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城市的死亡訂做了一套特別方法

沈榮欽 2020年07月03日 00:00:00

共產黨說香港將與大灣區一起繁榮,但是有的時候,城市的心一旦死去,那個城市也隨之告別了。(湯森路透)

城市有幾種不同的死法?你一輩子見過幾次城市在你面前死去?

 

西元1000年的西歐屬於落後地區,當時歐洲有四個人口超過四萬人的大城市,都不在西歐,而是在像是威尼斯、雷根斯堡等地。另外還有四個穆斯林統治的地中海沿岸城市,人口也超過四萬人,像是巴勒摩與格拉那達等。

 

從1000年到1500年,大城市逐漸北移倒像是安特衛普或是熱那亞,往倫巴底核心地帶移動。到了1800年,西歐已經是世界上最繁榮的地區,巴黎與倫敦成為超越50萬人的大城市。

 

而那些曾經在西元1000年左右繁榮的城市,有些就逐漸沒落了。影響城市興衰的不僅是經濟力量,還有帝國統治的需要。

 

工業革命之後,經濟成長終於有了意義,成為城市最重要的主導力量。無論是日本人、美國人,乃至後來的中國人,幾乎世界上所有國家的人,在高速經濟成長時,都會由鄉村往城市移動,是謂大遷徙。

 

隨著經濟成長,美國城市之間的貧富差距以每年2%的速度接近,但是到了1980年代起,城鄉差距開始擴大,小鎮開始沒落,去工業化之後,鐵鏽區以及其他地方的小城市開始衰退,酗酒與吸毒大量增加。

 

在二十一世紀的2020年7月1日,我們見證一種新的城市死亡方式。

 

帝國撕毀五十年不變的國際條約,獨裁者通過的《國安法》被強行施行於海港城市。外國人連乘坐香港飛機都可能被逮補,有些依賴帝國的銀行家與商人依舊保持微笑,但這微笑的保存期限只到美國施行經濟制裁的那一天為止。

 

哈佛的Edward Glaeser曾經認為大城市不會真正死去,同樣的工作移到人口加倍的城市去做,平均工資可以增加10%。美國有96%的創新來自都會地區,其中紐約、洛杉磯、波士頓、舊金山四大城就佔了45%。大都會將永垂不朽。

 

但是中國共產黨無疑為香港的死亡訂做了一套特別的方法,他們專門訂製了國安法,先是鎮壓異議份子,然是逮補外國人,之後將面對美國的制裁,然後是資金的外流,人才的出走,與創新的枯竭,然後城市就慢慢一點一點的死去。

 

共產黨說香港將與大灣區一起繁榮,但是有的時候,城市的心一旦死去,那個城市也隨之告別了,無論有多少燈紅酒綠、高樓大廈,這座城市的靈魂正在逐漸死去,所謂的《國安法》只是香港墓誌銘的別稱,要等到共產黨不再統治中國,香港才有重生的一天。(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

 

※作者為加拿大約克大學教授、本報專欄作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