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海岸防衛隊指揮官籲國際合作 「聯手抵制」北京在南海的行動

李靖棠 2019年07月24日 16:15:00

一月份從加州調往日本駐紮的巴索夫號緝私艦。(圖片取自美軍海岸防衛隊)

被視為亞太最大矛盾點的南海,除了美軍經常「路過」巡航引起關注外,週邊的菲律賓和越南等國,近期也時不時與對此地具有野心的中國,發生程度不等地口水戰或摩擦,讓此地區爭議持續上升中。

 

 

國際聯手在南海抵制北京

 

《有線電視新聞網菲律賓分社》(CNN-Philippines)報導,繼菲律賓和越南先後傳出,在南海與中國船隻發生衝突後,美軍海岸防衛隊(US Coast Guard)指揮官舒爾茲上將(Karl L. Schultz)在23日記者會呼籲,他們和海軍(US Navy)將尋求盟國友邦支持,進行國際合作任務,「聯手抵制」北京在南海的各種舉動。

 

 

「在此我們呼籲,應藉由多國合作,對於中國在南海、長期以來表現出充滿敵意和攻擊性行為,聯手展現抵制行動。讓這片國際水域,能盡快回歸國際法和國際習慣保障的合理秩序之下。」

 

 

杜特蒂曾呼籲美軍「介入」南海

 

從1960年代開始,中菲越等國各自對南海聲張主權和領海,隨著北京經濟和軍事實力快速發展,彼此的矛盾也愈來愈深。北京更不顧外界反對,不斷地在南沙群島內發展和建設部份島礁,不僅強化對島礁與週邊水域的控制力,也是向鄰近國家釋出「警示訊號」。

 

中國海軍合肥艦官兵巡視南沙島礁。(中新社)

 

但對於歐美國家而言,壓根不理會中國的「決定」,負責亞太地區、美國助理國防事務卿施里佛(Randy Schriver)曾向媒體表示,「除了美國外、包含英國、加拿大和法國等我們多個盟友,都曾在南海進行演習或巡弋任務。」

 

事實上,在海岸防衛隊召開記者會之前,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本月17日曾公開援引、1951年簽訂至今的《美菲聯防條約》(Mutual Defense Treaty),呼籲駐紮在日本的美軍第七艦隊(US 7th Fleet),應出動「介入」南海局勢,協助他們對抗逐漸擴張勢力的中國。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22日向國會進行國情咨文演說。(湯森路透)

 

三年前的「南海仲裁案」餘波未平

 

可夾在菲律賓與中國之間,2016年著名的「南海仲裁案」(South China Sea Arbitration),卻讓此區域的主權爭議在3年後,仍持續呈現混沌狀況,始終無法有一個真正的解決方法。

 

菲律賓前總統艾奎諾三世於2013年,向常設仲裁法院提告,稱中國政府多年來在南海中菲爭議海域,以自身「九段線」的海洋權利主張,以及近年來多次海洋執法和島礁開發行動,已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規定。

 

2016年海牙常設仲裁法院結果出爐前,中國媒體強烈表達不滿。(中新社)

 

菲國政府所稱的「西菲律賓海」,是在2012年黃岩島主權問題後,將包含海岸線向外延伸370公里的專屬經濟區(EEZ),是廣義的南海一部分。對於指控,中國政府嚴正否認且拒絕參與仲裁庭,並在聽證會期間,公開不承認仲裁庭對此案的司法管轄權。

 

故在中國代表缺席下、仲裁庭在2016年7月12日宣判,支持菲國所有請求,並認為在當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架構下,中國對南海自然資源不享有基於「九段線」的歷史性權利,同時也對北京在南海「填海造陸」多有批評。

 

 

實力不足、如何保護?

 

但對於美軍的提議,菲律賓國安顧問埃斯佩羅(Hermogenes Esperon)卻有著和總統一樣的想法,希望民眾和輿論能「看清現實狀況」。他認為,菲國不斷聲稱南海屬於其專屬經濟區(EEZ)的一部分,但國家真有能力管理和維護這一片海域嗎?

 

 

菲律賓海岸巡防隊麾下的巡邏艇。(圖片取自菲國海岸巡防隊)

 

「當你手中、自家海岸防衛隊僅有不到50艘船艦可用時,我們要如何管控這片200英哩寬的專屬經濟區?並別提我國海軍的現行實力不足,(當對方侵犯時)你又該怎麼保護這片經濟區水域?」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