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不是打破玻璃 而是打破法西斯政權的金身

陳浩天 2019年07月17日 00:00:00

群眾拋棄政治領袖,解除了政客的束縛,每一個人都能發揮小宇宙,香港群眾力量大爆發。(湯森路透)

2019年7月1日下午3時許,香港立法會傳來砰、砰、砰的撞擊聲。另一邊廂,一支十幾人的小隊衝進金紫荊廣場,中國殖民香港的象徵性地標,把早上「回歸慶典」升上去的中國國旗拆下來,換上黑紫荊旗。2014年7 月1日我們阻止不了升旗禮,面對呼喊「不要衝擊」的和理非人鏈和香港警察的嚴密佈防,只能望門輕嘆,今年我們竟然能把殖民者的旗拆下來。這歷史性一刻被拍下來,在網上瘋傳,雖然TVB從來沒有報導,但立法會現場的人都透過電話知道了。突擊金紫荊,撞擊玻璃,攻堅鐵閘,驚心動魄的一幕幕,主角都是文質彬彬的香港青年。終於香港青年示威者在傍晚時候攻入立法會,大肆破壞所有中國殖民的象徵,五年前做不到的今天做到了。政權官媒眼中看到的固然只有暴力,而香港人看到的是-立法會攻陷了,五星旗拆下來了,法西斯政權金身破了。

 

早在2014年佔領期間,有本土派示威者衝擊立法會,打破了一塊玻璃,泛民主派大舉譴責暴力,與示威者「割蓆」撇清關係,更主動向香港警察提供情報,將示威者緝捕。本土派早就認清立法會淪為殖民政權的橡皮圖章,而且必需將行動升級,才能逼使政權讓步。不過主流民意並未認清現實,以為和平靜坐可以威脅政府,同時沉醉在嘉年華氣氛之中,大力鞭撻本土派示威者。在泛民政棍與及殖民政權合力維穩之下,運動無疾而終,民氣被導向選舉。

 

大部分香港人當時還相信選舉能夠改變香港,不過香港的所謂法治民主自由,還是被「香港獨立」這試金石撕破畫皮。先由政府取消參選人資格,取消當選議員的席位,再到法院對違反基本法的人大釋法照單全收,判處選舉呈請敗訴,支持政府取消參選人資格和議員席位,證明所謂民主自由法治只是謊話,充份體現中國的主權凌駕民主和人權。在一波又一波的取消資格之後,香港人的政治能量和希望伴隨著議席一同被取消掉。2014的雨傘浪潮,化作選票,繼而付諸東流,配合政府的清算、黨禁、打壓,一連串的白色恐怖威嚇,香港進入政治寒冬。

 

港共殖民政府判斷香港人已經毫無抵抗之力,於是乘勢強推「送中條例」,反而將香港人「趕狗入窮巷」,逼得香港人拼死一博。汲取了2014年的教訓,群眾拋棄政治領袖,解除了政客的束縛,每一個人都能發揮小宇宙,群眾力量大爆發。抗爭手段再無限制,甚至連思想限制亦某程度解放了,至少不會說為中共留一點面子,亦擺脫了大中華禁忌。拆下中國國旗一刻,香港人無不跺地拍掌歡呼,這舉動實際上非常「港獨」,大家口裏說不,身體卻誠實了。

 

經過一百萬人遊行、二百萬人遊行、年輕人自殺潮、與香港警察從立法會打到街頭巷尾,以至連同自由世界的施壓,殖民政府依然未肯回應訴求,實在沒有人能再提供甚麼解決方法。香港青年唯有在絕望中衝向立法會,2014年大部分人還未明白香港的處境有多絕望,於是譴責衝擊立法會的行動,但今天數以百萬計的港人同樣體驗到該份絕望,立法會被攻陷翌日,主流民意都沒有譴責暴力,反而支持青年。觀乎香港警察的暴力,政策的暴力,制度的暴力,殖民政府葬送我們幾代青年的將來的暴力;打破幾塊玻璃,塗污殖民象徵,摔破一枚橡長圖章,又有何暴力?

 

全世界都以為中國是極為強大的惡龍,觸怒它會招致滅頂之災,不過卻被香港人抓著軟肋。中國不能隨便對香港動武,否則只會使自身陷入亡黨滅國的政治和經濟危機。香港立法會竟然被攻陷,中國啞巴吃黃蓮,廿一世紀反法西斯之戰已經開打了,香港人已經破了法西斯中國的金身,缺口已經打開了,自由世界還在等甚麼?不要讓香港成為孤島,一起守住自由世界的橋頭堡!

 

※作者為香港民族運動工作者,創立首個主張香港獨立及被香港特區政府列為非法社團的政黨,亦是首位被香港特區政府取消參選資格的立法會參選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反送中 法西斯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