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共產黨就是要讓人民鬥人民

李濠仲 2019年08月25日 07:00:00

中共在海外動員群眾反制異議者,就是要達到騷擾,甚至威嚇的目的。(攝影:Abraham Chuang)

過去持續兩個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有不少海外港人群集響應,尤以818大遊行,全球同時有10個國家、30個城市的香港人站出來聲援。但每一處海外港人集會活動,都會遭到來自中共一方動員群眾隔街鬧場,包括紐約。和蔡英文7月過境紐約時的景況一致,同樣的套路、標語、口號,甚至搖旗吶喊的還有不少熟面孔。很多人儘管不是「五毛」(例如以美國福建會所和美國福建同鄉會為帶頭),卻被發現其身邊不乏領取30美金「出席費」和一盒便當的「臨時雇員」。30美金遠勝5毛錢,但行為一樣是廉價的。

 

這群「臨時雇員」在紐約華人圈自有風評,落居美國的原因不一而足,長期以來,卻很能利用當地龍蛇雜處的特性鑽營謀生,不少人是藉由親友熟人拉引進入美國,怎麼立足又是另外一回事。時有所聞,則是有假結婚的、有逃稅的、有違法分租公寓的、有非法打工的、有逾期居留的,說穿,大家當初無非只圖一份收入多一點的工作才離鄉背井,和嚮往美國的自由民主無涉,也不是為了一圓什麼「美國夢」,縱使英文能力欠佳,長年位居美式生活的邊陲也無所謂。

 

因而,他們是最容易被吸納為中共當地前線兵馬的一群。30美金一點蠅頭小利,就足以讓他們站在街頭大半天,要你攻擊誰就攻擊誰,要你咒罵誰就咒罵誰,亮出標語口號的基本方針,就是遵循背後中共黨國指揮。民主國家「集會自由」權利對他們的唯一意義,就是藉此去干擾別人的集會自由。

 

儘管他們屬於中共在美滲透系統的最前緣,或說最外圍,卻有實質干擾的破壞作用。一些有頭有臉、有顏有面的人物不適合幹的事情,都可以由他們代勞。包括當紐約港人上街遊行聲援反送中時,他們除了會在對街以聲浪攻擊,喧囂「賣國賊」、「走狗」、「滾回去」等辱罵性口號,還會朝港人遊行隊伍丟擲裝滿水的保特瓶。另外,就是在蔡英文下榻紐約飯店前,衝過封鎖線追打飛踢他們的對立面。港人上街聲援的是同胞,喊話的對象是港府、是中共,卻得為了身邊這群人時時刻刻在現場小心防備。

 

若以「理念不合」陳述他們和港人群眾的兩相對峙,實在太過抬舉這幫人。當他們揮舞著五星旗,不斷對港人言語辱罵,即知他們站出來的用意跟藉此表達所屬意見一點關係都沒有,在法治的美國,這些人無以阻止他人合法的遊行活動,但至少都達到了騷擾,甚至威嚇目的,總之,能讓對方因為他們的出現多少「緊張一下」都好。

 

這是中共海外訊息戰、資訊戰、網路戰之外,另闢的廉價肉搏戰場。就像參與紐約聲援港人活動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說的,北京攻擊他是「美國亂港黑手、港獨頭目」,好像以為幾百萬香港人都沒有判斷力,都是被人煽動。對中共而言,根本已經完全無視香港民眾和各階級、各群體的抗議,直接把責任推到「港獨」,只為了轉移彼此的矛盾,最重要的,「它想讓我們人民鬥人民,它想讓我們互相攻擊」。

 

許多因故遠離家鄉的中港老僑,居人屋簷之下,過去不有「人離鄉賤」的感嘆,於今,30美金加一份餐盒即可興沖沖參與機械、教條式的「反抗議」,似是對「人離鄉賤」做出了另一番詮釋。這套路數,又豈止用於紐約、用於美國,當然也不僅僅是在對付香港人。至於相當沉迷這種反制形式的政府,根本上其實已否定了和異議者對話的必要。

 

※作者為《上報》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