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蘇貞昌院長停下正在修惡的《工輔法》草案

潘正正 2019年06月27日 00:00:00

彰化鹿港南勢社區。(圖為彰化環保聯盟提供,蔡嘉陽攝影)

本週一(6/24)行政院長蘇貞昌在他的臉書幽默提出,「沒有甚麽爭議,是大家聽陳其邁副院長唱首歌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請他連唱兩首。」然後提到,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提出修正《著作權法》,是為了讓鄉親開心唱歌,免於擔心因侵權受罰,但因音樂圈擔心修法草案不利於智財權保障,將中止修改《著作權法》,重新強化溝通,釐清爭議與疑慮。

 

蘇院長以詼諧四兩撥千金,中止了民進黨團逕付二讀的草案中,「歌曲發行滿6個月,伴唱機業就能向主管機關申請強制授權」將扼殺音樂創作的國際笑話。但另一部充滿爭議的《工廠管理輔導法》(以下簡稱工輔法),則已被擁有議程主導權的民進黨立院黨團,規劃要在本周五內三讀通過。

 

然而,《工輔法》與《著作權法》的修法過程和內容何其相似。一群違章工廠或未經授權灌錄伴唱機的違法業者,綁架自己的勞工或者使用者,形塑出修法的民間壓力。而民進黨或許是忙著接地氣拚選舉,端出的政院版《工輔法》和黨團版《著作權法》未經公聽研商、不曾聽取專家學者與業界意見,就以一個上午的時間倉促送出委員會(工輔法)甚至逕付二讀(著作權法)、並排入臨時會審查。修法草案內容全盤倒向違法業者,無配套就地合法局面,不但會令守法者無辜受害,更會形成越違法者越獲益、越強盜就能賺越大的「鼓勵違法制度」。

 

行政院與立法院不辦的修法座談,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等民間團體,幫他們趕在修法完成前,舉辦了「不要跟農地說再見!違章工廠環境風險及土地治理」座談會,而與會的專家學者莫不指出,行政院應撤回其《工輔法》草案。

 

座談會的會後聲明指出,政院版《工輔法》草案,不但一再放寬適用輔導的違章工廠,創造了幾乎無門檻的就地合法途徑、永無落日的特定工廠輔導期,使違章工廠業者就算遲遲不完成合法化也無限期免罰外,更剝奪了違章工廠受害人民的救濟管道,架空國土計畫法本有「公民訴訟」條款。這部草案不但將違法廠商的利益,拉到比守法廠商、食安環境等國民權益、以及國家法治安定與信賴更高的地位,同時在實務管理上,也會把我們的消防人員和環境稽查人員置於高風險的危境。

 

為了明天排定的《工輔法》協商,今天(6/26)有一群大學生自主站出來開記者會「反農地送終」,訴求特定工廠登記要有落日,修法要納入公民訴訟。然而,據中央廣播電台的報導指出,有不具名政院人士說:「《工輔法》若設落日,像規定60分畢業生20年內得上台大」,但認真說起來,民間訴求的落日所要求,是這些一路就靠經濟部包庇不執法才能入學、不按時上課、交作業還四處霸凌同學的學生,必須要期末及格才能畢業。理應負責執法、輔導廠商合法的行政院,卻宛如怪獸家長,將最低標準的合法視作難以企及的高標。

 

更有甚者,法學出身的經濟部次長王美花竟說,「公民訴訟目前已有法源能夠援引,若再納入《工輔法》,可能會疊床架屋」。明明行政訴訟法第9條明定:「人民為維護公益,就無關自己權利及法律上利益之事項,對於行政機關之違法行為,得提起行政訴訟。但以法律有特別規定者為限。」《工輔法》若不明定公民訴訟制度,民間對於經濟部的怠於執法,是無法直接提起行政訴訟的。

 

民進黨行政體系對於下一代謹慎修法的呼告,目前顯然是在以赤裸裸的幹話跟謊話作為回應。身為行政體系最高首長的蘇貞昌院長,之所以會大動作跳出來對《著作權法》的修法喊卡,或許是因為發現會侵犯到掌握巨大話語權的音樂界。那《工輔法》呢?受害的農民、失去食安保障的消費者、被剝奪農村田園環境的下一代、被扼殺競爭力的合法廠商、執行勤務時將被迫暴露在巨大風險中的消防員、環境稽查人員?或者法治,我們作為一個民主國家賴以共同生活的基礎?請問蘇院長願意為了誰,停下《工輔法》修惡的腳步?

 

※作者為地球公民基金會顧問

關鍵字: 蘇貞昌 工輔法 修惡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