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早知如此 韓國瑜何必當初

陳嘉宏 2020年05月27日 07:02:00

罷免從來不是「票多的贏,票少的輸」,罷免是「厭惡動員」,成敗關鍵在於選民對於特定政治人物的怨念有多深。(圖片由高雄市政府提供)

台灣人很善良,不記仇,不認恨,儘管政客常常有意無意地打省籍牌、統獨牌、政黨牌,不過台灣人總是用一次又一次的選舉告訴政客,他們從來不在乎省籍,有時也可以把統獨放在一邊,政黨藍綠純作參考,隨時在「典範移轉」,絕不吝於給不同的政治人物機會。也因為這樣,韓國瑜這樣一位出身外省眷村,來自新北市的外地人,竟然能在100天內攻克台灣第二大直轄市,寫下台灣政壇的韓流奇蹟。

 

高雄人對韓國瑜善良又慷慨,但在韓流奇蹟的一年半後,韓國瑜的核心幕僚公開說,高雄跟台北不一樣,「台北都不會有的狀況,高雄為了一些很小的(事情),甚至把事情是非都給扭曲。」「高雄的民眾一下子……一直被煽動所謂仇恨,這也是我認為看起來最不舒服的地方。」如果有什麼事叫「過河拆橋」,這就是了。

 

罷免案兵臨城下,韓國瑜終於在議會公開向市民道歉;也是因為這樣的道歉,外界才知道,原來韓國瑜並不是那麼不在乎高雄市長這個職務。政客悔不當初的事情實在不及備載,但像韓國瑜這樣,年前年後立刻現世報的卻絕無僅有。只是,韓國瑜想吃回頭草,最低最低的限度也得交代:當時為何鬼迷心竅跟著新歡走?到底道歉什麼錯在哪裡?如何保證自己已經洗心革面?還能給高雄什麼樣的未來?

 

但很遺憾,韓國瑜一件都沒做到。

 

議場上,反對黨議員免不了對回頭的韓國瑜冷嘲熱諷;但電視新聞畫面上的韓國瑜冷眼旁觀,正眼不瞧,實在很難透過他的眼神與肢體動作感受到他道歉的誠意。韓國瑜嘴巴的確說出;「為了去年總統選舉不在家,向大家致上最大的歉意。」但嘴動心不動,他接下來一句:「請假這三個月,市府團隊依然每天認真打拼,確保市政不間斷。」言下之意是他並沒有虧待高雄市民。

 

甫就任市長三個月即背棄市民、起心動念參選總統,如果這不叫貪婪,什麼叫貪婪?韓國瑜不願意面對自己的權力飢渴,坦率地向選民表達慚愧心跡,卻代之以「我當初是被動參選」、「市政團隊很努力」、「沒有虧待高雄市民」,其實還是在召喚韓粉,為自己預留後路。這也代表他從未痛下決心、洗心革面,他仍是一年前的那個韓國瑜。

 

與過去的韓國瑜一樣,碰到這次高雄淹水,韓國瑜又說出,「給我2年半到3年解決水患」政策宣示。從就任之初的「半年解決高雄水患」,到一年半、兩年、兩年半、三年,韓國瑜已經為解決水患下達了五個時間點。而全球氣候異常,防洪治水工程多只能以多少年的洪水頻率算出概率,全世界有哪個地方父母官能以「我的城市絕不淹水」提出保證?韓國瑜的「徹底解決高雄水患」依據何在?規劃為何?預算在哪裡?有哪個水利專家可以背書?還是,騙死人不償命,反正,兩年過後,誰當市長都還不知道呢!撐過兩年再選一次總統又有何不可?

 

罷免從來不是「票多的贏,票少的輸」,罷免是「厭惡動員」,成敗關鍵在於選民對於特定政治人物的怨念有多深。所以,無論韓國瑜承諾要以多少年徹底解高雄水患,或者不知所云地丟出「只做一任」風向球,甚而號召王金平、國民黨要出面救援,其實都已經無關大局。真正攸關罷免大局的是有多少高雄市民記得李佳芬在去年8月17日說的:「外界想盡辦法找各種理由要把韓國瑜困在高雄」,並將之具體實踐。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政客出來混,一切都要還的;韓國瑜現在的處境正是他自作自受,咎由自取,實在怨不了別人。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關鍵字: 韓國瑜 罷韓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