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不工作就餓死」 巴西跨性別性工作者的防疫悲歌

高詣軒 2020年05月24日 09:31:00

22日,里約熱內盧民眾晚間敲打鍋盆抗議官方作為。(湯森路透)

恐懼、歧視,存在於巴西的敵意讓許多跨性別者為求溫飽,選擇以性交易為業。然而自從疫情爆發,里約熱內盧等都會區實施防疫管制,街上少了行人,這些跨性別性工作者也少了客人與收入,加上政府未充分協助,原本就夾縫求生的她們,生活更加困難。

 

「如你所見:街道空蕩、商店關閉、經濟崩壞」,44歲的跨性別者塔法利斯(Elba Tavares)向《衛報》(The Guardian)表示,「只有強者才能活下去,而我不是強者,我是最弱勢族群的一員。身為貧窮的跨性別者,我又更加弱勢。」

 

塔法利斯說作為跨性別者,即使手頭「有點東西」,「相同的歧視」仍會如影隨形。疫情爆發以來,以性工作維生的她陷入更嚴峻的挑戰。雖然偶爾能到朋友家過夜,但困境依然龐大:「我該怎麼活下去?如你所見,政府有幫我一點,但沒有多少」。

 

 

里約闖蕩20年 疫情重創生計

 

巴西的跨性別運動和公民社會組織雖然可說堅實,但據《衛報》引述「歐洲跨性別」(Transgender Europe)組織資料,對於跨性別者而言,巴西是全球最危險的國家之一,跨性別者在當地遭謀殺的比例是世界數一數二。

 

「這是個『半開發』國家」,塔法利斯向《衛報》表示,「這裡發展得最蓬勃的只有犯罪和貪腐,這方面發展得不錯...當政府變得一文不值的時候,其他的一切也沒用了。」

 

回顧至今的成長經歷,塔法利斯表示,她從小就會拿母親的裙子往頭上一套,宛如長髮,也喜歡和女孩子玩在一塊,「我還小的時候,就已經化過妝,之後我開始偷偷施打賀爾蒙,把自己變成女性的模樣。」

 

當地非政府組織22日在里約分送瓦斯。(湯森路透)

 

塔法利斯開始從事性工作時,年僅成年上下。她表示,當時她會在晚上出門,將服裝放進包包裡,前往跨性別工作者通常會聚集的地點。1999年,她藉朋友便車從東北部的「帕拉伊巴州」(Paraíba)前往千里之外的聖保羅,隔年搬到里約。

 

時光飛逝,塔法利斯已在里約打滾約20年。她表示,自己遇到的恩客大多是追求刺激的已婚男性。「現在的我已不會一股腦的從事性服務,但沒錯,我是賣身的」,塔法利斯表示,然而自從疫情爆發後,「客人變得非常少。」

 

 

「客人」稀少 民間團體伸援

 

對於相對年輕的跨性別工作者來說,疫情下的日子同樣艱辛。現年26歲、出身巴西東南部「聖埃斯皮里圖州」(Espírito Santo)的貢莎維斯(Stefany Gonçalves)表示,自從疫情席捲里約後,她的生活就變得非常辛苦。

 

「真的非常艱困,因為街上幾乎沒有人」,《衛報》引述貢莎維斯表示,「我還是出門了,我還是和人做了,因為要是我不做,我就會餓死」。由於貢莎維斯是風險群,因此現在需要多待在家,對生活造成衝擊,「我們之前就很苦,現在又更苦。」

 

貢莎維斯不願向《衛報》多談過去,只坦言除了性工作外,沒有做過其他工作,「這是我唯一有的東西」。如今疫情衝擊下,貢莎維斯表示有收到政府所發、約新台幣3300元的補助,也有來自公民社會協助,「感謝神,有人看到我們。我拿到了基本的食物捐助。」

 

 

在官方援助不足的情況下,民間團體發揮互助發起募款,希望能向當地跨性別工作者提供基本飲食、衛生用品。例如在里約的科帕卡瓦納(Copacabana)社區,服務多元性別族群的庇護所「Casa Nem」就動員分送食物給跨性別者和其他弱勢族群。

 

跨性別「每天都像社交隔離」

 

「Casa Nem」也和相關組織合作,生產由跨性別婦女在家中製作的口罩。該組織創辦人、曾是性工作者的跨性別社運人士西奎拉(Indianare Siqueira)表示,過去在1980年代愛滋病流行時,許多民眾對跨性別者不聞不問,但當前疫情卻是影響每個人,人人都有風險。

 

在3月13日,也就是疫情在歐洲肆虐時,西奎拉就對「Casa Nem」庇護所進行封鎖管制,「我有愛滋病流行時的經驗,我知道這波(疫情)會進到巴西」。對於新來到庇護所的人,西奎拉特別安排了一層樓,以對新住戶實施隔離檢疫。

 

里約街頭,民眾不分老少多戴口罩。(湯森路透)

 

20歲的葛蒙斯(Caíque Gomes)就是新住戶之一。他向《衛報》表示,過去住在里約的藍領社區班古(Bangu),但父母反對他的穿著以及舉止,因此他選擇離家來到庇護所,「我發現這裡很不一樣,我們可以做自己,可以很自由。」

 

在巴西,性少數族群的困境也被指和國家領導人的態度有關。西奎拉表示,自從右派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上台後,針對跨性別者的暴力和攻擊就有增加趨勢。報導指出,波索納洛過去曾發表過多次歧視同性戀的言論。

 

如今大多數人經歷的社交隔離,也給予社會反思的契機。西奎拉表示,當前的社交隔離,正是一直以來性少數族群、特別是跨性別者每天要面對的日常處境,「我希望大家可以從中學習。」

 

 

巴西確診數竄全球第2

 

雖然部分國家的疫情趨緩,但巴西的疫情卻是持續惡化。《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指出,目前巴西的累計確診已達33萬以上,超越俄羅斯病例數,成為現階段僅次美國累計最多病例的國家。

 

面對巴西的嚴峻疫情,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2日提醒,目前南美洲似乎顯現出新的病毒疫情震央。WHO緊急計畫執行主任萊恩(Michael Ryan)於是特別對巴西的情況表示擔心。

 

 

報導引述巴西衛生部資料指出,在22日計算的單日新增死亡病例有1001人,讓不幸病逝者來到2萬1048人。然而巴西雖然是拉丁美洲最大經濟體,病毒檢測能力的提升卻是有限,因此外界擔心實際的死亡病例恐是更多。

 

以巴西衛生部的資料來看,死亡病例在短短11天內就約增至2倍。WHO官員萊恩指出,其中病例大多來自聖保羅區域,而就罹病率來說,最嚴重地區是西北部的「亞馬遜州」(Amazonas),每10萬人口就有約490人感染。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