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玉珍掛重症 葉毓蘭怎麼看      

卓然 2019年12月09日 00:01:00

葉毓蘭早有心證,恰好證明她有「顏色黨派」之分,只不過她選擇的是國民黨而已。(攝影:蔣銀珊)

金門藍綠板塊很固定,陳玉珍其實大可不必這麼賣力,犧牲色相軋上這一角,無非是為了幫同志們拉抬票房。

 

門板夾手指,的確會痛徹心扉,但不致於要命,這下可好了,動作搞得這麼大,不但勞駕台大動員眾多醫護急救,占用了珍稀的重症病房(看在庶民眼裡真的很心酸),還驚動了吳敦義主席和忙著選總統的韓國瑜,感同身受的溫馨慰問,希望在冷酷的政治鬥場散播一縷溫情,只可惜賺來的不是熱淚而是冷笑。

 

要說鄉民很冷血也未必,更可能的是他們不喜歡被當作無腦的白痴來戲耍,因為腳本實在寫得太爛,手指夾傷居然掛上呼吸器,有市議員形容她「被夾到缺氧」,難怪有醫師看不下去,一連po了七個氣,律師甚至建議應該送二殯,陳委員這回真的傷得不輕啊!

 

至於吳敦義與韓國瑜,大咖跑龍套,有點大材小用了,特別是韓國瑜,居然去握人家受傷的右手,神奇的是彷彿有某種魔力,媒體拍到牆上的生理監控儀居然全部指數歸零。陳玉珍想趁機調養一下也就罷了,為難的是台大醫師們,這病歷該怎麼寫,恐怕要令他們傷透腦筋。

 

這齣鬧劇頂多三天下檔,用來調劑一下緊張的選情也無不可,但根本的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鬧了半天,還給九泉之下的蘇啟誠公道了嗎?

 

事緣楊蕙如被依「侮辱公署及公務員罪」起訴,一干當初痛責外交官喪權辱國的政客們,忽然良心發現,挺身要為含憤殉身的公僕討公道,三番兩次到外交部大吵大鬧,結果倒霉的還是無名的基層公務員。比如說奉命支援的保六女警,被立委陳宜民拂掉帽子,用力推搡踉蹌下樓梯,委員就是有百般理由不認錯,他們不依不饒,無非就是要坐實執政黨濫用國家機器的罪名,而第一線執勤的警員於是就成了濫權施暴的惡警。

 

我特別好奇葉毓蘭是怎麼看待這件事的,因為她向來都視員警為弟兄,誓言要捍衛他們的榮耀與權益,因而被列名國民黨不分區的第二名。在網友要求表態之下,葉毓蘭7日在臉書發表817字的聲明,大概可以歸納出兩個重點:第一,她支持「警政署維護警察的執法尊嚴」,但她的支持有前提,她認為「態度應該一致,不能有顏色黨派之分。」所以她「敬告所有政治人物,請善待可憐的警察,請不要遷怒,不要把對邪惡政權的怒氣,發在警察身上。」因此,她認為外交部「指揮警察大陣仗強勢阻擋,致立委受傷(事後證實是黃昭順拿陳玉珍的手當門卡),實為亂命。」由此可證,葉毓蘭早有心證,恰好證明她有「顏色黨派」之分,只不過她選擇的是國民黨而已。

 

第二,她認為警察執法不應該有眼不識泰山,保六女警因未出示證件,致使「文質彬彬」的陳宜民動粗,並勸陳「不要學民進黨對員警惡言惡語、拳打腳踢學壞了。所以保六有待改進云云。

 

有了這兩個前提,這也就難怪葉毓蘭對如狼似虎的港警充滿理解,卻對飽受立委霸凌的女警缺乏同情了。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關鍵字: 陳玉珍 葉毓蘭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