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暖戰》:王偉駕駛殲8「魯莽」之舉、嚇壞美軍偵察機成員

麥克‧法貝 2020年06月24日 20:32:00

被美軍拍下跟監的解放軍殲8戰機。(圖片取自美國國防部)

 

 

這當然不是一場熱戰。

 

美中雙方的軍隊並沒有對彼此發射飛彈、魚雷或是艦砲,雖然只要有一點點計算或判對錯誤,就很容易演變成這樣的局面。

 

這也不像美蘇那種冷戰,中共領導人並沒有拿起鞋子在桌上敲、威脅著要埋葬我們;而美國的領袖也沒有把中國稱作是「邪惡帝國」。

 

 

文章摘錄

 

美國海軍第一次實際感受到中共未來潛在的威脅,是在第二個千禧年結束之後不久。諷刺的是,這個威脅不是來自海上,而是來自空中。

 

時間是二○○一年愚人節,週日,早上九時許,美國海軍的EP-3E白羊座II 式飛機正獨自飛翔在南海上空。對機上的二十四名機組員(八名軍官和十六名士官兵)而言,這一天已經很漫長了,但還沒結束。

 

他們起床的時間是軍隊裡稱為「凌晨時分」的清晨黑暗時刻,而在例行性的飛行前簡報與系統檢查後,他們便從沖繩的嘉手納基地起飛,出發執行長達兩千四百哩的來回飛行。

 

在喝了好幾杯強烈黑咖啡、窺探了幾個小時之後,他們準備要打道回府了。這架飛機本身是改良版的老式P-3獵戶座反潛巡邏機。當EP-3E忙著當間諜的時候,每個人,包括被窺探的人,都知道它在這裡。

 

現役美軍EP-3E白羊I/II型偵察機。(圖片取自美國海軍)

 

這架飛機很大,大概和波音七三七型客機差不多—全長約一百呎,翼展也差不多一百呎,機尾大約有三層樓高。這架飛機沒有武裝,動力由四具渦輪螺旋槳發動機提供,而且相對而言飛得又低又慢。

 

這架飛機在執行任務時的空速只有時速兩百哩左右,而標準的任務高度則是兩萬兩千呎。如果這樣還不足於容易發現的話,EP-3E的機身外還有許多天線與電子莢艙,會產生明顯且不可能誤認的雷達回波。敵軍的雷達操作員必須面朝下趴在儀器上睡覺,才可能會沒發現這架飛機。

 

二○○一年四月一日這一天,就在EP-3E從海南島東南方約七十哩處飛過時,中共受到的刺激可大了。

 

這架EP-3E機上沒有人真的認為,自己會被中共的攔截機擊落。但他們也都知道空中的情勢正在越演越烈。自一九九五與九六年的臺海危機之後,中共就一直在壯大軍力,特別是海軍,而美國也相對地對監視中共的資源與能力更感興趣。現在美國海軍與空軍像奧斯本的EP-3E這種情報偵搜機,每週都要飛四到五趟前往中國外海的任務,且常常都會遭到中共戰鬥機的攔截。

 

巡航南海海域的尼米茲號航空母艦。(圖片取自美軍DVIDS系統)

 

美國的情報任務遭到攔截不是什麼大事;美國自己在可能有敵意的飛機靠近其空域時,也會派出戰機攔截。但這種事是有國際規則的。

 

一般公認的作法,是攔截機要保持安全距離—至少五百呎以上,足以讓目標機的飛行員知道攔截機出現了,要是目標機想玩什麼花樣,攔截機是隨時做好準備了,但又不會近到足以干擾目標機的飛行。

 

如果中國軍機這樣做、如果他們照規矩來,這樣就沒問題了。

 

但在過去的幾個月來,解放軍的戰機飛行員並沒有照規矩來。他們靠得很近,非常近。在一週前的另一次任務中,兩架解放軍的殲8 II型戰鬥機才攔截過奧斯本的飛機,並待在飛機側面與後面只有五十呎遠的地方。

 

在其他美國的偵察任務中,中共的飛行員甚至還靠得更近。過去四個月,中國外海由解放軍戰鬥機執行的近五十次攔截中,中共飛行員有六次接近到美機的三十呎內,更有兩次距離不到十呎。只有十呎耶!

 

中美撞機後從海南回國的美軍EP-3E偵察機組員。(圖片取自美國國防部)

 

因此,當奧斯本上尉和EP-3E的機組員看到兩架掛著空對空飛彈的中共殲8 II從海南島方向朝他們快速逼近時,實在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期待會遇到什麼狀況。兩架戰鬥機從EP-3E的右邊通過,然後又折返回來,並在EP-3E的左邊就定位,這時距離還不算太近,一直保持在美機與海南島之間。EP-3E目前以自動駕駛儀飛行,以約略超過兩百哩的時速平直飛行。

 

殲8 II在西方的代號是「長鬚鯨」,這是一種雙發動機的單座戰鬥機,設計於一九六○年代,並在九○年代中期接受過升級。其機翼小而後掠,看起來有點像越戰時期的美國F-4幽靈式戰鬥機。

 

殲8 II的極速有二點二馬赫,而失速速度只比EP-3E的巡航速度每小時兩百哩再低一點,這麼快的戰鬥機要待在緩慢的EP-3E旁邊並不容易。

 

中共飛行員必須放下襟翼,稍微抬起機頭,以便製造些許阻力,但又不會多到造成失速。這樣的飛行方式對飛行員的技術要求很高,有點像騎著腳踏車與一個走路的人並肩前進;如果不持續調整,就會摔機。

 

其中一架戰鬥機—機身號碼81192—開始靠得更近、然後又更近。有幾位機組員開始從機尾的舷窗看著這個人,並透過機上通訊報告。

 

「喂,他就在我們主翼外面……他很近,我沒看過這麼近的……天啊,他又要靠更近了!」

 

這位中共飛行員叫王偉少校,當時三十二歲,是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有十四年經驗的老兵,駐在海南島的陵水機場。就算以戰鬥機飛行員的標準而言,他也是個特技玩家、冒險家,總是在逼著操作包絡線的極限。

 

舉例來說,在幾個月前一次攔截EP-3E的行動中,王少校將戰鬥機飛到了離美機不到十呎遠的地方,然後舉起一張寫有自己電子郵件地址的紙。這件事被一位美國機組員拍了下來;美國海軍就是這樣知道他的姓名的。

 

他們一直希望這架殲8 II的飛行員和他那架一直待在旁邊的僚機能趕快離開、返回基地。但他們不願意。王少校又駕著長鬚鯨式第三度靠近,這次就在EP-3E的左翼下方;他可能打算給美機一個鈍擊吧。

 

但他沒有成功。在他通過EP-3E主翼下方時,長鬚鯨突然爬升,EP-3E長十三呎的左翼外側螺旋槳便像電鋸一樣砍入戰鬥機的機身,將戰鬥機切成兩半。對雙方而言,這樣的碰撞都造成災難性的後果。這一撞將EP-3E的左側外螺旋槳葉片尖端全部扯斷,長鬚鯨的機鼻則向右偏,撞掉了EP-3E機首的玻璃纖維雷達罩兼鼻錐。

 

 

殲8 II的前半段直直衝向海中,後面還拖著火焰。奧斯本覺得他看到飛行員跳傘,可是殲8 II的駕駛艙已經壓毀,王少校大概也已經死了;後來的搜救也找不到他的遺體。同時,飛散的碎片也損傷了EP-3E的左邊內側螺旋槳,並產生許多更小的破片噴入機內。

 

EP-3E馬上向左滾轉,傾斜一百三十度、也就是幾乎上下顛倒,然後開始以陡峭的角度衝向下方的大海。失去鼻錐造成機艙失壓,強風以數百哩時速從破洞處灌入機內。奧斯本動用全身的力量保持操縱桿的水平,並將右方向舵踩到底,但飛機已經失控。

 

這時他心裡想的是:「這個王八蛋就這樣把我們都害死了。」

 

 

《上報》與燎原出版合作,藉由摘錄部份文字的方式,帶著大家一同回溯、這場不熱也不冷的兩強對峙,究竟是如何發展到今日局面。

 

軍事記者出身的作者法貝,並沒有套用常見的社會科學理論,反倒是藉由許多新聞事件與自己的採訪經歷,帶著讀者們一起剖析、美中兩強之間的差異與矛盾所在。

 

雖然書本涉及的年代不長,但法貝透過展示親身採訪,同時不帶有渲染和既定立場的方式,清楚地指出中國在太平洋和南海的野心和戰略,同時也點出美軍的盲點與侷限,讓讀者們能自行研判和思考,未來20、30甚至50年的亞太局勢,將會走往哪個方向。

 

(燎原出版提供)

 

書籍資訊

 

書名:美中暖戰:兩強競逐太平洋控制權的現在進行式

原名:Crashback:The Power Clash Between the U.S. and China in Pacific

作者:麥克‧法貝(Michael Fabey)

譯者:常靖

出版社:燎原出版

ISBN:9789869838245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