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傳真:認識一下中國「敲鑼人」

奉己 2020年05月24日 00:00:00

惡劣的生存環境,讓中國人進化出一種生物的本能。當處於不利狀況下,他們撒潑打滾、跪地求饒,一旦佔據優勢地位,則必定頤指氣使、跋扈囂張。(湯森路透)

武漢肺炎,禍延全球,而大瘟疫中小人物的遭遇,每每令人悲傷、鼓舞、憤慨、驚異…

 

李文亮醫生的名字已無人不知,他的故事已無須贅述。然而中共當局評定其為烈士,海外媒體讚譽其為「吹哨人」,實乃天大的誤會——被訓誡、被犧牲,李醫生真的不是故意的。對於這場誤會,他親筆寫下的三個字做出了最徹底的澄清,那就是「能」與「明白」!

 

別有用心的美國政客罔顧事實,硬要蘸著李醫生的鮮血吃饅頭,甚而提案將中國駐美使館門前的街道更名為「李文亮廣場」。他們難道不曉得,李文亮是一位支持香港警察的,優秀的共產黨員嗎?假如李醫生還活著,相信他肯定會第一個站出來揭批美國政客的卑鄙伎倆。

 

長久以來,從顢頇的政客到天真的民眾,美國人對中國人存有根深蒂固的誤解,而要看清中國人的真面目,他們最好先拋開所謂的「吹哨人」,認識一下中國的「敲鑼人」。

 

有關「敲鑼人」的故事,大致如下:

 

二月八日,武漢一對感染肺炎的母女坐困家中,無法入院治療,絕望中女兒在陽臺上敲鑼呼救。這段視頻引發萬千網民的關注與轉發,在各界的齊力幫助下,第二天,母親終於被送進了醫院,女兒也得到了及時救治。如今,她倆都已痊癒回家了。

 

四月二十日,當事人李麗娜(微博名為「敲鑼的我」)以《武漢敲鑼記》為題,將這段經歷發表在微博上。必須指出的是,這篇日記體的文章,無論幾成真實、幾分虛假,都是日記體的「回憶錄」——不是實時的記錄,而是事後的追敘。原本這篇記述日期截至二月九日的文章並無什麼特別反響,但五月十一日,撰寫《武漢日記》的方方轉發之後,作者開始反復編輯這篇文章。

 

首先,她補充了故事的「下集」:方艙醫院真神奇,黨疼國愛創奇跡。母女雙雙被治癒,譜寫團圓大結局。真實的記述沒有任何問題,但她一面宣稱「不想被捲入複雜的事情裡」(「我不關心政治」的另一種說法),一面譴責網民「拿患病家庭的遭遇做為武器」(跟批鬥方方寫日記就是給西方反華勢力「遞刀子」如出一轍),甚至污蔑方方的轉發是「拖我下水」。

 

好一個「拖我下水」!當初,像瀕死的溺水者一般呼救,才被眾人救上岸來,轉臉卻質問他們為什麼把自己推到水裡。多麼熟悉的腔調和套路啊!武漢肺炎明明爆發於中國,疫情剛剛得到一定的控制,中共當局立刻扮演起「抗疫先鋒」的角色。「我封城了!我預警了!我援助了!」其他國家搞砸了一切,還要調查真相、追究責任,這不就是妄圖拖中國下水,逼中國背鍋嗎?

 

武漢肺炎爆發以來,許多中國留學生,乃至外籍華人利用西方世界的言論自由與「政治正確」攪動輿論的渾水。他們以反對種族歧視的名義,反對客觀而科學的確認病毒來源這一基本事實。他們做出可憐兮兮的樣子,祥林嫂似的念叨著,「我是中國人,我沒有病毒」。中國人當然是瘟疫的受害者,但在這場全球性的大災難面前,你們不是唯一的受害者,那麼你們願不願意跟人類站在一起,為所有受害者討一個公道呢?恐怕大多數中國人一聽到這個問題,立馬便會收起無辜小白兔的畫皮,齜出戰狼的獠牙,嗥叫、撕咬起來…

 

惡劣的生存環境,讓中國人進化出一種生物的本能。當自身處於不利的狀況下,他們撒潑打滾、跪地求饒,而一旦佔據優勢地位,則必定頤指氣使、跋扈囂張。要見識中國人的兩種形態,無須長久而深入的觀察,去看看城管跟小販日常的街頭衝突,或者高檔餐廳裡食客對待服務員的態度就夠了。

 

吹哨能給人警示,敲鑼也可以。這場瘟疫結束之後,不論中國與世界的關係何去何從,世人都應當通過這位敲鑼的女士,認清中國人的兩副嘴臉。否則,繼續吃虧上當事小,像善良的農夫一樣被凍僵的毒蛇反咬一口,丟了性命,豈不冤枉?

 

※作者為中文寫作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