麽就可以作爲「兩個政府」是「兩個國家」的證據。比如,筆者曾詳細分析過南北越南的情況。柬埔寨同時與北越和「越南共和國」建交,有助説明南北越在國際法上是兩個國家(儘管類似朝鮮半島,南北越南在理想中都把「越南民族統一」當作目標)。相反,沒有一個國家同時和南越土地上的兩個政府(越南共和國和南方革命臨時政府)建交,就説明在國際法上,南越沒有分裂為兩個國家。

 

這也是爲何北京搶過一個台灣邦交國必須要求該國和台灣斷交之故。

 

至於中國的一些專家説過的一些「平等或對等的一國兩府」理論,注意到它們多半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那個較爲寬鬆的時期提出來的,莫説這些理論有的(如王建民)還很含糊,有的(如楚樹龍)胡平先生也認爲不代表官方意見,就算這些理論是中國官方正式説過的,現在還能當真嗎?畢竟,連《中英聯合聲明》也是「歷史文件」而已。因此,過分解讀這種「歷史上」的輿論,對分析當下的形勢,沒有什麽幫助。

 

美國現在用「切香腸」的方式加强和台灣的官方聯係,測試中國的底線。這讓中共很難受,但美國不太可能直接突破中國的底線,直接和台灣建交。

 

當然,如果美台真的建交,中國不一定立即打。但大致可以預期,中國政府會斷絕了「和平統一」的念頭,轉而積極準備「武統」。胡平認爲中國「無話可説」,彷彿中國會「硬啃」了即成事實,這是絕對是難以想像的事。

 

※作者為旅美學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