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愛拜登 兩害相權一廂情願

顏純鈎 2020年09月05日 07:00:00

八月底,拜登競選團隊發言人,直接將中共處理新疆問題定義為「種族滅絕」。(湯森路透)

美總統大選如火如荼之際,中共的傾向性非常明顯。在大陸,支持川普被禁聲,支持拜登則放行。川普因此將自己命名為「美國川普」,將拜登命名為「中國拜登」。

 

拜登是否屬於中共,此事只有拜登自己知道。比起川普的窮追猛打手段狠毒,拜登至少還留有餘地,猶抱琵琶半遮臉。但拜登怯於美國強大民意,也不能對中共太過手軟。

 

就在八月底,拜登競選團隊發言人,直接將中共處理新疆問題定義為「種族滅絕」。川普想做而還沒有做的事,給拜登捷足先登,川普一定後悔不已。

 

「種族滅絕」不是一般的罪名,是極之嚴重的指控。當代世界歷史上,被指控種族滅絕的政權寥寥可數,其中包括納粹德國迫害猶太人:前波士尼亞塞族指揮官穆拉迪奇被國際戰犯法庭裁定「種族滅絕」罪名成立,判終身監禁:近年緬甸政府迫害羅興亞人,也被國際社會目為「種族滅絕」之舉:此外,當然還有伊拉克獨裁者侯塞因對庫德族的大屠殺。拜登對中共的指控,日後當然還要經過搜證審訊等階段,不過此議一出,中共即站在人類道德法庭的被告席上,卻是逃脫不了的。

 

將中共的新疆政策定義為「種族滅絕」,這在中美關係上是一個劃時代的事件,也就是說,中共不只是美國的敵人,更是人類的共同敵人(陳光誠在川普競選集會上發言,也用這個說法)。中共不但在新疆大建集中營,對維吾爾族人民進行集體迫害,而且在語言文字﹑生活習俗上,都全面剝奪維吾爾人的自由,強迫維族人吃豬肉,強迫維族婦女嫁給漢族人,派漢族幹部直接住到維族人家中,強迫維族人做苦工等等,將維族人視為漢族的奴隸。

 

美國有兩黨左右派之爭,在民主黨內,也有左右傾之別,對待中共,有逼入窮巷和慢慢折騰的策略區別。民主黨人傳統反共,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當年六四後到天安門廣場示威,還吃過中共的苦頭。美國參眾兩院去年以來通過的對香港和台灣的幾個法案,明打中共的臉,幾乎全部全票通過,若民主黨與中共有感情,絕不會做這種針鋒相對的事。

 

拜登在競選工程中,有別於川普的無底線反共,只是選舉策略上的考慮。因為川普以反共主打,拜登不能拾其牙慧,一定要另闢蹊徑,所以他便提出保持中美雙邊貿易,與中共合作之類的說詞,去取悅美國國內那些左傾分子,但在骨子裡,整個民主黨奉行的,不可避免都是美國的長遠國策,都要服膺普世價值。

 

拜登指控中共在新疆實行「種族滅絕」,比起川普的眾多打擊,都是更嚴重的指控,中共痛在心裡,但嘴上又不能多說,因此全無反應。中共罵完川普,不能再罵拜登,把兩黨都得罪了,往後怎麼和美國打交道?

 

但「種族滅絕」這一顆苦果可不好吞,因為那是抗拒人類文明的野蠻行為,是反人類的殘暴表現。日後事態發展,果真把這件事提交國際法庭,那習近平就是「當仁不讓」的被告,到時在全人類面前,不知他要如何為自己辯護了。

 

中共做事,從來脫離全人類共通的道德準則,以為自己關起門來實施暴政,迫害自己的百姓,份屬內政,因此想做什麼都可以。但現代世界不是這樣運作的,只要是反人類,誰都可以干涉你,都可以控告你,你走到到天邊都會把你追回來。

 

中共愛拜登,只是一廂情願,是兩害相權取其輕,只看拜登對中共「種族滅絕」的指控,便足以證明「美帝亡我之心不死」,面對如此險惡處境,習近平真是冇覺好瞓(睡不好覺)。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拜登定調中共「種族滅絕」後果嚴重)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