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太平洋上載浮載沉的青天白日

稻田游客 2020年08月08日 07:00:00

蔡政府執政期間斷了五個邦交國,即是各國實踐現實外交思維最佳的見證。(攝影:蔣銀珊)

中共喜歡大撒幣,透過大型建設與投資等低效益噱頭來收買島國政要。中華民國透過對友邦人民援助,幫助解決社會基層問題來累積當地居民對我好感。中共的援助係由上而下,而我們則是從下往上。失去太平洋的友邦,除了讓我們的聲音更難被國際聽見之外,我們龐大的漁業也會遭受重大打擊。

 

中華民國外交上的變化是用來評鑑兩岸關係好壞最有指標性的層面,故我國外交人員也通常站在兩岸關係衝擊的第一線。然而,在我國邦交逐漸萎縮之下,每當斷交發生後,邦交無用論就一次次的被重提,認為當中華民國的國際人格在因失去所有邦交國被消滅之後,我國就可趁機以台灣為名,繼承中華民國,重啟外交,重返國際。姑且先別談現在的中華民國或未來一個零邦交的台灣共和國想要進入任何國際組織的難度,本文這此要與各位讀者思考當我們失去個別國家所賦予的特別利益,或是排除參與制定地區秩序的資格,對我們的實際衝擊為何?我們要如何反制?

 

以台灣漁業凸顯邦交重要性

 

台灣是一個隱性的漁業大國,根據中太平洋漁業委員會2016年的數據,台灣在中西太平洋地區擁有1,658艘的遠洋作業船,遠遠超過排名第二的日本(827艘)與大陸(615艘)。擁有如此巨大漁業產能的台灣,有時候也會面臨其他國家對我國在此地區的漁業活動進行挑戰與限制的行為。

 

舉2005年取自環境資訊中心的報導為例,當時日本在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12月的年會上提案制裁台灣,但是因為身為會員國,也每年繳交近1000萬美金的入漁費,進而受大多數會員國的支持,得以避免制裁。設想未來當我國因為中共的極限施壓,或是奪取上述委員會中我全部的邦交國會員,把台灣排除在外,將會對我國漁業造成巨大的損失。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是一個對我漁業極為重要的國際組織,負責協調各式漁纇捕撈配額,制定捕魚設備與操作規章與海洋生態的維護。

 

目前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有26個正式成員國,其中包括我國現存的4國友邦分別為馬紹爾群島,諾魯,帛琉與吐瓦魯。根據該委員會公約,此委員會決策過程通常採共識決,但是公約也提到如要通過重要決議時需要在場全體26國中的四分之三同意,並且在這四分之三同意成員中也必須包括南太平洋漁業論壇的7個會員國(我國友邦佔3國)中四分之三的同意。屏除其他剩下的22個非邦交國,畢竟他們在無邦交的基礎上並沒有絕對支持我國的立場。我國目前在南太平洋漁業論壇的友邦數量足以保證在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對我不友善之提案無法通過。但假如失去了全部或是至少一個成員友邦,我國將無法保證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不會通過對我不友善的決議或甚至對我不利的委員會章程的修改提案。

 

縱然我國遠洋漁業實力傲視全球,但是這也不足以斷定對我至關重要的各地區漁業組織與個別會員國不會屈服於國際政經現實。蔡政府執政的這四年間斷了五個邦交國即是各國實踐現實外交思維最佳的見證。

 

解析中共如何掠奪我邦交國

 

在解釋了我國失去對個別國家或是國際地區性組織話語權的一些實質衝擊後,現在我們來討論中共如何掠奪對我關重要的太平洋邦交國。中共除了以一帶一路作為帶來整體經濟發展的誘因之外,也把資金投入在對當地政治人物有利,或是極具宣傳性質的大型公共建設項目。北京貸款給了太平洋島國萬那杜將近八千萬美金用於杜露甘維爾碼頭(Luganville wharf)的升級工程與建造了價值兩千八百萬美金的國家會議中心,但是這些大型建築在此後都被批評沒被有效地運用。北京亦在所羅門群島援助了一百萬美金於首都莫斯比港(Port Moresby)興建專門醫治瘧疾的醫院,但是此醫院的地點卻距離索國有嚴重瘧疾的地區相距甚遠。北京去年承諾贈款給吉里巴斯購買民航機與商用渡輪,這項捐款被我外交部視為吉國與我斷交的主要原因。

 

於此相比,中華民國對太平洋友邦的援助以人民為導向,例如贊助一千六百美金給帛琉的棒球隊去關島比賽,補助二十萬美金讓馬紹爾群島購買船隻支援離島交通,或者在諾魯花費三十萬美金鋪設太陽能路燈系統。從此一窺可知雙方在銀彈上的懸殊比較。中共由於有龐大的外援資金與缺乏透明度,是可以以不計效益方式設計外援專案。我國除了資金不多之外,身為民主國家,外援預算上的有效運用亦會被民意代表嚴謹把關,因此質量並重。

 

我國可能因應之道

 

俗話說得民心者得天下,在民主體制之下更甚如此。但是在極低投票率的民主體制下卻不儘所然,中共可能在意識到某些島國民主機制不健全的情況之下,只要以大型投資工程來維持政治菁英階層的支持,就可以輕鬆來換取其對北京的忠誠。

 

反觀我國外援,始終把友邦國家的國民放在第一位,國合會,外交部,與各有關政府無不盡心盡力在提升太平洋島民們的生活品質,與對抗極端氣候的能力。所以我國與中共在太平洋外援的最大差別在於一個取悅政治菁英階層,一個爭取民眾發自內心的感謝。

 

如何把民眾對於台灣的感激之情轉化為當地民主體制的選票也許是我國在與當前中共惡交環境下鞏固邦交的一種作為,如同於美國與聯合國相關組織在世界各地協助完善民主機制般,台灣也可以投入資源幫助原本投票率低的邦交國或是非邦交國,以鞏固民主機制來讓支持我國的友邦民眾更有機會把對台灣的支持帶進各國的國會殿堂。

 

※作者為中國國民黨革實院171期實習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