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比板橋還少的冰島 如何成為球迷們無法忽視的足球勁旅?

Becky 2019年06月16日 15:00:00

冰島足球代表隊在2016年歐洲盃對土耳其的資格賽途中合影(2015 © Ajith Kumar , The Iceland team lines up for photographers during the Euro 2016 Group A qualifying football match between Turkey and Iceland on October 13, 2015, at the Konya Arena stadium in Konya. AFP PHOTO/ STRINGER @ Flickr, CC BY-SA 2.0.)

當冰島在二○一八年世界盃一戰成名後,全世界大多將注意力集中在冰島球員的花邊新聞上,卻忽略了他們如今能夠站上國際舞台背後所付出的努力。冰島在足球這條路上,與日茁壯,走得艱辛,卻也堅定。

 

二○ 一二年, 冰島足球隊的世界排名還是一百三十一名;二○一六年,UEFA歐洲盃足球賽後,冰島的世界排名竄提到了第二十一名。

 

在二○一六年的歐洲盃足球賽期間,冰島航空(Icelandair)在遞給乘客的紙巾上,印有一段耐人尋味的字句:「您知道冰島是歐洲盃中人口最少的參賽國嗎? 他們的足球之旅並不像您的旅程如此順利。」(Did you know that Iceland is the smallest nation to qualify for the European Championship? Their journey has not been as smooth as yours.)至今回過頭來看,依舊感觸良多。

 

冰島能夠在二○一六年的UEFA歐洲盃足球賽,以及在二○一八年的世界盃足球賽大放異彩,令人驚豔的表現絕對不是天降奇蹟,更不是意外巧合。冰島足球實力的崛起,其實來自背後這二十年來默默地耕耘。

 

這個鄰近北極圈,介於兩個板塊之上的島嶼,大地被大片熔岩及苔原覆蓋,如月球表面般荒涼的地貌,讓人不寒而慄。這裡的年均溫是攝氏四度,就算是夏季,平均氣溫也只有十一度,冰島天氣變化終年喜怒無常、雨多風大,從十一月到隔年五月,整整長達七個月的時間,都可能處在冰天雪地的狀態。冬季月均溫能維持在零度以上,已是老天眷顧。

 

種種的自然因素,讓冰島並不是一個適合發展足球的國家。在過去,冰島的球員大多數體態、資質都好,卻因為缺少訓練條件,導致很多球員技術不夠出色。冰島因氣候條件,國內只有半聯賽制度,在每年的五月到九月進行,想要站上國際舞台,甚至被掛上「足球強國」的封號,根本是天方夜譚。

 

地熱足球場、室內足球屋,冰島準備好了!

 

二十年前,冰島青少年沉迷抽菸、喝酒,以及使用毒品,比例為全歐洲最高。「行為失控」的年輕世代讓冰島政府相當頭痛,為了改善這個問題,政府採取了多項措施,成功改變這群曾經為全歐洲「最叛逆」的青少年。

 

這讓人不禁好奇,冰島政府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成功方程式之一,就是降低青少年孤單無聊的時間。冰島政願意提供每個孩童一年五百元美金 (約台幣一萬五千元) 的課外活動補助金,讓孩子們在放學後可以從事各式各樣的休閒活動,像是踢足球、游泳、打排球、騎冰島馬等。

 

但問題是,足球場上遍布小石子,幾乎沒有草地,冰島人要如何享受踢足球的快樂?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冰島最開始做的就是建造足球場,讓喜歡足球的人有更好的踢球條件。

 

自二○○○年起,冰島政府大刀闊斧在全國各地興建球場。除了確保每間學校旁邊,都有一間迷你足球場外,至今,全國已經擁有一百七十九座標準足球場,相當於平均每兩千名居民,就有一個正規大小的足球場可以使用,其中七座,還是因應當地嚴苛氣候而建造的室內「足球屋」。室內足球屋的設施一點都不遜色,擁有正規足球場大小、人工草皮,還有更衣間、醫療室、看台等,有些足球屋可以容納數千名觀眾, 讓冰島人一年四季都可以在此練球、踢球。

 

不管是多小的城鎮,就算只有幾戶人家,也能看見一個足球場。在冰島,很多戶外球場都有地熱裝置,即使是下雪的冬季,也可以繼續踢球,冰島對細節的追求與用心可見一斑。

 

抱著足球的冰島幼兒(2010 © Mirra (Kristin Jona) , Tilbúnar í HM @ Flickr, CC BY-SA 2.0.)

 

教練人才濟濟,教孩子踢球有教無類

 

想要泡出一杯好喝的茶,除了要有好茶葉、好水、好的茶具外,還要有好的泡茶技術。冰島已經擁有了良好的足球基礎建設,接下來,就是要有專業的足球教練。足球教練的培訓,絕對是近年冰島足球發展極為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在冰島,如果想成為一名足球教練,縱使只是想教年幼的孩子踢球,也必須接受正規的教育訓練,取得合格的教練執照。

 

二○○三年以前,全冰島連一個擁有歐洲足協B級執照的教練都沒有。二○○四年,他們送出去第一批的培訓教練畢業,冰島才迎來第一批的足球基層老師。根據統計,截至二○一八年底,冰島共有兩百四十人擁有歐洲足協A級教練執照,六百七十人擁有歐洲足協B級教練執照,也就是說,平均每四百個冰島人當中就有一位足球教練,這個比例比西班牙、德國、英格蘭等足球強國遠遠高出許多。除此之外,幾乎所有的足球教練,在取得歐洲足協的教練執照以前,都已經是體育老師,或是擁有體育方面的學士學位。

 

擁有一批優秀的人才以後,這些教練紛紛投入冰島各年齡層的足球訓練。冰島的足球訓練從兒童時期就開始悉心培養。小球員們在四、 五歲剛剛學習如何踢球時,就有一名出色的教練在旁指導。光是這點,就已經讓冰島足球擁有額外的優勢,因為在許多國家並非如此。舉例來說,冰島的鄰近國家挪威、丹麥和瑞典,小朋友的足球啟蒙大多是由父母充當教練,通常要等到至少十三歲才有機會接受正式訓練。

 

更值得一提的是,冰島球員的培訓並沒有菁英制度,凡是想踢球、愛踢球的男孩、女孩,都是接受一樣的培訓機會。教學的有教無類,讓每一個想踢球的孩子,都能懷抱成為優秀足球員的夢想。

 

如今,冰島擁有超過兩萬三千名註冊足球員,這還不包括了那些下班下課、週末時偶爾與朋友到球場踢踢球,把足球當休閒興趣的人。稱冰島為全民踢足球的國家,一點也不為過。

 

受傷也要拚命,永不放棄的維京精神

 

在二○一八年的世界盃足球賽,我們看到了冰島球員賽場上競逐九十分鐘,就算落後,也毫不氣餒的毅力;就算受傷,也要堅持到底的拚勁。那股充滿「維京精神」的激情熱血,至今仍舊讓我難以忘懷。

 

許多國外球隊的經理人似乎對冰島的足球員有種特別偏愛。來自這個小島國上的球員,有什麼特別之處,讓不少的俱樂部,都堅持要挑選冰島籍的球員到他們的球隊踢球? 這個足球界不好說的祕密,其實是「態度」。

 

在足球場上,相較於腳下技術,「態度」有時才是真正能獲勝的關鍵。許多經理人都提到,當他們在挑選球員時,腳下功夫雖是一回事,但球員們在場內、場外的應對進退,也是他們考量因素之一。

 

由於冰島只有半聯賽制度,因此多數冰島人從小就懷抱著到海外俱樂部踢球的夢想,夢想是支持著他們進步、努力的動機。每個人幾乎是願意奉獻自己的生命,只為了成為一名職業球員。一旦機會來臨,就會勇往直前,他們做了比十足更多的準備,只為了留在球隊裡發光發熱。

 

根據許多球探的闡述,冰島足球員不僅球技優秀,心態上大多也擁有一些共同點:踢球時拚了命地全力以赴、逆境自強、內斂謙遜、善於處理壓力、擁有團隊精神,最重要的是永不放棄。他們稱這些特質為「冰島態度」(Icelandic Mindset)。不僅讓冰島球員在各自的俱樂部被賦予隊長的角色,冰島足球的成功之道,亦由此可循。

 

位於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的足球經紀公司「 Total Football」(2010 © Ole Husby , Total football @ Flickr, CC BY-SA 2.0.)

 

瘋狂的足球文化,全國民眾都是球迷

 

足球選手對於許多球迷來說,是閃耀著萬丈光芒、遙不可及的偶像明星,許多國家的媒體在為新聞下標題時習慣用「Heroes」 等字眼,形容這群為國立功的功臣。然而,冰島媒體則是以「Our boys」、「Our friends」來稱呼自己的國家隊選手,冰島球員在受訪時,不稱來現場觀賽的人為「Fans」,而把他們視為「Friends」與「Family」,溫馨又有趣的差異也更凸顯了冰島小國寡民的特色。人與人的關係很容易被串連起來,身邊的朋友或親戚,至少會熟識其一位國家隊選手,或是與他是私人Facebook上的朋友。

 

也因此,無論是歐洲盃還是世界盃,只要冰島站上國際舞台,對國人而言都是件不得了的大事,足以讓全國陷入瘋狂。

 

為了能夠親自看上一場球賽,冰島人全民總動員。知道比賽日期後,有新人直接將婚禮延期;冰島航空安排直飛球賽進行地的球迷專機;搶不上後補機位的,乾脆自行包下私人民航機,只為了到現場為自己的戰士助威;冰島許多銀行、公司行號、店家紛紛在球賽當天提早關門,讓員工提早回家觀賽;雷克雅維克最繁忙的街頭不僅封街,還搭建大型舞台,讓民眾可以齊聚一堂為國家隊加油。

 

每場比賽結束後,冰島全隊都會走向冰島球迷聚集的場邊,舉高雙手,由隊長帶領著冰島球迷邊拍手邊大喊「HÚ」,每一聲「HÚ」都劃破天際,如此霸氣的慶祝方式,讓全世界都驚嘆。陣陣的「維京戰吼」(Viking Chant),是集氣,是加油,是慶祝,更是滿滿感謝。

 

 

二○一六年的UEFA歐洲盃足球賽,將近十%的冰島人口跨海觀賽;二○一八年的FIFA世界盃足球賽,國內電視轉播收視率衝到九十九.六%。冰島人以各式各樣的方式,表達對國家隊的支持,全國上下不分男女老少都成了球迷,一路相挺。

 

〈Ég er kominn heim〉,冰島足球場上的國歌

 

〈Ég er kominn heim〉,中文的意思是「我回到家了」。它雖然是冰島傳唱度最高的經典歌曲,但是真正讓全世界開始認識〈Ég er kominn heim〉這首歌,始於二○一六年夏天的UEFA歐洲盃足球賽。

 

那年,冰島首度以黑馬姿態,站上足球國際舞台。每場賽事都踢出亮眼佳績,表現一點也不遜色,讓原本輕敵的對手,不得不開始注意這個北歐小國。除了場邊整齊劃一的「維京戰吼」,威猛的氣勢讓來自世界各地的球迷為之震撼外,冰島球迷在每場球賽開賽前的暖身時間,全體合唱〈Ég er kominn heim〉,抒情優美的旋律,也融化了每個觀賽球迷的心。讓人見識到,原來在足球場上,可以很熱血激昂,同時也可以很浪漫動人。

 

〈Ég er kominn heim〉似乎從此開始成了冰島足球場上必唱的「國歌」。或許有人覺得在運動場上唱領你「回家」的歌並不妥當,多少有點觸霉頭的意味,但是冰島人將這首歌帶進足球場,用他們的溫柔歌聲,提醒場上的球員他們「為何而戰」,以及「為誰而戰」。相信大家心裡都明白,他們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自己的家人與未來。

 

〈Ég er kominn heim〉絕對可以堪稱是史上最溫馨的球場打氣歌曲。這首歌曲原先是由猶太裔的匈牙利作曲家Emmerich Kálmán於一九三○年代所製作,起初為德語,後來才被填上冰島語歌詞,並於一九六○年,由冰島知名歌手Óðinn Valdimarsson重新詮釋。歌詞描述在外工作的另一半,對親人的牽掛與回家的渴望,道出了人們對於安穩與歸屬的渴求。我特別將這首歌歌詞翻譯成中文,並附上由歌手Helgi Björnsson翻唱的版本,可以從中咀嚼出耐人尋味的文化厚度。

 

 

中譯歌詞
當草地轉綠,當冬天離去
陽光溫暖了大地
我就會回家見你
一直與你在一起
我們一起在鄉下建立家園
我們的家對著陽光微笑
我們的土地會保護我們
為我們遮風避雨
太陽金光閃閃地照耀著
在我們周圍鑄造魔法
我們的未來充滿光明
因為我回家了
當旅程結束,我就回來見你
你會用溫暖的懷抱迎接我
我回家了
是的,我終於回到家了

 

*本文摘自《曬冰島 UNLOCK ICELAND:住在冰島才知道的70個迷人小事、小店、小旅行​》,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Becky

1989年出生於台南,於文藻外語大學畢業後,前往法國里昂第二大學取得傳播與品牌策略碩士。曾教授英語、法語,擔任過平面設計師與品牌策略師。熱愛旅行,至今已探索40多個國家,踏遍超過300個城鎮。透過旅行看見最勇敢的自己,享受寧靜之餘,更不斷探索與發現,觀察人群、體驗生活、瞭解文化。

 

因緣際會下,於2015年初踏上冰島,實現了自我的冰島夢。爾後於冰島定居生活,並創辦了UNLOCK ICELAND 島語覓密,期盼回歸初衷,幫助未來的旅人看見冰島的美好。

 

UNLOCK ICELAND島語覓密 網站:unlock-iceland.co
UNLOCK ICELAND島語覓密 粉專:www.facebook.com/unlockiceland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出版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出版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藝文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關鍵字: 書摘 冰島 足球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