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若不在香港問題出重手 台灣就危險了

黃樂祈 2020年06月05日 00:01:00

川普宣布的對港政策沒有確實的時間表,有人認為美國就香港問題對華的制裁有機會淪為紙老虎。(湯森路透)

「此地有一股政治力量,狂熱的服膺一個信念,即跟美國不可能永久妥協。」——前駐蘇聯副館長肯楠(George Kennan, 1904-2005)在一九四六年二月二十二日給國務院的長電報有這樣一「小」句。

 

川普制裁中國政策雨點是大是小?

 

香港/台灣時間五月三十日凌晨,不少香港人由早兩時等到接近三時,川普終於在白宮現身。記者會關於制裁中國和香港的重點在此不贅,坊間已有大量媒體作出整合。不過,在這場不設記者提問的記者會中,川普宣布的政策沒有確實的時間表。有評論以為美國就香港問題對華的制裁有機會淪為紙老虎。《路透社》指記者會的內容「雷聲大雨點小」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

 

但事實是否真的這樣簡單?難道說,提出這類意見的人以為,白宮需要在草坪上宣告一系列制裁中國的完整時間表,才算雨點大?正如沒有人會在D日(D-Day)前向德國宣布聯軍會在那日那處發動攻擊,恐怕這類專家忘記了孫子所說的「攻其不備,出其不意」(孫子‧計)。

 

香港問題只是美中角力的一環。川普說的每一個字,還是需要從美國內政以及大選的格局去解讀。上月底,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在紐約舉行了一場視訊會議,其中有學者提到一份報告,內容是指有三分一的美國選民會考慮候選人的外交政策去投票。也就是說,今屆美國大選可能有至少三分一是游離票。

 

美國國會和華府內部鷹派再多,也不可能不考量國內中產和商人利益,畢竟美國人與中國人不同——聞說後者吃一年草也可以。故此,美國的國防和商務各部門內部也好,各部門之間也好,聲音肯定不只一種,必須有時間進行討論和磨合。這類情況在美蘇冷戰和美日貿易戰也出現過,不難理解。美國需要時間整合圍堵中國的政策。正如肯楠向國務院提出圍堵前蘇聯的方針,到時任國務卿採納之,到華府根據這個方針落實不同的計劃,絕非一日之事。此外,大國博弈總需讓大家有轉軚空間。一九六二的古巴危機是一部值得國家政要參考的教科書。美國要觀察北京反應再作細節調整,根本不可能一下子把底牌全部翻出來。

 

因此,沒有時間表不代表美國對華手軟。除非美國打算撤離亞洲,否則她不會不明白香港問題的重要性。一如古巴危機的主角表面上是古巴,實際是一場美蘇角力,同理,香港在地圖上雖然只是一小點,但美國不在實際行動硬起來,必會打擊亞洲盟友對自己的信心。最近有評論把香港和冷戰時的柏林作比較。其實,問題不在於柏林最終是否有部分淪陷,問題在於柏林不能整個淪為蘇聯的殖民地。東柏林的存在或許無可避免,但必須保住西柏林。如果美國在柏林問題上走張伯倫式(Arthur Chamberlain, 1869-1940)的緩靖政策,歐洲對其信心可能會急速下滑。照樣,問題未必在於香港是否會淪為東柏林,而是美國如何向尤其亞洲盟國保證:中國最遠只能走到香港?如果一個社團老大保護不了一個小成員,其他成員對之的信心動搖在所難免。

 

美國須繼續參與亞洲事務,以制衡中國的軍事和經濟力量,否則美國很可能會失去全球領導的地位。(湯森路透)

 

香港問題成為美國印太戰略能否順利開展的要點

 

「下一個被出賣會否是我?」這並非危言聳聽。上世紀中後葉,當美國與中國關係日趨親近,日本就經常陷入這個迷思。最新一期《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 May 30th 2020)亞太區版本封面,一條龍正想把香港吞噬,而旁邊有一點,寫著「台灣」。可以合理的想像,全神貫注在凌晨緊張萬分觀看直播的除了數以十甚至百萬的香港人,想必台灣的蔡英文政府亦十分關注川普的發言。日本、南韓、印度、越南、印尼、新加坡、斯里蘭卡等國,應該也不會把香港問題純粹當作一個特區的未來去理解。「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荀子‧勸學)美國的印太戰略能否順利開展,這幾個月異常關鍵。

 

李光耀在二○○九年訪美時,對時任總統歐巴馬的警告言猶在耳:美國須繼續參與亞洲事務,以制衡中國的軍事和經濟力量,否則美國很可能會失去全球領導的地位。近年修昔底德陷阱作為討論大國之間角力的顯學,其中一個容易被人忽略的要點,在於一個原有的大國保不住自己帝國地位的代價可能會很糟糕。在公,美國不會不懂這個道理。在私,爭取連任的川普亦不會不懂這個道理。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香港《時代論壇》觀點版作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