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白俄羅斯啟示-老想靠別人「讓利」是不切實際

藍弋丰 2020年08月14日 07:00:00

「歐洲最後獨裁者」盧卡申科的例子說明了若國家本身生產力停擺,卻老想著靠誰讓利,就是不切實際的想法。(湯森路透)

在亞太地區,黎智英遭依香港國安法逮捕,成為全球民主自由國家與人權人士嚴重關切的焦點,在地球的另一邊,人權人士關注的焦點則是白俄羅斯。過去白俄羅斯鮮少成為新聞話題,大概只有2011年獨裁者強人盧卡申科宣布白俄羅斯美女是國家戰略資源要限制出境的時候,如今,歐美紛紛關切大選結果可疑、過程違反人權,讓盧卡申科成為國際焦點。

 

盧卡申科的一生歷程其實還蠻勵志,他出身在白俄羅斯北部人口密度最低的維捷布斯克州的一個小鎮,從小就沒有父親,盧卡申科這個姓氏,是媽媽家的姓,而媽媽只是個擠牛奶女工,未婚生子,從小他因為出身單親家庭,受盡欺凌嘲笑。盧卡申科就讀農學院畢業後,1975年進入邊界衛隊擔任政治委員,之後進入蘇聯紅軍與蘇聯共青團,先是在摩托化步兵單位,之後改到戰車單位,軍事生涯佔了他4年的時光。

 

1979年他加入蘇共,離開軍職,1982年成為集體農場的副主席,1985年升職到成為國家農場的主管,緊接著天翻地覆的變動來臨,1990年7月白俄羅斯提出獨立宣言,至1991年8月正式獨立,在這個蘇聯瓦解的時刻,盧卡申科選上白俄羅斯最高議會議員,蘇聯瓦解後,盧卡申科因為反貪腐的聲望,於1993年擔任白俄羅斯議會反貪腐委員會主席,控告70人,包括最高蘇維埃主席與總理,挾著挑戰當權者的民粹力量,盧卡申科在1994年的大選中,以第一輪得票45.8%,第二輪得票80.6%,輕鬆擊敗對手,當上了白俄羅斯首任民選領袖。

 

很不幸的,白俄羅斯曇花一現的民主很快變質,西方觀察員認為,僅有1994年的選舉是公平公正公開的,自此以後,盧卡申科每次選舉都在第一輪固定拿到8成上下選票「壓倒性當選」,包含這次選舉在內也是,但選民與西方國家都懷疑投票結果的真實度。

 

1994年盧卡申科一選上,1995年先推動公投修憲,公投議題是:提升俄語地位為國家語言、與俄羅斯經濟整合、更改國旗國徽,以及最重要的,給予總統解散國會權力。國會當然反對,發起絕食抗議,但盧卡申科不管國會意見照樣進行,並直接把絕食議員拖走,公投結果是全數以8成上下通過,國會則於1996年對盧卡申科發起彈劾。

 

歐洲最後獨裁者

 

盧卡申科的回應是於1996年再度發起公投,跟國會一較高下,公投議題為:更改國慶日(通過)、是否同意盧卡申科擴大總統權力的修憲(通過)、是否同意土地自由買賣(遭否決)、是否同意廢除死刑(遭否決)、是否同意最高蘇維埃提出的修憲(遭否決)、是否同意地區選舉(遭否決)、是否同意全數國家開支都必須列入國家預算(遭否決)。其結果是,盧卡申科支持的項目都以高票通過,盧卡申科反對的項目,都以高票否決。

 

西方觀察員認為此次公投違反民主標準,但接下來盧卡申科就以公投結果為基礎,解散蘇維埃成立了新的國會,當然新國會之中只有支持盧卡申科的議員,許多見風轉舵的議員也撤回了對盧卡申科的彈劾案簽署。此時盧卡申科已經完全掌握政治權力。

 

由於俄羅斯央行在1998年停止白俄羅斯盧布交易,導致白俄羅斯盧布大跌,盧卡申科進一步擴權,接管白俄羅斯中央銀行,此後徹底掌握國家的貨幣與經濟。但是這沒有改善白俄羅斯盧布的地位,2000年時被迫發行新盧布,以一比一千兌換舊盧布,2016年時再發行第二版新盧布,以一比一萬兌換第一版新盧布,由於最初白俄羅斯盧布就是以一比十來兌換蘇聯盧布,從蘇聯盧布到2016年版新白俄羅斯盧布,總共拿掉了8個零。

 

盧卡申科執政初期,一方面由於對西方批評他不民主相當反感,一方面認為經濟靠俄,因此以完全親俄為國策,不僅提升俄語地位,努力要與俄羅斯整合,更處處反西方,1998年以整建搬遷為藉口,驅離使館區外交使節,引起歐美嚴重抗議,並對盧卡申科及白俄羅斯官員施以旅遊禁令制裁,1989年科索沃戰爭發生時,竟然提議南斯拉夫與俄羅斯、白俄羅斯組成聯邦。

 

盧卡申科的整個國家經濟結構思維完全是蘇聯時代的大政府控制思想,認為民營企業是「水蛭」,在他的統治下,白俄羅斯7成經濟與三分之二的就業都來自於國營企業,國營企業效率低落,在政府貸款與補貼下才能營運,導致國家生產力無法提升,並造成國家財政及貨幣問題,另一方面,國營企業都承繼自蘇聯時代,於是整個白俄羅斯經濟體只能繼續與俄羅斯掛勾。

 

靠讓利維繫忠誠

 

俄羅斯也樂於靠讓利來維繫這個小老弟的忠誠,白俄羅斯無效的經濟體,靠著俄羅斯石油「輸血」:俄羅斯壓低價格賣給白俄羅斯原油與天然氣,白俄羅斯煉油後或直接轉口賣給西方,靠這樣的差價獲利,竟然有時高達白俄羅斯GDP的1成之高,另一方面,白俄羅斯的農產品與工業產品,也大多往俄羅斯銷售,在2012年,白俄羅斯對俄羅斯貿易依存度高達45%。

 

其結果是,雖然白俄羅斯沒有實施俄羅斯的「震盪療法」,盧卡申科自認是「穩定」,實際上經濟卻還是隨之起伏,自1992年以來俄羅斯經濟大震盪,白俄羅斯經濟也跟著跌跤,1999年以後俄羅斯經濟復甦快速成長,白俄羅斯就跟著成長,但2008年之後俄羅斯經濟進入平原期上下震盪,白俄羅斯也一樣跟著停止成長。

 

緊跟著普丁老大哥,讓盧卡申科享受到2000年到2008年的經濟高成長,擺脫了1999年之前物價3倍增的惡夢,迎來在讓利下經濟成長率最高竟然可達10%的高成長時代,白俄羅斯人民平均薪資,從1999年的50美元,到2010年十倍增至500美元,這是盧卡申科津津樂道的成就,每次選舉都吹噓「人人500美元」的政績,但對白俄羅斯人民來說,問題是:從此以後就停留在500美元,再也沒提高過。

 

高成長成績是靠俄羅斯讓利出來的,並非白俄羅斯本身生產力有所提升,因此當平均薪資提升到500美元,反而立即造成2011年發生經濟危機,白俄羅斯是匯率管制國,原本於俄羅斯盧布聯繫,2008年以後改與美元聯繫匯率,當人民手上貨幣增加,立刻就想把白俄羅斯盧布換為美元或是至少是俄羅斯盧布,結果白俄羅斯央行頃刻流失10億美元外匯存底,很快央行宣布停止支援銀行外匯兌換,各銀行的外匯立即流乾,而黑市的白俄羅斯盧布匯率大跌至官方價格的三分之一。

 

最終白俄羅斯央行只好屈服,引進浮動匯率,匯率很快往黑市匯率看齊,導致通貨膨脹率在2011年高達108.7%,拆款利率一度高達45%,平均薪資從530美元跌至330美元,雖然稍後有所恢復。自此,白俄羅斯人民開始覺得受夠了,2010年大選出現萬人反對運動抗爭,不過,盧卡申科依然高票當選,他還聲稱本來得票超過9成,是他自己要求政府把宣布得票率降到8成。

 

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讓盧卡申科心生警惕,擔憂普丁的侵略也會降臨到自己頭上。(湯森路透)

 

不惜與老大哥撕破臉

 

但是靠俄羅斯讓利的老辦法再也玩不轉了,2014年盧卡申科與俄羅斯、哈薩克共同主導提出歐亞經濟聯盟,想更進一步與俄羅斯緊密結合,但是2014年以後油價崩跌,俄羅斯自身難保,更別說讓利,於是白俄羅斯經濟也就完全停滯,甚至倒退,2012年時,白俄羅斯人的薪資購買力約為波蘭人的73%,到2020年,降至只有60%,白俄羅斯人民認為這是個空轉、倒退、絕望的國家,只能用腳投票,大量出國尋求機會,使得人口減少8%。

 

另一方面,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也讓盧卡申科心生警惕,擔憂普丁的侵略也會降臨到自己頭上。

 

於是2020年大選出現了許多前所未見的情況,並非西方指責的打壓反對黨、逮捕反對運動領袖──那是司空見慣──而是一向「舔俄」的盧卡申科,竟然打出了抗俄維護白俄羅斯主權的民族主義牌,不惜與老大哥普丁撕破臉,否決兩國經濟整合──那可是他早年拿來公投的政見──導致普丁一怒之下檢討石油天然氣讓利,使得白俄羅斯預算出現7億美元缺口,盧卡申科也在所不惜。

 

相對的,盧卡申科向美國示好,2020年2月迎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問,這是1994年以來首度有美國國務卿訪問白俄羅斯。

 

選前,盧卡申科甚至故意逮捕30名俄籍傭兵,藉以指控俄羅斯試圖干預大選,把反對黨領袖打為俄羅斯的走狗。

 

但不論如何,盧卡申科反正都會以8成的高票當選,歐美國家對他進行嚴詞譴責,對他來說不痛不癢,唯一的問題是:沒有俄羅斯可靠,現在到底要靠誰?盧卡申科想從俄國的衛星國,稍稍遠離,在歐俄矛盾中找到新的空間,問題是:歐美會領情嗎?

 

更根本的問題在於,就算歐洲領情,盧卡申科也很難再靠讓利推動經濟,前次靠俄已經失敗,這次即使歐美願意買單,也仍然只會再失敗,根本上國家本身的生產力停擺,老是想著靠誰讓利,就是不切實際的想法,但盧卡申科沉迷於蘇聯式的國家掌握所有大企業,卻不知道這就是所有問題的源頭。

 

「我當總統的整個任內,都百思不解:為何人人都把國營企業視為眼中釘?」這位「歐洲最後獨裁者」,原本從單親家庭出身、集體農場主管,一路奮鬥到能當上總統,本來會是白俄羅斯開國傳奇故事,日後卻非常可能以人人喊打為最終結局,就只是因為參不透這句話。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