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反滲透法》不是照妖鏡

陳嘉宏 2019年12月30日 07:00:00

《反滲透法》不是照妖鏡,不用急著為支持與反對者扣帽子。(湯森路透)

幾天前寫了一篇討論《反滲透法》的文章,點閱率偏低,顯示一般讀者對於法條的討論並不熱衷;不過,文章內容的討論卻相當熱烈。有趣的是,在選前兩週,關於《反滲透法》的正反態度,並不完全延續著傳統藍綠統獨蔡韓的切割線,部分已經表態支持蔡英文的學者與知識份子,同樣對此時通過《反滲透法》表達出不小的疑慮。某個程度來講,這種多元性其實是台灣公民社會健全、民主底蘊厚實的表現。

 

《反滲透法草案》將在今天的立法院進行最後的朝野協商,明天極可能交付立法院會三讀,面對《反滲透法》最後的協商與攻防,有以下三點提醒:

 

第一、《反滲透法》不是照妖鏡,不是反對立法的人就是中共的同路人,支持立法的人就是執政黨的鷹犬;用非此即彼的態度面對《反滲透法》,只會讓台灣社會互相仇視、激化對立,這反而正是共產黨所希望達到「滲透」台灣的效果。

 

一向關心台灣國家安全法制的《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就發出聲明,質疑草案裡若干法律概念太過籠統、違背法律明確性原則;他們建議,倘若短期間無法解決所有爭議,亦應僅留下其中有較高共識的部分,作為後續推動的灘頭堡後,將其餘部分交由新國會審查。該平台這樣的質問與呼籲,執政的民進黨政府有責任公開回應。

 

第二、民進黨政府其實很清楚,這部《反滲透法》無法概括所有的滲透樣態與管道,也絕非防堵中共滲透的最後一塊拼圖。既是如此,何以急著要在選前10天強度關山?它能達到什麼效果?未盡之處何在?民進黨政府同樣有責任坦然地對外說明。

 

第三、討論《反滲透法》的順序應該是:台灣面對中國什麼樣的滲透威脅?現行法令面對這樣的滲透威脅有哪些不足?我們是否需要一部新的《反滲透法》來因應這樣的變局?在確認這前提之後,立法院再來討論:什麼樣的立法可以最小幅度地侵害人身自由下,達到最大的反滲透效果?只是,現在關於《反滲透法》的討論卻集中在時機是否妥適?誰會在選舉中得利?接著再繼續上演動員杯葛,各說各話的戲碼,很難不失焦。

 

許多人不解:為什麼一個長期在中國央視夸言台灣飛彈部署,並譏諷台灣元首怕被斬首的人,可以隨即搖身一變成為台灣立委候選人,在政黨政見會上口沫橫飛,訴求政黨票?這種「台式言論自由」真的該被保障嗎?此外,為什麼一個個以消滅台灣民主為主要任務的政黨與社團組織,可以持續拿著來路不名的金錢與資源,到處發展組織、佈建人力,如入無人之境?而兩岸量體差距何其巨大,何以台灣民主之於中國極權依舊是門戶洞開,毫不設防?

 

準此,國民黨同樣有責任對外回答:他們所認知的中共對台滲透嚴重性如何?是否認為應該制訂一部新的《反滲透法》?如果不需要新法,國民黨的對策又在哪裡?

 

一如反對《反滲透法》於此時倉促立法的人,心心念念民主人權不得立法限制,那些汲汲於《反滲透法》立法者,其實同樣是以保衛台灣民主不受侵害為念。《反滲透法》不是什麼照妖鏡,不用急著為支持與反對者扣帽子;如果自由人權與護持台灣現有的生活方式真的是彼此共通的關鍵字,台灣人就該從中找出屬於自己的共識。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關鍵字: 反滲透法 照妖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