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學的校園風波:兩階段賽局與道德制高點

賴秉彥 2020年05月18日 00:01:00

招名威事件對校方跟老師而言,各自有理屈的部分,是個兩敗俱傷的局面。(圖片摘自何志偉臉書)

中原大學老師課堂上的言論可能涉及歧視陸生,被校方教務單位要求道歉兩次。這件事對校方跟老師而言,各自有理屈的部分,是個兩敗俱傷的局面。這個事件像是一場球賽,可分成上半場與下半場。上半場是老師言語不當的部分,涉及歧視。下半場則是中原校方給老師壓力的部分,有關統獨。

 

一個有趣的點在於:這件事,到底有沒有牽涉到統獨?校方自然是撇清,因為如果有,校方就幾乎會輸了這盤棋。許多站在校方這端的評論,也是放大檢視歧視,避開統獨不講。所以從那些人口中,也得不到客觀的答案。

 

這種情況下,其實可以透過質化檢定,來判別這個事件的屬性。首先,如果是單純的霸凌、歧視議題,不會引發這麼多人的興趣,然後還出現很多篇的評論。如果大家真的關心學生被霸凌的問題,那麼政大那位被詠春拳推開的學生真的好慘,怎麼不多些人出來替他打抱不平呢?外籍配偶的權益,又有多少人持續的關心過?

 

其次,許多評論文章都只討論上半場或下半場,放大己方關心的議題,對於另外半場的情事,要不是絕口不提就是輕描淡寫。這跟夫妻吵架,婆婆認為錯在媳婦這類的情境差別不大。涉及到情感的議題,往往讓人的理智為之偏頗,而統獨恰好就是這樣的議題。好事者還可以對相關的評論文章進行語料庫分析、比對,看看當中的情緒性語言是否大於正常值,說不定還可以寫一篇碩士論文。

 

最後是事證的部分,老師被要求兩次道歉,而且老師跟中原教務處對談的錄音也已經流出。我聽了這錄音,感覺不管校方再怎麼去強調老師歧視的部分,這部分的事證,終究會像橡皮糖一樣,黏在手上,甩不掉。這些事證,可說是歧視大陣這個陣的陣眼,從這裡一撮,百萬雄兵,頓時又將化為紙人。

 

這個棋局,到目前為止,是個兩階段賽局。第二階段的賽局是統獨賽局,參與者是老師與校方,而不是老師自彈自唱。從錄音的對話,可以得知校方已經跳進去了。那麼接下來的第三階段,就要進入教育部查證的部分。

 

今天不管部分媒體或校方怎麼移轉焦點,只要教育部查證的人不是笨蛋,那麼校方終究難以卸責。查證的人會是什麼級別?賽局理論為我們提供了指引:應該要假設對方的智力不在己方之下。因此,想要靠語言或是寫作技巧,硬是將兩階段賽局擠壓成一階段,只怕是有困難的。

 

此時去聚焦老師過去的爭議事蹟,給老師更多壓力,恐怕也無濟於事,因為第三回合的主導權已經不在老師手上,而是在教育部。況且,凡走過必留下爭議,終究也是有人會去發掘中原校方這邊的爭議。這部分的態勢,目前看來對校方並不怎麼有利。如果從賽局理論中逆向歸納法(backward induction)的角度來反推決策:既然走到這一步,是歹戲拖棚,徒損校譽,還不如盡快與老師握手言和,將這事件的衝擊降到最低。

                  

但是校方會很理性的去做這種思考嗎?不一定,因為人畢竟是情緒性的動物,經常做出非理性的決策。投資股票或房地產,一旦買錯個股或是物件,就住進了套房。但是還有一種套房,是議題的套房。就是說,你挺身而出,做出一種主張之後,雖然發現後續態勢很不利,但也只能選擇硬撐,強調自己一定是對的,因為找不到下台階,怕沒面子。

 

不管是投資的套房,或議題的套房,最慘的狀況,往往發生在已經有相當的年紀,那些未嚐敗績的人生勝利組身上。這些人一直以來太順了,絕不相信自己會踢到鐵板。一旦住進套房,通常還只會持續加碼,或是認定自己仍有操弄對手的能力,不肯停損。於是一生的功業,有可能盡毀於此。霹靂布袋戲中,有個角色叫四無君,他的出場詩號是:無我不能之事,無我不解之謎,無我不為之利,無我不勝之爭,很適合用來表達這種人的自負。戲偶人生,四無君煊赫一時,最後成為儒教傳人劍君的劍下亡魂。

 

許許多多的議題,往往只是淺層結構,不過是明修棧道。人們之所以關心某個議題,只是因為它適合拿來做為道德制高點,借殻推動深層議題,並不是真心的價值認同。這個校園風波發展至此,如果能和平落幕該多好。疫情下的疲憊社會,需要的是帶給大家好處的正和賽局,而不是殺聲隆隆的零和賽局。活得好是最好的報復,海明威是這麼說的。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教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