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凌翔:台灣應從庫德族悲歌中聽到雨夜花旋律

烏凌翔 2019年10月14日 07:00:00

庫德族有豐富的被遺棄經驗,儘管選對邊,它始終沒有親美的以色列那麼好運,個中原因值得台灣人研究。(湯森路透)

川普一年前就曾宣佈要自敘利亞撤軍,因為當時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 Islamic State)顯現出即將滅亡的徵兆,庫德族武裝組織的反應就是批評美國習慣性背棄盟友。川普撤軍的動機是為了實踐他的競選承諾:讓美國子弟從海外戰場回家。做為美國的總統,為了他國民的福祉而努力,不能說他有錯。

 

美軍派駐在敘利亞打擊IS的軍力不過數千,要消滅高峰時多達三萬多大軍的聖戰份子,沒有「在地的」庫德族戰士犠牲,完全不可能。庫德族有3千萬人口,分散在全世界20幾個國家,是全球人口最多但沒有自己國家的民族,諷刺的是,在主要分佈的敘利亞、伊拉克、伊朗、與土耳其這四個國家中,它被稱為「少數」民族。

 

埃爾多安身為土耳其總統,眼見鄰國敘利亞2011年開打的內戰與IS的動亂,逼來360萬的難民進入他的國家,他為了土耳其人民的生活安定與經濟繁榮,想把曾經收容的難民,送回他們自己的國家安置,他也沒錯吧?

 

確定美軍要退出敘利亞戰場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Erdoğan)立刻發動的「橄欖枝行動」,字面溫和,聽在庫德族人耳中,卻蘊含著滅族的威脅與恐懼!因為埃爾多安要趕走的,不只是敘利亞難民,還包括被他視為恐怖組織的庫德族,而且使用的是武力。

 

庫德族為了爭取民族的獨立,藉著擔任大美霸權的馬前卒,流血犠牲,只期望世界強權能協助他們完成建國夢,他們不但沒有錯,甚至沒有選擇。弱小民族的獨立建國,往往必需乞求強權的善意,再加幸運之窗短暫的開啟:一戰時的美國總統威爾遜(Thomas Woodrow Wilson)在《十四點和平原則》中提出「民族自決」的理想,鼓勵了許多亞、非、拉殖民地獨立建國。但這不是必要條件,更不是充份條件,實力與利益更重要。

 

庫德族與IS聖戰士,2019年初在敘利亞巴古斯村展開最終之戰。(湯森路透)

 

同化還是消滅

 

上天一直沒有為庫德族開啟那一扇幸運之窗。1250年代,成吉思汗的孫子旭烈兀再度西征,他是忽必烈的弟弟,二哥忽必烈被大哥蒙哥汗指派征南宋,三弟旭烈兀的目標是中東的阿拉伯世界,他領導的「聯軍」消滅了當時的「恐怖組織」阿撒辛人(assassin,即英文「暗殺者」一詞的來源),直到破了建城已五百多年的古城巴格達-即現今的伊拉克首都,當時的蒙古聯軍中就有庫德族人。

 

後來,蒙古帝國與其後的蒙兀兒帝國都殞落了,鄂圖曼帝國、大英帝國、蘇聯來來去去,很多其它阿拉伯部落都成為國家了,庫德人還是一個部落,一個散居各地的民族。

 

問題就出在「國家」。歐洲眾強權在1648年建立了「西伐利亞體系」(Westphalia),開始出現「民族國家」(nation state)的概念,多民族組成的大帝國-奧匈帝國、鄂圖曼帝國-接連走入歷史,以民族為單位建立國家成為大時代的「潮流」。

 

然而,遊牧民族早就在歐亞大陸來來回回遷徙幾千年了,像日本那種幾近純淨單一民族、聚居在一塊封閉土地上組成的國家太難得了。然而,追求「民族界線與國家疆界合而為一」是民族主義者的理想,那麼,既成國界-不管這國界是如何給定的-之內的多數民族會如何處理少數民族呢?同化它?消滅它?

 

自然的同化可能要幾百年,還不見得能成功,庫德族近八百年來就繁衍成了3千萬人!萬一很會生養的民族,時間一長,少數變成多數,麻煩就大了-這就是西歐、澳洲、紐西蘭「白人恐怖主義」冒出苗頭的原因,也是川普得以煽動又白又窮選民的立足點。

 

那就強制同化吧?在有限的時間內強制同化,與消滅有何差異?中共的新疆再教育營令人同情維吾爾人,但清朝以降,漢人對少數民族的大量移民手段,不過五十步百步之差。連小小的以色列-猶太人-也大量移民巴勒斯坦,目的也是「加快」同化這個地區的人民。

 

川普宣佈自敘利亞撤軍,讓庫德族處境雪上加霜。(湯森路透)

 

台灣總不能總期望天意

 

大哥怕被小弟拖下水,小弟會被視為麻煩製造者,小弟更怕被大哥遺棄,因為過度依賴大哥的保護。中華民國的國民黨政府在1949年被美國杜魯門政府的《中美關係白皮書》遺棄過一回,但是老毛獨排眾議,堅持出兵朝鮮半島戰爭,讓美國回心轉意,把台灣納入西太平洋防禦體系,成為第一島鏈「不沈的航母」-中共救了KMT一把,幫助保全了台灣,也許是天意,但天意難測,台灣總不能再期望天意吧?

 

庫德族有豐富的被遺棄經驗,因為它每次都「不幸的選對邊」,但是它沒有也一直都選擇親美的以色列那麼好運,始終得到山姆大叔的眷顧,個中原因值得台灣人研究。

 

台灣常有人批評蔡政府不該採取「一邊倒」的親美策略,我們異中求同來看,庫德族的悲歌中,確實可以聽到一段雨夜花的旋律,換言之,台灣當然有被美國再遺棄的可能;如果同中求異來分析,庫德族分散在敘利亞、伊拉克、伊朗、土耳其的地緣政治關係,與台灣離正快速崛起的中國大陸很近,卻離搖搖擺擺支持我們七十年的美國那麼遠的地緣結構不同;台灣的選擇可能也不多,只是程度上有可以討論的空間。

 

美國的大選列車已啟動,其內政必然牽動世界,台灣的大選會受影響,土耳其的「橄欖枝行動」也因而啟動:人口8千萬的土耳其開始進攻敘利亞境內的庫德族控制區域了!要在短期內全完消滅庫德族人,不可能,但是若引起「人道危機」-其實就是民族清洗的意思,美國兩黨與世界其它國家,都會對川普口誅筆伐,但也只會是口誅筆伐,因為庫德族的生存與否,都跟他們的國家核心利益無關;上一回發生種族清洗的事,是南斯拉夫解體,國際社會也好久之後才出手干涉。

 

庫德族不是一個國家,連流亡政府都不是,連一個為他在國際發聲的邦交國都沒有…咦,忽然發現,有沒有邦交國好像很重要呢?

 

※作者為台大政治系博士候選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