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於一尊的荒謬制度 是武漢疫情擴散的根本原因

顏純鈎 2020年01月22日 00:00:00

武漢疫情被封鎖,習近平當然無從得知且分身不暇,無法判斷其嚴重性,於是下面在等上面指示,上面在等疫情擴散,上下袖手,果然疫情就擴散了。(湯森路透)

武漢冠狀病毒疫情擴散,恰逢春運人流高潮,全中國數億人南北竄走,機場高鐵人山人海,專家估計感染人數將進一步上升。

 

疫情爆發一兩個月,武漢官方一直捂蓋子,不處理問題,只處理提出問題的人。早在十幾天前,推特上就有貼文,有當事人自己家的老人染病被醫院拒收,被迫回家自理,而後不幸去世的消息;也有醫院逼爆,醫護全副武裝的照片流傳。

  

自沙士(SARS)疫癥以來,按理政府應有一套信息發佈和預防擴散的程序,沒有理由一直聽任武漢政府封鎖消息,不做任何防範,之所以搞到今日的地步,恰恰與中共自己吹噓的體制有關。

  

中共官場向來有報喜不報憂的傳統,因為地方官員的政績和升遷機會,都與此密切相關。每當發生天災人禍,總是先封鎖消息,藉此嚴控傷亡數字,謊報災情,盡可能減低負面影響,以免阻礙仕途。當有染病個案出現,地方官最先想到的,不是如何採取積極措施,杜絕感染途徑,以免擴散至其他省市,而是顧全自身利害,掩蓋真相,欺上瞞下,只想蒙混過關。

  

結果是病毒不聽話,災情沒有控制住,感染到鄰近省市甚至鄰近國家,而地方官的鑊越孭越大,大到沒有蓋子可以覆蓋了,這才知衰。到現在,已經不是他們官位保不保得住的問題了,而是全國性的疫情擴散,會對當權的中共造成多大破壞性的問題了。

  

習近平李克強在疫癥爆發後一兩個月,才做出指示,沒有最高領導人的指示,全國傳媒無一敢報導,鄰近省市地方政府也無一敢採取防範措施。因為在中共的體制下,多做多錯,少做少錯,萬一地方官想多了,提前公佈有關疫情,提前推出相關防範措施,而疫情又沒有想像的那麼嚴重,此人可能要孭上制造恐慌情緒﹑破壞社會穩定的罪名。

  

實際上全國各省市都在等習近平發話,但中央一直不發話,如此大家眼睜睜看著武漢,希望疫情不要擴散到自己管區裡來。可是往往事與願違,你不想它來,它偏偏就來了。

  

近年中共鼓吹習近平定於一尊,至高無上。中國每日萬千大小事,習近平即使有三頭六臂,都管不過來那麼多事。雖然據說他身上有貴族氣,但貴族氣不能當飯吃,還得有處理實際問題的本事。去年一年裡,多少讓他頭痛的國際國內大事?中美貿易談判三波四折,最終被迫簽城下之盟:香港問題日夜擾心,至今難以收拾;再加上台灣總統大選一敗涂地,美歐全面對抗態勢,國內經濟凶猛下行,還有黨內鬥爭﹑美國誅殺伊朗第二號人物種種危險信號,給你做習近平,你都寢食難安。他的近身人員,誰敢將尚未成為大威脅的武漢疫情輕易報給他?

  

武漢疫情被封鎖,習近平當然無從得知,即使知道了,因高高在上,分身不暇,也無法判斷其嚴重性,他也不可輕易出聲。如此造成惡性循環,下面在等上面指示,上面在等疫情擴散,上下袖手,果然疫情就擴散了——定於一尊,就是如此荒謬的制度設計。

  

中國人口那麼多,龐然大物,動作遲鈍,從習近平發話,到各省市動員,一級級往下,等到基層都動起來,春運高潮已經過去。所有帶菌者在來回過節路上,大大方方携菌四處遊走,一路播毒,不知要感染多少人。而那些被相繼感染的帶毒者,又施施然隨時隨地在全國各地傳染,如此一級級往外傳,不知要傳到什麼地步,大概只能期望病毒自己的生命周期完結,那時才知道惡果有多嚴重。

  

大陸的事我們管不了,但香港又不可能不受大陸影響。疫癥初期林鄭政府拖拖拉拉,直至專家們一再警告,這才被迫作一些應變。但鑑於那個反蒙面法,又連提醒市民戴口罩也吞吞吐吐,正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把專制政府的全套本事都學上手了。

  

如今病毒大軍壓境,香港人只好自求多福,不能指望政府太多了。幸好反送中運動以來,市民視反蒙面法如無物,戴口罩成了另類美感,全世界只有香港人最早提防新冠狀病毒,這叫做無意中得益,不幸中之大幸。(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作者為香港作家/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關鍵字: 武漢 疫情 冠狀病毒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