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戴耀廷提「拉撒路計劃」 欲加其罪何患無詞

侯鎮安 2020年08月25日 07:00:00

戴耀廷先生倡議的「拉撒路計劃」,即是呼籲香港「公民社會」發起一次「全港性」的商討程序。(湯森路透)

2020年8月20日,「佔中三子」之一的戴耀廷先生,於「明報」發表《死亡之覺悟-重生的盼望》一文,筆者細閱後,未有發現任何違反《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地方;而他在文中呼籲、倡議和推動的「拉撒路計劃」,筆者暫時也找不到任何有違《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地方。然而,欲加之罪,何患無詞!還記得我們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的《零八憲章》嗎?惟有祝願戴耀廷先生,不會步劉曉波先生的後塵,被逼害到死於獄中啦!希望!

 

戴耀廷先生,在《死亡之覺悟-重生的盼望》一文中,倡議的「拉撒路計劃」,即是呼籲香港「公民社會」,發起一次「全港性」的商討程序,在香港各個社區及群體,讓來自不同背景的市民,共同想像香港未來。

 

筆者不反對,但看到「拉撒路計劃」有明顯的缺陷、不足和限制。

 

首先,今日香港嚴重分裂成黃藍之爭,黃佔五成半,藍佔四成半;五成半是守護香港和力爭民主的「和理非」、黃絲和「反對派」的支持者;其餘四成半是放棄民主、盲撐政府和盲撐中共的「盲目愛國者」、藍絲和「建制派」的支持者。

 

「拉撒路計劃」怎樣才可以做到真正「全港性」呢?怎樣呼籲「建制派」的支持者都參與「拉撒路計劃」呢?戴耀廷先生未有交代,如果只有「反對派」的支持者參與,到時「共同想像」得出來的「香港未來」,恐怕最多只能代表五成半香港人的意願,怎樣說服其餘的四成半香港人是真正「全港性」呢?戴耀廷先生也未有交代!

 

第二,就算只有黃絲參與,也未必能夠輕易達成共識,未必能夠「共同想像」成功,因為「反對派」的政治光譜實在太闊、太多樣化。單看最近「臨時立法會」是否總辭的爭議,已經是嚴重分歧;更何況要談「香港未來」這個海闊天空的願景,又怎能不各持己見呢?相信要達成共識,「共同想像」成功,只會是 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的任務)!

 

第三,「香港未來」是否不設任何限制呢?戴耀廷先生在文中沒有提及,是否包括:完全自治、獨立(聯合國承認)、半獨立(聯合國不承認,像台灣)、自決和公投等項目呢?如果是,又會否違反《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呢?如果「中央駐港國家安全公署」要求「拉撒路計劃」澄清,怎麼辦?如果「律政司」和警方的「國家安全處」都要求「拉撒路計劃」澄清,怎麼辦?

 

第四,筆者認為,現時最重要的,是如何說服藍絲轉黃,因為黃絲現時只有五成半,而且在持續遞減中,如果坐視不理,當黃絲減到不足五成時,就會連僅有的議價空間都蕩然無存,到時怎麼辦?雖然「拉撒路計劃」不能說服藍絲轉黃,但也沒有妨礙說服藍絲轉黃,也沒有妨礙「和理非」守護香港、守護民主;所以,筆者不反對「拉撒路計劃」,雖然審慎樂觀,但也樂見其成!

 

最後,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筆者相信,「中央駐港國家安全公署」、「律政司」和警方的「國家安全處」,也定必會密切監視著「拉撒路計劃」的進行,足以令「拉撒路計劃」的成效大打折扣,甚至會拉人兼封艇!雖然如此,但筆者也希望戴耀廷先生能夠堅持理想,無畏無懼;像黎智英先生,煮到來就食;像劉曉波先生,至死不渝。可以嗎?謝謝!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選民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