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復出迎戰川普利器-副手牌和搖擺州

韋行之 2020年06月02日 07:00:00

已經閉關兩個多月足不出戶的拜登,在全美領先川普的幅度接近10%。(湯森路透)

源自中國武漢的新冠疫情,迄今在美國已造成170萬人確診,超過10萬人死亡,近4千萬人申請失業救濟。這場打亂11月3日美國總統選舉節奏的疫情,除了對美國民眾的健康和經濟造成嚴重傷害,也衝擊尋求連任的川普(Donald Trump)與篤定代表民主黨參選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的選戰策略。

 

很明顯地,有效防疫、經濟振興以及國家安全,已經成為這場選戰最重要的三大議題。川普具有執政優勢,但他一開始輕忽疫情的態度,讓他付出慘痛代價。根據最新民調,即使受到疫情影響,已經閉關兩個多月足不出戶的拜登,在全美領先川普的幅度接近10%。對川普更大的警訊是,在包括賓州、密西根、威斯康辛以及佛羅里達等四年前擊敗民主黨對手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關鍵「搖擺州」,拜登也些微占優勢。

 

5月25日美國「國殤日」,拜登終於公開復出,第一個行程就是戴著口罩,帶著妻子出席在家鄉德拉瓦州住家附近的威明頓退伍軍人紀念碑獻花致意,這是自3月10日最後公開的初選造勢之後,拜登首次公開露面。這兩個多月來,拜登嚴守醫衛專家建議與政府政策,居家進行視訊與虛擬的選戰活動,包括與幕僚開會、進行募款與接受媒體專訪。

 

不容否認的是,受到疫情牽連以及黨內競爭對手退出戰局,讓拜登提前贏得民主黨初選,但他卻無法一鼓作氣地舉辦全國性的造勢。加上川普作風強勢,掌握話語權,讓個性沈穩、行事低調拜登更像是消失在政壇,三不五時還要被川普用「打瞌睡的喬依」(Sleepy Joe)來消遣。

 

但拜登選在「國殤日」復出,可被視為踏出大選的第一步,可以預期未來幾州將會逐步替選情加溫。畢竟距離11月3日大選僅剩不到5個月,面對如此重大的國家危機,擁有豐富政治資歷、又曾輔佐前總統歐巴馬(Barrack Obama)8年的拜登,理應展現堅定又讓人信任的形象,來對比川普的莽撞、自大與防疫的不力。更何況拜登陣營已經透過媒體操作,暗示將提出一系列有關經濟重建、強化公衛以及氣候變遷的議程,包括上任百日內具體的振興經濟方案,顯示民主黨已經等不及疫情緩和,就必須跟時間賽跑。

 

尋求連任的川普,選情已受到疫情嚴重衝擊。(湯森路透)

 

民調只能用來參考,選票還沒投下去都不算數。四年前的此時,希拉蕊的全國性民調也領先川普,但最後雖贏得較多普選票,卻在美國特殊「勝者全拿」(Winner takes all)的總統「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制度下,以較少的「選舉人團」票,讓川普入主白宮。

 

更何況,拜登並非沒有缺點,甚至他的缺點剛好又是川普最會操作的題材。拜登在黨內屬溫和派、人緣算好、但也因為如此,前女性幕僚指控他曾性騷擾事件如影隨行。儘管已是舊新聞炒作,但拜登卻在一個月後才出面澄清否認。又如,拜登獲得多數非洲裔選民支持,卻在最近專訪失言,說出「選川普的黑人都不是非洲裔」之語。

 

當支持者期待拜登的華麗復出能夠捕獲鎂光燈聚焦,一舉搶回選戰話語的主導權之際,他的表現卻又讓人想起他的性格弱點。此外,兩個月前拜登就公開宣布將找女性副手搭檔,一般預期會在民主提名大會前後宣布。但受到疫情的干預,媒體早就做了好幾輪的猜謎大賽,密西根州州長惠特曼(Gretchen Whitmer)、明尼蘇達州參議員柯拉布喬(Amy Klobuchar)、加州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以及麻塞諸塞州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等人皆被列入名單,但到現在拜登依然不透露風聲。

 

隨著疫情發展,拜登對於副手如何加分的思考,朝向如何能夠增進選民對自身醫院健康保障的方向進行。拜登陣營最近又放出訊息,表示拜登和華倫經常討論相關政策,更不排除接納部分華倫在初選時提出的主張。華倫屬於民主黨內的左派,是進步主張的堅定推動者,包括全民健保、大學生免學費以及公司破產法改革都有其多年的堅持。華倫的支持者也與另一位左派大將桑德斯(Bernie Sanders)有所重疊,果真最後形成「拜華配」,的確可有效吸納華倫與桑德斯的選民群,其中還包括許多年輕選票,補足拜登最弱的一環選票基礎。

 

但除了兩人在重大議題立場上的歧異,如果拜登真的與華倫搭配,前者77歲,後者70歲,不符合世代交替的期待。但有了華倫這位女性副手的加持,除了可以擴大票源,吸收更多自由派選民青睞,更可以化解外界對拜登性騷擾案的殺傷力。兩者之間如何取捨,拜登陣營也正苦心精算。

 

華倫也並排斥接受拜登的邀請,她甚至暗示可以接受優先強化歐巴馬時期通過的健保方案即可,不必一蹴可幾地推動全民健保。至於大學生免學費部分,也可先從中低收入戶著手。

 

另一項「拜華配」的潛在問題在於性格。華倫個性強悍、堅持主張、戰鬥力強,在選戰過程扮演攻擊川普的發動手角色,絕對可以勝任。但未來如何擔任一位較沒有聲音,而且不能搶過總統風頭的副總統,卻容易成為川普陣營見縫插針的標靶。更遑論華倫出身東岸麻塞諸塞州,本即民主黨地盤,從地域的角度來看,並沒有太大的加分效果。

 

對於拜登而言,在選戰時間緊迫的壓力下,必須藉由公開復出,緊鑼密鼓地推出一連串的選戰操作,才能主導議題設訂,搶回川普的話語權,進一步激發選民的投票意願。

 

尤其近來傳出許多陰謀論,包括川普可能以防疫為名,於投票日前一個月在幾個關鍵性的州宣布緊急命令,來技術性地干擾選舉。又如為了化解因疫情導致低投票率,民主黨國會議員也發動提案要增加通訊與提前投票的範圍,川普對此則是嗤之以鼻、不予苟同。由此可見未來幾個月的美國總統選戰將充斥負面競選手段的角力。

 

拜登若想擊敗川普,就必須展現在國家危機時刻的智慧強人領導,凸顯他與川普在防疫與治國上的差異,再透過副手選擇的與在搖擺州的精密選舉操作,確保在既有遊戲規則下,讓民主黨再次入主白宮。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