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香港已勾起從前那些國家民主化運動的記憶

冼翰宇 2019年11月30日 00:00:00

柏林圍牆在30年前倒下,切割出兩個世界的屏障不復存在,所有人都篤信世界正朝著民主自由的不歸路邁進。(維基百科)

30年前的1989年,將整個世界一分為二的柏林圍牆倒塌,不久後曾經傲居一方的強權——蘇聯瓦解,持續近半世紀的冷戰宣告終結,當時沒有人會懷疑世界徹底改變了。然而30年後,全球再度陷入燃燒,自89年以來最具普遍性的抗爭潮遍地開花。

 

長期生活在物價高、薪資低的智利民眾,被調漲地鐵的政策點燃怒火;當政府決定對WhatsApp使用者徵稅,黎巴嫩民眾選擇走上街頭;法國、辛巴威、厄瓜多和伊朗的人民,不滿國內油價上漲;而香港市民為了守護政治和社會的自由,站上對抗威權的前線。

 

每一場示威被引爆的契機或許不盡相同,但背後的成因都可以歸於對體制、政府的不信任,特別是那些儼然已經失去正當性的獨裁政權。香港警方11月12日起接連向中文大學、城市大學及理工大學等校園進行「圍攻」,而當學校淪為「戰場」,說明主事者連維持民主自由社會的表面功夫都嫌懶了。

 

理工大學遭到港警包圍封鎖已逾10天,警、民以校園作為背景進行攻防,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日本東京大學「安田講堂事件」。只是沒人想到在21世紀、一座高度發展的文明城市,竟會重演1960年代末震驚日本社會,警察權力凌駕大學自治的事件。

 

歷經數月抗爭滿目瘡痍的香港街道,也勾起了韓國人對1980年代民主化運動的記憶。揭發崔順實干政醜聞,進而迫使朴槿惠下台、收押判刑,有南韓「國民主播」之稱的JTBC主播孫石熙,播報相關新聞時以「內戰」形容當前香港的處境,更回顧了光州事件後,不願順服全斗煥政權的市民佔領全羅南道,最後遭到鎮壓的歷史。只不過那也是40年前的悲劇了。

 

柏林圍牆在30年前倒下,切割出兩個世界的屏障不復存在,所有人都篤信世界正朝著民主自由的不歸路邁進。然而我們看到的是俄羅斯一再以武力改變歐洲的既有邊界,和當時多數國家企盼中國靠向西方模式的願望始終停留在想像。

 

「冷戰結束」長期以來所象徵的,不外乎兩種意識型態的競逐宣告落幕,西方社會的民主與資本主義勝出,成為後冷戰時代的新典範。面對未順著新典範轉型的國家——例如中國,港人的抗爭正是延續西方撒下的種子,打起一場30年前的「未盡之戰」。

 

那些在當時順應這股潮流的國家,卻也陸續爆發抗爭,人們不得不開始思考,這當中是否存在被犧牲的利益,以及被忽略甚至消音的社群。當蘇聯標舉的社會主義落敗,用以保護工人、窮人的種種制度,是否也因此遭到勝出的一方視為無足輕重?

 

當刻劃出今日世界樣貌的國際秩序典範,看似又將步上盡頭,領導人有必要重新檢視過去政府與人民訂下的社會契約,並且優先納入那些在新秩序中找不著立足之處,被迫轉向支持民粹主義的勞工,讓他們感受到付出的貢獻是社會在乎的。政府也唯有體察而非誤判民意,正面回應民怨及抗爭訴求,社會才有可能重回平靜。

 

※作者為新聞工作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