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當香港的法律已成笑話

爽健 2019年08月23日 00:00:00

面對這個雙黑合流黑紫荊時代,昔日所謂「和理非教條」猶如風中殘燭不值一哂。(湯森路透)

2019.8.20 也會是香港歷史必須塗黑的一天,其實自609起已沒有一天值得留白,港共黑警黑道軍政權肆虐香江,乃香港地開埠177年以來最黑暗時代。

 

這個凌晨,將軍澳有弱女稚子被親共兇徒當街追斬,現場所謂黑警人證物證健在,卻敷衍塞責任由兇徒消遙法外,同日大午民主黨林卓廷議員揭露黑警醫院中對被拘捕62歲老人私下行酷刑片段,穿着「香港警察」表皮逞中共式暴虐的港共皇軍劣行,卑鄙無恥到跟第三世界蠻夷匹敵,其反人類罪孽已嘔心到非筆墨所能形容。

 

香港已是一片無政府無法紀之城,而造成這個亂世的罪魁禍首當然是港共林鄭月娥以降一大籮賣港賊,至於沈溺濫權肆暴的暴虐黑警皇軍更是罪無可恕,誠如皇軍二匪首元朗雙黑紅花棍鄧某所言,如果任何黑警涉黑就要停職調查,可能半個犯罪集團都要抖抖,依在下愚見,稱「半個集團」涉黑也是太保守樂觀了。

 

我還是問那個自2014年都在問的問題:如何摧毀一隊警隊?給他們的政治智慧無法駕馭的權力就行了。香港740萬人隨時有逾千萬個鏡頭在民間,人人都是記者,處處都是有片有聲有畫有真相,黑警皇軍這兩個多月來二千幾發各種槍彈、七百幾人被濫捕肆暴、摧毀兩雙對社會彌足珍貴的明目、還有無法統計各種平民身心傷殘,他們卻毫無忌諱眾目眾鏡頭睽睽,法律賦予他們拏械權,他們卻竊據權力為其肉便器,那三萬人邪惡罪惡集團出公帑糧離開學堂時宣誓「服務香港,保護香港人」,他們卻以人性已經無法量度的各種邪惡手段去為匪作倀,其罪其恥,罄竹難書,累及竹篾也缺貨。

 

文明世界那些把秩序和法律外判公僕的 good old days have been died already,或許該這樣說 —— 所謂「法治」,原來沒有,從來都沒有,纏綿邂逅,完全虛構,中殖香港廿二載以來疑似偽英式 law and order,只是港人克己復禮扭曲人性於次殖民地法律膝下之病態委屈,只需當權濫權蔑權者輕輕一彈,整個社會那套「法治」畫皮原來不堪一擊。

 

面對這個雙黑合流黑紫荊時代,昔日所謂「和理非教條」猶如風中殘燭不值一哂,儘管 Idea is bulletproof,但堅守信念的人最少亟需好好自強自保,才能把閣下信念繼續弘揚,義人面對毫無底線的邪惡,以武制暴乃最低消費,你保不住你的頭蓋骨,看看龕場那些超現實陰宅價,人人都死無葬身之地。

 

看着將軍澳一女傷者仍然危殆的新聞,還有62歲老翁遭殃畢生最重屈辱當晚就想求死的冤屈,這些仇和恨,全部有頭有主,還活着不認命的人要好好記下那些穿着人皮說獸話的生物嘴臉,均真絕非小器,當法律已是笑話,拳頭就是義務。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天道既然不酬善哉,那就天誅再見。

 

 

※作者為香港人

關鍵字: 無政府 林鄭月娥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