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楊蕙如為什麼幫不了韓國瑜

陳嘉宏 2019年12月13日 07:01:00

在「愛憎韓國瑜」下,環繞於韓國瑜的農舍案、落跑案、豪宅案、砂石案都被高度關注。(攝影:王侑聖)

議題設定可以決定一場選舉的勝負,投入選舉的人,往往會希望這場選戰能夠討論「我的議題」,而非「對方的議題」。不過,設定議題必須要有各種主客觀環境的配合,不僅議題本身必須夠新夠嗆夠辣,也要視對方推出什麼樣的議題,或者整個選舉大環境被什麼樣的主軸給籠罩;如果在不對的時機推出,往往會成為「無效的議題」,不但無法被討論,甚至被對方議題牽著鼻子走。

 

每一場選戰也都會有一個主要的議題,也可以說是選戰主軸,不管是實際操盤選戰者,甚或一旁觀戰的人,通常會在選舉結果揭曉那一刻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是選民要告訴我們的事。」去年那場九合一選舉的主軸是「教訓民進黨」,四年前的總統大選是「蔡英文的最後一哩路」,八年前的馬英九連任之役是「九二共識」,2008年的總統大選則是「二次政黨輪替」。當選戰的主軸形成之後,其他的議題都是次要的,就算在特定的選戰階段引發討論,也只是一陣小漣漪。

 

幾天前的外交部踢館風波,讓不少人回憶起2008年的「國民黨四傻踢館事件」。這件事發生在2008年的3月12日,距離總統大選投票日僅剩十天,當時國民黨質疑謝長廷競選總部租借第一金控的房舍涉及違規使用,立委費鴻泰、羅明才、陳杰、羅淑蕾等四人竟直闖謝的辦公室企圖踹門闖入,引發擅闖對手陣營的嚴重糾紛。此事一度造成原本選情一路領先的馬英九選情緊繃,在各方輿論壓力下,費鴻泰甚至激動說出「若馬落選,不惜結束生命」的話。

 

當時一路苦追的謝長廷陣營認為這是國民黨陣營的嚴重失誤,於是配合「國民黨一黨獨大,目無法紀」的訴求,把此事當成「逆轉勝」契機,馬陣營更是嚴陣以待、努力消毒。十天後選情揭曉,馬英九還是大贏221萬票,顯示「四傻踢館事件」對選情毫無影響;儘管到對手陣營家踢館這件事相當可議,但多數選民選擇忽視,而是由他們心中更高的議題(主軸)順位決定了他們最後的投票意向。

 

今年的總統選戰主軸是什麼?無待選舉結果揭曉,從新聞的報導量、網路的搜尋,以及過去半年政論節目的討論主題來看,毫無疑問就是韓國瑜。環繞於韓國瑜,一邊覺得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另一邊覺得他是台灣政壇僅見的離譜草包;一邊覺得台灣的希望在中國,台灣必須挨著對岸才有發展,另一邊覺得中國是萬惡淵藪,台灣最好離它遠一點。哪一邊主張的人比較多,哪一邊就會從選舉中獲勝。

 

當選戰主軸確定之後,其他非關於「韓國瑜」的都不容易成為選戰議題。在「愛憎韓國瑜」下,環繞於韓國瑜的農舍案、落跑案、豪宅案、砂石案都被高度關注;也因為韓國瑜是少數直接踏進香港中聯辦,且旗幟鮮明主張要推動兩岸和平協議的總統候選人,香港與兩岸議題成為藍綠之間的完美切割線,高度衝擊雙方選情。

 

所以,國民黨此時強打的「楊蕙如案」為何不容易成為選戰議題?第一、楊蕙如頂多只能算是謝長廷人馬(其實楊也與不少藍營人士有過淵源),加上大阪機場已是去年的選戰議題,要扯上蔡英文有點勉強。第二、選民心裡有譜,各政黨本就會建置自己的網軍,這不是獨特於民進黨的議題。第三、韓國瑜才是選戰主軸,楊蕙如案是主軸之外的偏題。

 

2020年總統大選的主軸已經設定,就是一群積極要拱韓國瑜上位的韓粉與國民黨支持者,與一群極端厭惡韓國瑜背信毀諾、言語猥瑣,望之不似人君者的對決。在這主軸下,其他議題就算再怎麼重要,都不容易成為選戰的議題,更遑論影響選情。

 

其實,一年前高雄市長選戰的主軸也是韓國瑜,當時在韓國瑜極為特殊的肢體語言與話術的吸引下,韓國瑜成為台灣新政治的代表,連對高雄市政一竅不通,甚至說出「陪睡」、「禁止政治性遊行」的失言都傷不了他。韓國瑜現在一定感到無限狐疑:韓國瑜還是韓國瑜,為何去年可以的事,今年全部都不行?理由也很簡單,那就是選民只會被騙一次,絕不會再被騙第二次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