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害了我的國」心態 釀成武漢悲劇

顏純鈎 2020年01月28日 00:00:00

中共是靠暴力控制與自我吹噓來維持執政合法性的,好事就吹上天,壞事就按下不表,以顯示領袖的英明,黨的偉大。(湯森路透)

民族自卑感累死自己

 

武漢悲劇之所以有如此不可承受的惡果,就是省政府強行壓下疫癥消息,延誤了應對時機。為什麼政府要封鎖消息?據說是要等省人大會議開完才上報。省人大會議最多是幾百人參加,開會自可開會,防疫自可防疫,把疫情公開,與開會有什麼鬼關係?

 

事實是,疫癥擴散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國人傳統的報喜不報憂的心態在作祟。有好事就放大張揚,有壞事就盡量掩蓋,好事張揚證明「厲害了我的國」,證明黨領導正確,習近平英明神武;壞事證明政府領導無方,牽連到習近平定於一尊的地位,誰敢亂說亂動?

 

本來,若有新聞自由,有喜報喜,有憂報憂,那不但是最客觀,而且也是最有效的。有壞事報出來,引起上下警愓,有好事報出來,引起上下振奮,如此好事不會跑掉,壞事因得到及時處置,也可能變成好事,那不是很好?

  

單就好事與壞事來比較,把壞事報道詳盡,比起把好事無限誇張更重要得多。好事不報,好事永遠都在那裡,不會跑掉,壞事不報,壞事會膨脹,小壞事搞成大壞事,大壞事搞成彌天大難,就是今日的下場。

  

中國人愛面子,有好事不張揚,叫做「錦衣夜行」,就是穿了美服半夜才上街,沒有機會顯擺自己。中國人又太自卑,幾百年被人瞧不起,稍微日子好過了,就迫不及待擺闊,一闊臉就變,一變就露底。我們這個民族心理殘缺,千年以下沒有得到徹底療治,所以改革開放初期,有識之士呼籲第二次啟蒙,是非常有道理的。不改變中國人,就不能改變中國,不改變中國,中國人更不可能脫胎換骨。

  

更重要的還在於,中共是靠暴力控制與自我吹噓來維持執政合法性的,好事就吹上天,壞事就按下不表,以顯示領袖的英明,黨的偉大。人民受好事催眠,民族自卑感得到平衡,更死心塌地跟共產黨走,共產黨自然江山永固。

  

問題是,這種報喜不報憂的心態上行下效,變成一種官場文化,各級官員誇耀政績、掩蓋劣績成了風氣,到大事發生了,按老辦法處置,就處理成彌天大禍。所以中央也怪不得武漢當局,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武漢在大難中,中央還要以歌舞升平的氣象來麻醉自己,麻醉人民,把壞事掃到地氊下,等地氊發臭腐爛了才來收拾。

 

人民在死難邊緣,中央自我沉醉,人民會有什麼感受?抗戰初年,名人馬君武有「哀沈陽」一詩全國風傳,詩曰:「告急軍書夜半來,開場弦管又相催。沈陽已陷休回顧,更抱佳人舞幾回。」這首詩用在今日,倒是應景得很。

 

網上充斥民間罵聲,這種集體的厭惡情緒,在一個月之前還不可能發生,一夜之間民情遽變,這就是中央報喜不報憂的報應。

 

香港人百年來享有新聞自由,好事壞事平常心,「得意事來,處之以淡,失意事來,處之以忍」,我們已成功了幾十年,不需要藉一點好事來麻醉自己,我們應該保持這種正常心態。現在香港仍未淪陷,但春節後才是高危。很多市民春節期間在鄉下與親友團聚,言笑晏晏,大吃大喝,節後回港,很有可能無意中把病毒帶回來,那時才是高危時節。

 

林鄭政府對防疫不敢作主,只翹首等「一言九鼎」的金口開,香港人只好自求多福了。新春後的抗爭活動,應該選擇在空曠地方舉行,大家天天戴口罩出街,把反「反蒙面法」進行到底。早前陳肇始連呼籲市民戴口罩的話都說不出口,說一句不好聽的,希望林鄭和一眾高官都堅持不違「反蒙面法」,每天笑笑口出來與眾同樂,那時看看病毒會不會放過他們。

  

大年初一,說這種話有點不太厚道,不過自作孽不可活,天道永遠如此。(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作者為香港作家/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