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柯文哲要補修的兩門課

翁達瑞 2019年10月26日 00:00:00

柯文哲難道不懂西藏僧侶自焚的背後,是用「最痛苦」的方式結束生命,向威權體制表達「最強烈」抗議。(維基百科)

許多人都曾被火燙傷,那是一個很痛苦的經驗。不管對生命多麼絕望,大多數的人都不會選擇自焚。那為何還會有人用自焚結束生命呢?這是柯文哲的疑惑,也是他自認合理的一個疑惑,因此他對西藏僧侶自焚的質疑不算失言。

 

柯文哲最大的失言,就是他不知道他的失言算失言。也許柯文哲真的無知,也許只是在狡辯。不論何者屬實,柯文哲的自焚說,顯示他缺少了政治人物必修的兩門課:生命課與人權課。

 

雖然柯文哲在醫院看盡生死,但他還是缺少了一堂生命課!

 

有一句常見的成語,叫「螻蟻尚且偷生」。所有動物都有求生的本能;珍惜生命也是人類得以代代相傳的根基。

 

「自殺」代表對生命的完全絕望,對人生不再有任何期待,而且已經到「生不如死」的地步。問題是,求死可能是一時的念頭,但造成的後果卻永遠無法彌補。所以面對「自殺」時,每個社會只能有一種態度,那就是全力預防。

 

一個尊重生命的政治人物,只會盡全力防止自殺的發生,不會比較「不同自殺方式」的優劣,因為世界上並不存在「比較好」的自殺方式。柯文哲認為安眠藥是比自焚好的自殺方式,透露他同理心的缺乏已到泯滅人性的地步,需要補上一堂嚴肅的生命課。

 

接著我要問,自焚算不算一個選擇?

 

鄭南榕自焚是他自己的選擇嗎?對柯文哲而言,應該「是」,因為汽油是鄭南榕自己準備的,公寓的門是他自己上鎖的,汽油是他自己潑上身的,火苗也是他自己點燃的。

 

可是鄭南榕的自焚,發生在警察攻堅逮捕他的當下!

 

鄭南榕因言獲罪,但他選擇自焚捍衛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如果鄭南榕活在一個開放的社會,他不會走上自焚這條路。所以自焚不是鄭南榕的選擇;他是在威權體制的壓迫下自焚。

 

因為鄭南榕的壯烈殉道,台灣社會得以提早享有言論自由。用自焚向威權體制爭取基本人權的殉道者不只鄭南榕一個人,還包括南韓的大學生、緬甸的異議份子、以及西藏的僧侶。他們自焚的背後有個共同的情操,那就是用「最痛苦」的方式結束生命,向威權體制表達「最強烈」的抗議。

 

可是柯文哲卻反問,為何西藏的僧侶選擇自焚的方式結束生命?柯文哲甚至為威權體制抱屈,認為自焚在西藏的「流行」,對中共政權造成很大的困擾。

 

除了缺了一堂「生命課」,柯文哲還要補修另一堂「人權課」!

 

※作者為美國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