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年,達賴喇嘛親自頒佈「西藏民主憲法草案」,並對西藏流亡政府架構進行一系列民主化改革。(湯森路透)

台灣剛剛經歷了一場國際矚目的大選,來自一百多個國家的記者紛紛到訪,因為此次選舉所面對的中國因素比以往更甚,加諸中國對香港、新疆、西藏人權的極度打壓,台灣大選所受到的重視因此超乎以往。西藏流亡政府亦有四位「西藏人民議會」議員來台觀選,並於選後的1月20日,由西藏台灣人權連線安排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洛桑清覺(Lobsang Choejor)主講「流亡中的民主」,談由達賴喇嘛在西藏流亡政府中,所推動的由下而下的民主運動。

 

過去西藏是政教合一的國家,達賴喇嘛是最高領袖。自從1949年中共入侵西藏、1951年被迫簽署17條和平協議以後,1959年發生西藏抗暴事件,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被迫流亡印度建立西藏流亡政府,便開始推動民主化運動,並於1960年選出第一屆西藏人民議會,到2011年宣布卸下政治職務,將權力移交給民主選舉產生的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結束西藏長期的政教合一傳統。

 

一般民主國家是都是由下而上,人民自主站出來打倒威權制度產生的,是一股強大的民意所產生的。但西藏流亡政府剛好相反,卻是由掌握政教權力的達賴喇嘛主動釋放推動的,達賴喇嘛在這過程中與藏人的民意進行一種對抗與說服,其面對的困難,與一般民主運動有很大的不同。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安排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洛桑清覺(Lobsang Choejor)主講「流亡中的民主」。(林瑞珠提供)

 

流亡印度才了解什麼叫自由

 

主講內容:

 

我出生區藏區,於2003年從藏地來到印度流亡社會,才知道什麼叫自由、平等、民主,過去在藏地度過一段非常艱辛的生活,來到印度之後,拜見達賴喇嘛,在他所建立的法治社會裡,學習到如何落實民主,因此覺得自己有應盡的責任與義務。

 

達賴喇嘛所主持的西藏流亡政府已經有六十年的歷史,他對民主有其見地,所帶領建立的流亡政府民主制度也有其內涵,這個民主是達賴喇嘛所賦予的,和世界各地由人民主動爭取,付出生命代價、流血流汗抗爭來的民主運動的歷程很不同。

 

藏人都說這是法王強加於西藏流亡人民的制度,因為他們普遍希望維持達賴喇嘛獨尊的政教合一傳統制度。

 

藏語來稱藏區為bod,發音接近古稱的吐蕃,或現在有人翻譯的圖博。歷史的藏區包括三大區,上部是阿里山區,中西部的衛、藏,下部是康。(包括現在的青海省、西藏自治區、甘肅省及四川省、雲南省的部分地區,以及印度控制的藏南地區。)

 

中共佔領西藏三區,是在1951年強迫西藏代表團簽訂17條和平協議,亦即《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之後開始,這個協議致使西藏整個淪陷。當時中國保證西藏六十年不變,初期藏人天真的以為中國會遵守協議,但當達賴喇嘛認為西藏內政需要改革,並成立改革委員會時,就被中共破壞無法落實。

 

17條和平協議換來的是1959年3月10日西藏爆發了大規模對中國駐軍的抗爭,結果遭到解放軍鎮壓,迫使達賴喇嘛不得不出逃印度。1989年、2008年又發生大規模的血腥鎮壓,後來西藏流亡政府就把3月10日訂為「西藏人民起義日」。

 

達賴喇嘛年輕時代就有民主化的構想

 

一般人認為達賴喇嘛於1959年3月17日從羅布林卡出發流亡到印度建立了西藏流亡政府之後,才逐漸推行民主制度,實則,他在西藏就有民主化的想法,並利用出訪的機會觀摩、學習。

 

達賴喇嘛曾說過,他在年輕時便會傾聽人民的意見,例如他會接納替他打掃的清潔人員的想法,也曾經成立訴訟委員會,類似法院的機構,以解決人民的爭端。這證明他從小就有意改革西藏的政治制度。

 

在出逃印度之前,達賴喇嘛曾於1954年訪問北京,參加人大會議,當時他就很用心的觀察中共人大會議的進行方式。

 

1956年他又前往印度訪問,參加佛陀涅槃2500周年紀念活動,同時他也去了解印度議會的運作過程,並請教專家。由此可知,他從很年輕的時候就思考如何改革西藏政治,使之走向民主化的社會,所以他自1959年流亡到印度之後,隔年就開始推動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化。在《流亡中的自在》、《我的土地、我的人民》這兩本書中有許多相關的內容

 

流亡後強行推動流亡政府民主化

 

1960年達賴喇嘛在印度菩提加耶召開一個很重要的藏人會議,參加者包括世俗的長官、宗教領袖,我們稱那次會議為「藏人的團結大會」,會議中還全體立誓,達賴喇嘛並在發言中開示:「我們無法回到過去,也無法維持過去西藏的制度,我們即刻需要民意代表,而且是由人民直選產生。」西藏流亡政府的「西藏流亡議會」與「藏人行政中央」就是在他的改革推動下成立的。

 

1961年3月10日達賴喇嘛頒布「未來西藏憲法」,表示未來西藏的前途由民意決定。達賴喇嘛就從一個掌握權力的人,下放權力給人民,並聽從民意。這種由上而下的民主建立模式應該是首見的,過去未曾有過。

 

目前流亡藏人憲法就是依據1961年的「未來西藏憲法」制定的,共有10章節,77條文,達賴喇嘛以領導人的身份頒佈,至1991年有很多結構上的改變,也都是依據「未來西藏憲法」的精神來行使,其後各部會、議會、法院,以及獨立單位的設制,都是依據「未來西藏憲法」的精神成立。

 

1963年,達賴喇嘛親自頒佈「西藏民主憲法草案」,並對西藏流亡政府架構進行一系列民主化改革。

 

1991年,達賴喇嘛看到流亡藏人在外國的處境,以及流亡社會的需求,他認為需要有一部「流亡藏人憲法」,而且必須符合自由、平等、透明、民主、法治的精神。當時議會是第11屆,便把席次增加到45位,並成立「流亡藏人憲法草案委員會」,經歷27次修憲完成,西藏流亡政府便從政教合一轉為主張三權分立、不分教派的民主制度。

 

雖然達賴喇嘛還是維持西藏領袖的身分,但他主張議會得以節制達賴喇嘛的權力,並寫入憲法,但西藏人民及議會都不接受,所以這一條並未寫入憲法條文裡。

 

由於這是由掌權者達賴喇嘛主動推動的民主制度,並未獲得大部分流亡的西藏人民的認同,所以一路走來紛擾不斷。

 

2001年直選首席部長

 

修憲之後的西藏流亡政府所產生的司政,亦即首席部長,是依據憲法25條直選產生的,這個制度也是達賴喇嘛推動的。2001年,在達賴喇嘛的建議下,印度的西藏流亡社區以直選的方式選出首名西藏流亡政府的首席部長噶倫赤巴,再由噶倫赤巴向議會提出其他內閣成員的候選名單,經人民議會通過後正式任命。獨立自主的單位,如公務員選罷委員會、審計委員會等等,也都是由人民議會任命。

 

不顧民意 達賴喇嘛卸下政治權力

 

2011年3月14日,達賴喇嘛正式致信給西藏流亡議會,要求卸下一切政治權力,辭去政治領袖一職,並強調政教分離。但從地方到中央,都有藏人請求達賴喇嘛收回成命,但他還是堅持將這個制度強加在人民身上,等於是藏人無法抗拒的命令。

 

當時是第14屆議會開議之時,因此格外增加一個10天的會期,討論法王所授與的三權分立如何立法及行使,這是第25次的修憲,別具歷史意義。也因此有了今天的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的政治模式,並非一般所熟悉的總統制或內閣制,而是以議會為核心,主要權力在議會裡,由行政團隊來實踐分工。

 

之所以採行以議會為核心,是因為達賴喇嘛認為一個國家最重要的是人民,人民應有崇高的權力,所以把議會看得很重。

 

達賴喇嘛推動這個制度,不只是因為民主化是世界潮流,而是這個制度最符合民意。就藏人的歷史來看,也可以刺激周邊的國家,如中國的民主化運動,更可以服務全人類,或者說是一個宇宙責任,這是西藏文化對世界可以做的貢獻,藏人亦得以自我肯定,所以必須維護西藏文化及語言,這與西藏主張以非暴力的方式與中共應對也很符合。

 

有人說,達賴喇嘛是怕他往生之後,中國會像1995年那樣,複製一個假的班禪喇嘛,又複製一個假的達賴喇嘛,所以才推動西藏流亡政府民主化,讓人民未自己做決定。其實不是的,主要還是如上所述,達賴喇嘛把推動西藏民主化當職志。

 

他的思想確實超前人民太多,藏人真的跟不上,但這也不是例外,即使向美國等西方國家,這種由上而下推動的民主制度,還是有很多人跟不上,所以這不是問題。

 

達賴喇嘛的思想確實超前人民太多,藏人真的跟不上。(2001年4月達賴喇嘛第二度來台弘法/林瑞珠提供)

 

中國干擾西藏流亡政府的選舉

 

中國對於西藏流亡政府的干擾一直存在,中共會利用一些喇嘛或藏區的藏民來攻擊達賴喇嘛及流亡政府,有些是被利用的,有些是被強迫的,藉由他們來抗議或散發謠言,但藏人都很清楚,不會被迷惑。比較明顯被利用的組織是雄天,這個組織長期以達賴喇嘛為敵,會被利用是可以理解的,但一個組織被利用就不穩定,加上最近有個雄天組織的成員涉及不法炒股案,藏人更不會受到這個組織的影響。

 

比較可能受到影響的是,流亡海外的藏人都可以參與西藏流亡政府的選舉,而且可以在居住地投票或通訊投票,有些親共的國家,例如尼泊爾,每次投票就會受到當地政府的干擾。

 

不過,中國不只是對西藏進行干擾與滲透,而是向全世界滲透,所以我們並沒有把這種滲透當作很大的問題。

 

有人說,達賴喇嘛是怕他圓寂之後,中國會像1995年那樣,在達賴喇嘛宣布年僅6歲的的根敦確吉尼瑪為第11世班禪喇嘛之後3天即「被失蹤」,中共另外挑選一個小孩來冒充,所以才推動西藏流亡政府民主化,讓人民來決定自己的未來。其實不是的,主要還是如上所述,達賴喇嘛把推動西藏民主化當職志,未來有一天返回西藏,因有先前的經驗,得以更順利的將民主制度推行於藏區。

 

至於近年中共在藏區亦傳出建有集中營一事,因為2009年開始有多起藏人自焚,2012年藏區又發生抗議活動,中國政府下加強嚴格管制入藏人士,拉薩全面清理外地藏人,藏人從此很難取得護照出國,城市監視器無所不在,邊境地區亦加強管制,藏人想再出逃便困難重重,西藏流亡政府也很難取得藏區的訊息了,具體情況如何,尚未可知。

 

※洛桑 清覺(Lobsang Choejor)於1982年出生於西藏安多省。幼時在西藏接受教育。2003年來到印度後,他就讀於達蘭薩拉佛教辯證法研究所。在達賴喇嘛殿下的慷慨解囊下,於2006年在德里的英國文化協會學習英語,並於2007-2009年來台就讀淡江大學,學習華語。返回印度之後,加入西藏中央政府,擔任歷史研究員,目前擔任第16屆西藏人民議會議員。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