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美聯台制中 關鍵特效藥在推翻一中政策和原則

林青弘 2020年09月21日 07:00:00

中華民國不可能被中共滅亡之後,再來一次滅亡;台澎金馬的中華民國,也與國共內戰的中華民國大大不同。(湯森路透)

共機於18、19日連續擾台,海面上亦有共艦配合演訓,解放軍利用海空兩路對台騷擾,不僅劍指美國友台行為,也對於美國持續軍售台灣,發洩不滿情緒。台灣人民應該信任自己的國軍,只要共產黨專政,不放棄霸凌台灣與武統台灣,台海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戰爭。不求戰、勤備戰,才是台灣國防能夠維持打擊力的關鍵作為。

 

以一馬赫的速度換算,共機每秒鐘即能飛行340公尺。當共機距離新竹僅有68.52公里(37浬),也就是不到3.5分鐘,共機即能入侵台灣領空,造成實質性的不可逆影響。海峽中線不是地理上的特徵,就像航空識別區,為了特定目的而劃設,天空不可能有人為的劃設區域或標界。這條海峽中線是兩岸共同的默契,也是國際認同的軍事界線。解放軍否認這條線的存在,這是自欺欺人的詐術。若無此線,共機與共艦要如何做到騷擾台灣國安的具體作為?若無此線,解放軍的一舉一動,對台灣人民怎會產生驚嚇效果?否認海峽中線,等同準宣戰作為,也能視為解放軍「開第一槍」的積極訊號。習近平若不想引起擦搶走火的意外衝突,約束胡錫進的放話以外,更要自制共機與共艦的操演行為。

 

台灣與中國大陸的距離很近,在防空上的縱深不足,台灣空軍的應變時間壓縮於6分鐘以內。因此,只要共機飛越海峽中線,台灣空軍若此時才有應變作為,我方軍機升空的備戰時間僅剩下不到3.5分鐘,這是非常匆促又緊急危險的升空備戰。以維護國防安全來說,不可能等到共機越線才升空攔截,只要共軍有相關動作出現,我方軍機一律先動作後觀察,這是必要的應變措施,也是求自保的緊急機制。

 

中共已經錯過統一台灣的關鍵時機,既然中共已經宣告中華民國亡於1949年,新中國由中共建立,取而代之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岸就不能適用單純的內戰關係。以國際觀點來看,兩岸各有政權,而且人民對政府的信任,以及對政治體制的認同各有不同,嚴格說來,並非一個分裂的國家,而是兩個不同的國家。中共以領土不能分割的傳統三段論,框限台澎金馬的國家主權,這是一中原則,但非國際社會應承認與支持的主權觀。

 

中華民國不可能被中共滅亡之後,再來一次滅亡;台澎金馬的中華民國,也與國共內戰的中華民國大大不同。其一,領土內涵不相同,國家元首由台澎金馬人民自由選舉,中華民國的總統就是台澎金馬人民的國家元首,而非中國大陸的元首。其二,1996年直選總統以後,台灣的民主繼續深化,人民已經習慣民主與自由的憲政體制,雖然沒有領土與國號的變更案,但實質內涵的改變,已經深入台灣人民內心。即便仍有極少數台灣人民支持兩岸統一,但這僅是政治主張,並非憲政體制的實然與應然。換言之,中共要武統台灣,這是他們的單方片語,以台灣與國際觀而論,等同中共侵略台灣,視同兩個國家的戰爭,也是強國入侵弱國的惡意表現。強欺弱不是國際法理,習近平能有五個絕不答應,台灣人民也有二個絕不答應,那就是拒絕答應武統,拒絕答應兩岸已經同屬一個中國的霸凌原則。

 

美國與歐日等強國,應該正視一中原則等同於霸凌台灣的惡霸原則。承認與支持台灣不是中共政權的一部分,中共專政的中國,無權管轄台澎金馬人民,也無權抹滅台澎金馬人民已經享有的民主、自由與多元的憲政體制。這些強國具有領頭效果,即便不能與台灣立即建立正式邦交關係,但也要秉持本國利益與國際政治觀點,否定一中原則,支持兩國論或一中一台的主權論。當國際政治願意普遍接受兩個主權論點,中共騷擾台灣的軍事作為,才能合理與正當被視為侵略行動,應受國際社會的譴責與制裁。否則,在一中政策或一中原則之上,共機就算入侵台灣領空,怎能視為兩國交戰?怎能不視為內戰行為?美國等同盟國家,怎能公開涉入台海爭端?《臺灣關係法》還缺一步,那就是承認與支持台灣的國家主權,不等同分裂中國,因為中共專制獨裁的中國,無權享有台澎金馬的人民與領土。

 

中共因為權力霸道,渴望統一台灣而坐大自己勢力,這是挑戰區域和平的國際挑釁。美國容不下中國崛起,怎能容得下中共片面宣稱台澎金馬是中國不可分割的固有領土?中共不等同於中國,中國人民可以自由選擇憲政體制,只是現在礙於中國共產黨的獨裁與高壓,中國人民不能享有這方面的政治權利。美國若要徹底改變中共的蠻橫與專制,推翻一中原則、改變一中政策,承認與支持台灣作為國家主權的國際地位,如此才能有效制衡中國崛起,又可抑制中共改變世界局勢的野心與狼性,這一帖反制應變的關鍵特效藥,值得美國政府重視。

 

※作者為自由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