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干達同志維權運動家之死

歐陽文風 2019年10月27日 07:00:00

烏干達LGBT族群處境艱難。 (翻攝自Equality Network網站)

雖然進入21 世紀以後,同性戀者的命運已有改善,至少迄今全球已有近三十個國家承認同性婚姻,但這絕不意味全球同性戀者不再面對歧視,在一些發展中國家的同性戀者依然面對源自無知與偏見的歧視,甚至包括暴力與生命威脅 ,特別如果是這些國家的反同與歧視有宗教力量在背後支持,非洲的烏干達就是一個惡名昭彰的恐同例子。

 

烏干達最近一起因性取向而引發的暴力事件發生在十月四日,著名的烏干達同志維權運動家,同時亦是一名專業的律師助理布萊恩旺斯旺( Brian Wasswa) 在其住家被人用鋤頭攻擊其頭部,至少十個傷口,最後不治身亡。這是烏干達最近三個月來,第四宗同性戀者與性小眾被暴力攻擊的事件!

 

攻擊同性戀者的暴力事件在烏干達越來越嚴重,其實這亦非絕對不可思議的事或以為是意外,這種針對同性戀者與性小眾的暴力事件,其實與政府的反同政策關係密切,烏干達政府不可理喻的反同政策,把同性戀者當刑事罪犯看待與處理,無疑助長社會的反同暴力文化。

 

烏干達在2014年提出將同性戀者處以死刑法案,引起國際嘩然。在國際輿論壓力之下,特別是來自歐美等國,還有國內同運人土積極遊說之下,這項法案最後並未在議會通過成為法律。但最近烏干達道德與誠信部部長表示,烏干達將重啟有關法案,而且預計在今年年底通過,一旦通過有關法案,屆時在烏干達同性戀不只是刑事罪,而且還是罪大惡極的刑事罪,可以被判死刑!

 

而且更離譜的是在有關法案之下,不只同性戀是刑事罪,同性戀者可以被判死刑,甚至連「影響人成為同性戀者的人」都可以被定罪,最高刑法是死刑!

 

「影響人成為同性戀者的人」也有罪

 

在21 世紀,不少人對同性戀有科學與理性的認知,了解同性戀與異性戀一樣,均是性取向,不由自主,不是一個當事人可能選擇的選項,因此「影響人成為同性戀者的人」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但對同性戀有偏見的無知者而言,特別是以宗教理由或被宗教影響而反同的反同者而言,任何維護同性戀者人權的人,包括任何強調同性戀是正常性取向的知識份子,都是在鼓吹同性戀,都是在「鼓勵」別人成為同性戀者,換言之都是「影響人成為同性戀者的人」!都可以在有關新法案之下被定罪,有關法案的荒謬,由此可見一斑。

 

烏干達是一個以基督徒佔大多數的國家,百分之八十五的國民信奉基督教。為甚麼一群強調博愛的宗教信徒可能推出如此不人道的法案?這其實亦間接說明迷信宗教的可怕,迷信可以令人喪失理智,不只不以為歧視是歧視,甚至完全是非不分黑白不辨,純粹以為他所相信的宗教是絕對真理,所以可以完全不講理,一切由他的宗教經典說了算,只需讀聖經而不動腦筋!  

 

烏干達總統穆塞韋里( Yoweri Museveni)在1986年成為烏干達政治領袖,執政超過30年,已經使他逐漸變成獨裁者。種族衝突與貧窮是烏干達最嚴重的內憂,大約百分之25的人口是文盲,超過百分之25的人口營養不良。在烏干達除了百分85的人口是基督徒,百分之12 的人口是伊斯蘭教徒。知識水平不高無疑助長宗教迷信,宗教之間的衝突同樣因此成為烏干達另一嚴重的社會問題。這兩大宗教的迷信與保守信徒的反同立場全球皆知,可謂惡名昭彰,烏干達可能出現如此不可理喻的反同法案,就再也不是甚麼奇怪的事了。

 

烏干達惡劣的反同文化絕不只是從2014年開始,早在2007年,烏干達著名的反同牧師馬丁星巴( Martin Ssempa) 已經發表非常低劣的反同言論,而且開始號召國內基督徒反同。他的反同策略別具一格,因為他不像一般西方反同牧師 ,只是從聖經經文論證同性戀錯誤,這至少還涉及了理性思考的推論,他是直接訴諸於群眾對同性戀的無知,並利用這種無知激發他們仇恨與恐懼同性戀的情緒,他反同的重要工具是同性戀的色情片!他把一些極端色情片的內容當作是同性戀的特點,並指同性戀者都吃糞 ( they eat de poo poo) 。這句話幾乎成了他的反同名言,但對同性戀完全無知的恐同群眾而言,這無疑是十分有效的反同宣傳。

 

但烏干達反同事業最有力的推動者恐怕不是馬丁星巴牧師,而是來自美國的反同基督徒組織。隨著民智漸開,這些美國反同基督徒組織在美國越來越沒有立足之地,結果就向外輸出那些在美國國內已被學者駁斥的言論,他們以維護家庭之名進軍烏干達。其實,不只烏干達,也包括台灣,所以台灣的反同基督徒言論和美國反同基督徒同出一轍,包括種種在美國已被學界反駁的偽學術的「學術」文章。這點我在好幾本著作已有所論述,比如由台灣好世協會出版的 「愛無分別---基督教與婚姻平權」就是其中一例,因此在此不贅。

 

烏干達總統穆塞韋里向來​嚴打同性戀。(圖片擷取自YouTube)

 

被人用鐵錘活活打死

 

職是之故,問題的重點不是烏干達的反同事業由美國反同基督徒在背後大力推動,而是這些來自美國的反同論述都是一些已被證明錯誤的言論,在美國已喪失造謠的能力,卻被輸出進入烏干達,烏干達的反同基督徒就 如許多亞洲國家的基督徒一樣,包括台灣,因為迷信宗教,因為民智不彰,結果把別人的垃圾當作寶!     

      

2009 年3月,三名美國反同基督徒來到烏干達的首都坎帕拉宣傳反同言論,造謠誤蔑同性戀者,這三人分別是Stephen Langa,Scott Lively,和來自「出埃及」( Exodus) 大力推動治療扭轉同性戀的前同志運動的 Dan Schmierer。他們的言論有些惡劣到連他們不好意思在美國說,可是在烏干達卻可以毫不知恥地宣傳,如 Scott Lively 竟然可以說同性戀導致納粹的興起!至於同性戀等同戀童廦,更是他們的重點宣傳言論。這三人不只在烏干達大學宣傳反同言論,Scott Lively 甚至還在烏干達國會發表演講!

 

烏干達的反同法案首先在2009 年10月在國會提出,引起歐美國家關注,這些國家的領袖大力譴責這些歧視與不人道的法案。烏干達的同運份子如 David Kato 特別在聯合國主辦的會議強力抗議烏干達的反同法案,並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此事。2010年,歐洲國家如英國和瑞典恫言如果烏干達通過有關法案,他們將停止每年5千萬美元的經濟支援。因為經濟原因,有關法案中判同性戀者死刑的條文後來被刪去,成千上萬計的烏干達同性戀者可以稍微鬆一口氣。這雖然對同運不啻是小勝利,但同運人士卻付出了極大的代價,烏干達最著名的同運領袖David Kato在2011年被殺,被人用鐵錘活活打死!

 

2013 年,烏干達反同法令再次復活,根據民意調查,百分之96 的受訪者認為社會不能接受同性戀。烏干達總統拒絕簽署有關法案。2014 年國會再次辯論有關法案時,只有極少數的議員斗膽反對有關法案。因為必須面對大選,穆塞韋里終於妥協,簽署有關反同法案,同性戀者是刑事罪,一旦罪名成之,被判終身監禁!

 

這幾年來,烏干達同志日夜活在恐懼之中,總是擔心被人懷疑或揭發是同性戀者,為 了逃避恐懼,不惜進入異性戀 婚姻。但反同人士變本加利,如今反同的死刑法案捲土重來,令人心寒!

 

為甚麼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國家,一個以基督徒佔大多數人口的國家,竟然可以在21 世紀如此不知恥地以為同性戀是刑事罪,而且罪該萬死?

 

對於許多保守迷信的烏干達反同基督徒而言,這道理太簡單,因為聖經至上,聖經是神的話,一字一句都是絕對真理,必須絕對遵守不能妥協,聖經利未記20:13明明說「人 若 與 男 人 苟 合 , 像 與 女 人 一 樣 , 他 們 二 人 行 了 可 憎 的 事 , 總 要 把 他 們 治 死 , 罪 要 歸 到 他 們 身 上 」,這還不明顯嗎?

 

其實,烏干達的保守基督徒比許多國家的保守基督徒的思想更一致,因為許多國家的保守基督徒如台灣雖然也同樣強調「聖經是神的話,一字一句都是絕對真理,必須 絕對遵 守不能妥協」,但他們還是選擇性地遵守,比如台灣的 反同基督徒甚至還會說同性戀可以有伴侶法,可以有專法,但不能是民法婚姻,他們怎麼都不敢拿利未記這段經文出來強調說要判同性戀者死刑!烏干達的保守基督徒似乎更「有原則」!

 

不是所有基督徒都反同

 

烏干達反同基督徒的這種「原則」當然不可取,可是半文明的反同基督徒,如台灣的反同基督徒不一致的思想一樣有問題,不啻說明連他們也「知道」這種 「聖經至上,聖經是神的話,一字一句都是絕對真理,必須絕對遵守不能妥協」的神學思想與信仰是大有問題的。但遺憾的是,迷信的基督徒往往沒有這種理性思考的反省能力。他們與烏干達保守基督徒的問題屬於同一類型,不同的僅僅是程度而已。他們的問題之所以程度不同,純粹是因為所處的社會有不同的文明程度,比如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的保守迷信基督徒雖然一樣與台灣保守迷信基督徒一樣,但他們絕對不會說同性戀者可以有伴侶法,他們甚至還支持英國殖民政府留下的舊法,認為男同之間的口交、肛交是刑事罪,政府不應廢除有關法律!  

 

欣慰的是,不是所有基督徒都反同,因為反同不是基督信仰的本質。縱使在烏干達或非洲這麼惡劣的環境,還是有不少支持同性戀 者的基督徒與牧師,其中兩名最著名的就是卡歐馬牧師 (Kapya Kaoma )和申永杰主教( Bishop Christopher Senyonjo) 。卡歐馬牧師擁有神學博士學位,他除了積極為 同志發言與伸張正義,他的研究與著作也揭發了美國反同基督徒組織如何與烏達卡,以及非洲一個國家的反同基督徒勾結、汙衊同性戀者、宣傳恐同言論以逼害同志。

 

至於申永杰主教是退休的主教,德高望重,今年88 歲,依然不遺餘力為同性戀者辯護,強調同性戀不是問題也不是罪。他們其實是冒著生命的危險在非洲做這種事,宗教沒有令他們喪失理智地反同,反而給予他們超乎凡人的勇氣為社會公義事件發聲。我在2014年去南非參加一個宗教與同性戀的國際會議,因而認識申永杰主教,他的謙和與不亢不卑的生命態度,令人動容。這一再說明不是基督教反同,是保守與迷信的基督徒反同。(有一點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如今全球最大與歷史最久的同運組織正是基督教會----大都會社區教會 ( 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es) ,成立於1968 年,比全球同運的導火線石牆起義事件還早一年,如今在全球擁有近300 間教會。

 

※作者為波士頓大學神學博士,紐約市立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紐約大都會社區教會牧師,同時亦任教於紐約市立大學亨特學院性別研究系。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