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韓成功 證明國民黨只靠保守勢力永遠也贏不了

邱師儀 2020年06月06日 22:23:00

對國民黨而言,韓國瑜的挫敗肇因於國民黨的親中路線與長期忽視年輕人對後物質主義的堅持。(蔣銀珊攝)

立法院通過降低罷免通過門檻,從「雙二一」門檻投票率二分之一、同意票過半,改為同意票大於總選舉人的四分之一之後 更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條 (罷免之最低投票人數)罷免案投票結果,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數,且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以上,即為通過。,韓國瑜市長是首位適用該法條的民選首長。據此只要有五十七萬四九九六票罷韓,韓就得下台。平心而論,四分之一的門檻不難達到,但是韓在二零一八年競選市長時當選的票數為八十九萬二五四五票。所以投票前才會有不少人質疑若罷韓成功的票數不到韓當選時的票數,會讓罷免結果淪為「少數推翻多數」。

 

然而,整個罷韓情節並非如此簡單,因為至截稿罷韓票數已經遠超過韓一八年的當選票數,來到九十三萬票,也就是罷免門檻過低的問題已不復在。換個方式形容,如果這次的罷韓是一場新的選舉,一位名叫「罷韓」的候選人,其得票數(九十三萬票)已經超過韓國瑜本人(約八十九萬票),至此罷韓的正當性獲得確立,韓國瑜應該輸得心服口服。此次罷韓成功當然是為台灣民主翻新了一頁,除了有深遠的政治意涵之外,另方面也有後續效應,儘管此效應是好是壞仍難以斷定,以下幾點分析:

 

第一、罷免門檻應該提高。其實罷免制度(recall)在各國並不多見 更多包括的國家包括阿根廷、加拿大幾個省、哥倫比亞、德國巴伐利亞郡、拉脫維亞、紐西蘭、菲律賓、祕魯、瑞士、烏克蘭、英國、美國。,有的話也僅限對於地方首長或民代的罷免,較常見的反而是由國會投票成立的彈劾案(impeachment)。並且罷免的使用通常與民選官員涉及犯罪有關,很多國家罷免的過程也需要法院的調查與審理,例如在英國若議員犯罪確定,10%選民連署即可讓候選人下台並立刻舉辦補選。美國多個州(Alaska, Georgia, Kansas, Minnesota, Montana, Rhode Island, and Washington)的罷免案則需由法院介入決定是否成案?此外,有罷免制度的國家通過罷免的投票率需達合格選民數的四分之一,同時罷免票數要高於當選票數才會生效;委內瑞拉即為一例,二零零四年該國選民對涉嫌選舉舞弊的總統烏戈·查維茲(Hugo Chávez)發動了一次罷免但未成功。

 

整體而言,各國罷免的成功率約低於五成,例如美國各州在二零一一年發動了一百五十件罷免案,當中僅有七十五件成功。也許我國的罷免通過門檻應該提高為與當選票數一樣,這並非剝奪民權,因為不要忘了選舉時有同樣多的選民將票投給被罷免人。而且如果民意反彈真的夠大,被罷免人勢必會遭遇到當選時同樣甚至更多的選票反對,等於選民完全收回對於被罷免人(原當選人)的託付。韓國瑜不就是一例?

 

第二、激起報復政治:過低的罷免門檻不僅可能讓罷免成功的票數高於當選票數,也有可能激起不少的報復政治。儘管罷韓通過的正當性已經確立,但後續應有不少選民開始推動對於其他藍綠民代的罷免案。舉一個例子,二零一七年新北市立委黃國昌因為同婚立場與安定力量不同調,而遭選民提起罷免。如果依修法後的罷免門檻,黃當時同意票達選舉人數的四分之一(六萬三千八百八十八票)即篤定下台,且同意票大於反對票。然而二零一六年黃立委當選票數為八萬票,前者否定後者顯然不合理。換言之,同樣是罷免案,罷昌案若通過會比罷韓案通過更不具正當性,但以現行「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以上即為通過」的條件來看,比當選票數低卻仍通過的罷免票數有可能成為報復政治下的常態。

 

第三、修法反「烙跑」:與其不斷由反對方提出罷免,罷免成功後又有損害當選時支持民意的可能,另方面民選官員受選民所託的確也有做完任期的義務,筆者建議乾脆修法禁止政治人物把低階職位變成高階職位的跳板,選上就老實做完任期,根絕烙跑市長的惡習。

 

在韓市長的部分,他原本當了十幾年的政治邊緣人,二零一八年靠著「百年難得一見的選舉奇才」翻轉高雄,並掀起大規模韓流,救了二零一六年因總統敗選的國民黨士氣。但韓得意忘形,才當市長未滿一年即貪婪跑去選總統,選輸回鍋竟遭罷免成功,又淪為政治邊緣人,一切歸零,令人不勝噓唏。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當初要是不躁進選總統,韜光養晦好好做市長,今日的政治能量絕對不僅於此。而且韓「自由射擊式」的選舉策略到現在也證實是不管用的,除了二零一八年時靠著「一碗滷肉飯、一瓶礦泉水」的口號,外加彷彿點破國王新衣假象的小男孩說「高雄又老又窮」,當時這些打法令人耳目一新之外,到了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時的「民調蓋牌」,再到現在罷韓「要韓粉都不要去投票」,這些策略實在都讓人摸不著頭緒。

 

韓國瑜得意忘形,才當市長未滿一年即貪婪跑去選總統,選輸回鍋竟遭罷免成功,又淪為政治邊緣人,一切歸零,令人不勝噓唏。(張哲偉攝)

 

當時蓋牌也許達到混淆選民觀感的效果,讓選民感覺不太到韓國瑜大幅落後蔡英文的劣勢,但也因為瘋狂的韓粉造勢反而激起了海量的年輕人返鄉投票。這一次的罷韓行動也一樣,韓市府從頭到尾低調、低調再低調,韓本人幾次根本也稱不上道歉的視訊「溫情喊話」,實在很難讓高雄人感受到韓國瑜認錯了!韓應該在總統落選第一時間就跟高雄市民再三鞠躬認錯,打拼市政做出成績的同時,也讓韓粉知道他必須要回高雄好好彌補。並且鞏固舊雨吸收新知,勇敢面對高雄市議會對他的監督。韓要是能一方面誠懇認錯,二方面繼續擴大基層支持者而不限於原韓粉,讓他們都在罷免日出來投票,今天的結果可能就會不一樣。韓市長今天淪落至此,據悉市長夫人的主導性強是最大因素,從政者最怕另一半指指點點,陳水扁如此,柯文哲如此,韓市長是否如此他自己心裡應該最清楚?

 

更深層來說,對國民黨而言,韓的挫敗肇因於國民黨的親中路線與長期忽視年輕人對後物質主義的堅持,時代一直在變,年輕選民也不會一直年輕,這些選民將來有一日都會成家立業與步入中年,國民黨也不用期待他們會因為變老而變保守,因為新的社會價值已然形成(民主、人權、反共),這些價值逐漸取代戰後嬰兒潮的價值成為主流,已經回不去了!

 

縱使時下年輕人對於民進黨很縱容,但其實有更多年輕人希望能趕快找到一個像樣的、可以跟他們一起監督民進黨的反對黨,國民黨過去在吳敦義麾下根本不會是年輕人的選項,江啟臣選上黨主席本來是一個全新的機會,但國民黨的改革目前還在緩慢、混亂地鴨子划水當中,外界感受很有限。現在罷韓通過,接下來國民黨改革委員會要端出什麼菜,各界都在看?罷韓通過已經可以看做是江主席上任不久的第一份成績單,如果韓心有不甘,到最後不管三七廿一帶領韓粉反攻黨中央,向江逼宮,甚至直接宣布要競選明年黨主席,國民黨民粹化與反動化一定會加劇,後果將不堪設想。江主席如果再不從一次又一次敗選的椎心之痛中覺醒,排除萬難「硬起來」推動各項貼近台灣主流民意的改革,並且勇於對抗中常會反動勢力甚至瓦解他們,則時間是不等人的。台灣藍綠板塊的重組腳步也已經越來越快,幾年下來事實已經證明,國民黨只靠保守勢力在單一選區之下是贏不了的。

 

※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關鍵字: 罷韓 國民黨 江啟臣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