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專訪2之1】香港社運進化「無領袖」模式 寄語台灣捍衛民主自由

麥浩禮 2019年06月26日 11:57:00

黃之鋒表示,香港社運模式在佔中後的5年中產生極大改變。(攝影:麥浩禮,後製:李明維)

2019年6月,香港社會動盪不安,港府強推《逃犯條例》的修訂,迫使香港近200萬人走上街頭「反送中」,創下香港社運歷史新紀錄,為的是香港下一代生活在自由地區的權利,而612的金鐘警民衝突,警方發射催淚瓦斯開槍槍擊市民,更令每一位香港人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傷疤,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成為香港自主權移交到中國以來,最嚴重的管治危機。

 

為此,《上報》特於香港專訪因入獄而在「反送中」運動中「遲到」,出獄後積極投入運動的香港著名社運領袖黃之鋒,以他的角度看看目前的香港社運「Be Water」新模式,以及台港兩地間彼此連結關係。

 

 

港社運模式不斷進化

 

2019年「反送中」運動,除了傳統民陣發起「維園模式」,行完便散的傳統遊行外,青年人主導的抗爭模式,與2014年示威者死守政府總部79天,最後被清場失敗收場明顯有變。5年過去,年輕人不再眷戀「佔領」,依靠網路號召,在沒有領袖大台、事前沒有明確指令,隨機性,機動性,以通訊軟件Telegram,甚至使用蘋果裝備的Airdrop功能,將行動指令傳播在場示威者,只要意見好,便會一傳十,十傳百,最後一呼百應。

 

這種創新的社運模式,連美國媒體《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分析認為,香港已發展出一種新社運模式,就如人工智能般自我學習,令港府在面對示威者時相當頭痛。

 

相對2014年「佔領行動」,香港示威者2019年開始走上不同抗爭模式。(攝影:麥浩禮)

 

觀察家更將香港抗爭者的現象,引用香港已故武打巨星李小龍名言,「Be Water,my friend」(活得如水一般,朋友),示威者在抗爭中懂得知所進退,且「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不是「反送中」領袖各自發聲

 

作為社運老手的黃之鋒直言,也直言2019年的抗爭,跟2014年有很大的分別。

 

「相對比5年前《雨傘運動》,民眾有更自發的行動動機,現在的情況是沒有領袖、沒有大台,但大家也很自發,很激動去做不同的行動,也帶動一點效果,而政府也因為這樣面對著很大壓力。『Be water』的優點是政治不能夠抓一些政治領袖,就讓當中的社會運動拉下來,過去大家也覺得社會運動領袖被抓下來,結果就讓很多人不再出來,但是當活動沒有領袖的時候,政府根本不知道怎樣壓迫他們,畢竟政府不能將所有的示威者抓起來」,黃之鋒自承。

 

黃之鋒直言,自己並非這場「反送中」運動的領袖。(攝影:麥浩禮)

 

621示威者自發包圍警察總部,要求警方釋放被拘捕的示威者,黃之鋒亦有參與其中,入夜後,黃之鋒與及民主派議員向在場逾萬人的示威者希望以投票決定「留與不留」,但反應卻不大,最後亦沒法投票,但示威者在凌晨卻有默契自動離開。

 

事後網路上有示威者不希望黃成為領袖,認為示威者不必領袖指導,黃之鋒笑言示威者是「說得通」,是正常反應,「因為我真的不是這個運動的領袖,因為他們沒有大反應是很正常,如果我是領袖,但大家對我沒反應,那是我的問題,我只是拿麥克風,跟大家說一些訴求,包括包圍警察總部的行動的話,在場示威者反應不大是很平常。如果我不是領袖但對我反應很大,那頗有問題的」。

 


羅冠聰(左)、黃之鋒(中)、周庭(右)。(攝影:李景濤)

 

部分示威者對黃之鋒有所微詞,但部分示威者則認為黃跟夥伴有國際發聲的重要性。黃之鋒領導的「香港眾志」,其黨友羅冠聰、周庭等人早在黃入獄時,已到日本、台灣積極發聲,而黃之鋒出獄隨即「歸隊」,不斷接受外國媒體的訪問,冀以他的影響力,將香港目前情況向全球發聲。

 

例如,黃之鋒向英國傳媒發聲,追究英籍香港警官612開槍鎮壓示威者的情況,令英媒關注同胞在外「反民主」,丟英國人面子。

 

 


黃之鋒表示現在很多港青具豐富的抗爭經驗,直言比他更多。

 

「特別在面對警察暴力的時候,他們(示威者)真的很勇敢,但例如一些國際上的支持,例如周庭懂得說日語,她直接去東京去做一些遊說的工作。羅冠聰日前也去了一趟台灣,我覺得不管是去美國、英國、歐洲,日本、台灣、甚至南韓,希望香港跟國際連接網絡,其實縱使香港一直與國際社會有網絡,但希望能協助大家,所以大家在促進「反送中」運動,只是沒有一位是領袖」,黃之鋒說。

 

 

 

 

黨友周庭由於精通日語,早前更訪日不斷前往各大媒體、大學接受訪問,更被日人喻為「民主女神」;羅冠聰作為前立法會議員,到了台灣說明香港情況,更與網紅呱吉直播。黃之鋒指他們的角色與示威者分工不同,但同時也是向大眾發聲。

 

 

 

不同派系沒分裂機會

 

而當日在港主張「香港獨立」,與黃之鋒的派系不同關係一般,後參與旺角暴動最後到德國尋求政治庇護的黃台仰,目前在德國積極發聲呼籲關注香港情況。香港民主派、自決派、港獨派在「送反中」不再互相伐,而是同樣為香港民主發聲。

 

「其實不管是民主派,主張『香港獨立』也好,還是香港自決也好,有不同的議題交流與互動。我們沒有分裂的機會,有一個最大公約數是很關鍵,所以香港過去有香港本土派或主張香港獨立的年輕人,縱使香港眾志沒有主張港獨,但是我們在面對『反送中』運動時,怎麼樣有更多的交流,減少彼此矛盾是很關鍵」。

 

中國當初對香港回歸承諾「50年不變」,「馬照跑舞照跳」。但如今22年後,黃之鋒坦言現今有很多的變化。

 

「面對北京的壓迫,有些港人坐牢不能參選立法會,還有外國新聞記者被踢出不能留在香港,香港『一國兩制』已經變成『一國1.5制』,在2047年之前會變成『一國一制』還更是說不定,但我作法是不管香港未來會是什麼也好,香港人的前途本應是香港人來決定,不是北京當局來決定,香港人是還有希望的,我們希望不在於政府,我們的希望在於人民,好像台灣前途也是台灣人來決定,不是中國共產黨來決定」。

 

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

 

香港的亂局,港警開槍鎮壓,對台灣來說可說是一面活生生的借鏡,亦是喚起台灣人的恐懼,回憶起20年前威權年代爭取民主所引發社會衝突,更甚是中國「六四」事件。

 

黃之鋒出獄時,特別感謝每一位支持香港「反送中」的台灣人。黃之鋒又指出台灣超過1萬人參與香港『反送中』運動,23日更有10萬人到台北參與「反對紅色媒體」集會。「香港媒體90%是支持北京當局,『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便是現在的情況,大家一定要團結起來,也謝謝台灣人對香港民主的支持」。

 

 


不過不少人認為,「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只是偽命題,指出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國家,有自己的軍隊,且跟香港的歷史脈絡不同,不應將兩者作出比較,甚至認為是政黨操作。

 

黃之鋒並不同意以上說法,「其實就算台灣有自己的軍隊之好,問題是北京的壓迫滲透,他們不停利用經濟因素,例如說『發大財,然後說中國大陸要跟台灣有更多的交流,然而當真的作交流時便是放棄人權、民主、自由這些價值上的堅持,這就是港台最大的分別」。

 

關切台灣假新聞

 

黃之鋒在臉書(Facebook)主動發聲支持台北拒絕紅色媒體的集會,因為假新聞的問題,不只在台灣,香港也是深受其害,網路便捷不會令人更易知道事實,反而成為謠言散播平台。

 

「我們看到北京當局用一些假新聞在香港去壓迫我們民主運動,一些支持北京或跟北京關係好的台媒也會做一些事,我們面對這些假新聞或抹黑的手法是完全不能接受,所以公民社會怎樣努力連結起來,來對抗假新聞及抹黑是很關鍵」。

 

黃之鋒認為,媒體面對假新聞時應更主動去說服大眾,這些跟事實是存有差距,同時要多讓台灣人知道正出現假新聞情況,令台灣人遇上假新聞時分辨會更為小心。

 

 


黃之鋒希望台灣人選出一名捍衛民主自由的總統。(攝影:麥浩禮)

 

 

黃之鋒最後寄語台灣青年:「希望台灣青年支持台灣民主運動,因為不管是台港,其實也面對北京當局的壓迫,我們需要堅持下去,特別是台灣將會總統選舉,希望台灣朋友可以選出一個捍衛民主自由的總統,因為在香港沒有機會民選特首,但你們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捍衛自己的權利」。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