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府直通南京軍區】96年台海危機揭密 李登輝「國安隊」埋3對話防線緩衝

仇佩芬 2020年09月23日 17:15:00

2000年李登輝(中)卸任總統前與國安會主要成員合影,前排右起為張榮豐、時任秘書長殷宗文及前秘書長丁懋時。(取自張榮豐臉書)

中共軍機連日闖入我國近海空域挑釁,甚至跨過海峽中線,台海情勢急遽升高至衝突邊緣。這已非中共第一次企圖以軍事動作恐嚇台灣,回顧1995、1996年的「第三次台海危機」,中共針對前總統李登輝訪美及第一次總統直選,在台海進行飛彈試射、實彈演習等軍事動作,美軍也派出航母戰鬥群前來。在當時資通訊等情報手段未臻成熟之際,之所以能化解三方擦槍走火的風險,當時的國安團隊在兩岸間設置足以直接確認對方訊息的秘密管道,才避免雙方因誤判情勢而引發衝突。

 

1995年6月,李登輝訪美並於康乃爾大學發表公開演講,成為台美斷交後首位成功訪美的台灣元首。中共隨後於7月18日宣布在台灣海峽舉行軍事演習,向台灣外海發射飛彈;美國則調動2個航母戰鬥群趕赴台灣海峽,台海衝突一觸即發。隨後在1996年3月,台灣舉行首次總統直選,中共故技重施,再以軍事行動恐嚇我國民主選舉,最終李登輝高票當選總統。中共兩階段長達半年多的軍事威脅,在升高成軍事衝突前止步。

 

 

李登輝92年組國安隊 「310辦公室」接洽對岸總政

 

事實上,李登輝繼任後,鑑於兩岸缺乏溝通管道,而蔣經國時代的兩岸傳話管道已不能為他所用,自1992年便組建國安團隊,著手發展兩岸溝通管道。這一防止雙方在危機發生時暴衝的機制,在台海危機時確實發揮了關鍵角色。

 

1992年9月3日在楊尚昆主席辦公室會談,左起為張榮豐、資政曾永賢、主席楊尚昆。(取自張榮豐臉書)

 

當時有3個管道同時運作,傳遞訊息之外,我方也藉以相互確認信息真偽及完整度;在美國的聯絡人為一名中國駐美武官,我方的負責人為一名重量級學者;在總統府內被私下稱為「310辦公室」的窗口,則由國安會副秘書長張榮豐和匪情專家曾永賢負責,負責與對岸總政(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繫;另外一個管道則是由總統辦公室主任蘇志誠負責。

 

 

老李訪美料觸怒中共 電聯南京獲報「無險有驚」

 

在我方籌備李登輝訪美工作時,已經預料到中共必定有激烈反應。中共在7月宣布針對台灣進行軍事演習,我方國安團隊早自6月就開始蒐集情資,分析中共可能採取的行動;當時我方獲得訊息,指中共將在外交封鎖、政治、經濟、軍事各方面採取行動。

 

李登輝組的國安團隊有3個管道同時運作,其一是由府辦主任蘇志誠(圖)負責。(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6月30日,我方軍情局獲得的情資顯示,中共中央軍委開會討論對台動作,將針對台灣採取封鎖、演訓等行動,做為恐嚇;而對岸總政也同樣傳來將對李登輝訪美採取恐嚇等反應動作。

 

與此同時,我方重量級學者自美國聯絡人管道獲得情資,指中共將採取軍事行動;礙於時間急迫,加上查證困難,蘇志誠便請張榮豐「直接問南京軍區」。

 

張榮豐隨即打電話給南京軍區的聯絡人,詢問北京是否即將有涉台重大宣布,對方表示無法立即答覆,要張榮豐「給他30分鐘」,讓他向北京請示。果然在30分鐘之後再度與對方聯絡,對方明確回覆,「不會有懲罰性的軍事行動,但會有警告性的動作,台灣要小心因應」。

 

1995、1996年遭逢第3次台海危機,中共擬定對台的文攻武嚇及心理、外交戰計畫,我國安團隊依時間及國內外情勢進行情勢預判及事後檢討。(前國安幕僚提供)
從時間序列來看可發現,中共的武嚇意在心理戰,主要打擊仍集中於外交。圖為國安團隊提供給李總統的情勢分析圖,為求保密採手繪方式。(前國安幕僚提供)

 

 

張榮豐奉命刺探敵情 險釀府內「通匪之亂」

 

這通確認對岸意圖的電話,還有個小插曲。當時張榮豐一放下電話,總統府安全人員立刻衝進辦公室問:「剛才誰用這支電話打到南京?」張榮豐承認剛打過電話,並表示自己是「奉命」,「你可以去問蘇(志誠)主任。」這名安全人員半信半疑,向總統辦公室查證確定是受命與對岸聯繫,才讓這通電話沒有演變成總統府內的「通匪事件」。

 

在確定北京意在警告而非挑起戰端之後,我方偵測發現,解放軍殲八戰機移座到東南沿海機場,不久後中共正式宣告實施軍演。而在7月19日,我方國安團隊又與上海方面能直接向當時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建言的特定聯絡人取得聯繫,這一路情資則指出,儘管中共內部「犯台」論調明顯升高,但不太可能在軍事上有大動作,「對軍事演習請不要太在意」。

 

19日下午,南京軍區又透過聯絡管道關係告知張榮豐,這次的導彈訓練確實為警告性質。我方國安團隊根據對方的訊息綜合研判,認為對岸的動作為「心理戰」。

 

張榮豐當年致電南京差點被認作通匪。圖2000年李總統卸任前與張榮豐(右)合影。(取自張榮豐臉書)

 

 

中共意在威嚇非武統 我首次總統民選再「搗彈」

 

不久之後,台灣展開首次總統全民直選,中共再次針對台海進行導彈試射及實彈演習,演習地點平潭島離台灣部分島嶼距離不到70海里,國際社會多研判中共可能有意藉奪島恫嚇台灣政府,美國也再次派出航母戰鬥群馳援。

 

而國安團隊根據情資及中共動態提出分析報告,顯示中共在軍事演習的「武嚇」主軸之外,在心理戰、外交出擊及封鎖方面採取更多且更大的動作,顯示對岸意在威嚇,並非真正的「武統」。

 

當時核心國安幕僚進一步分析,當年兩岸發展出秘密管道,對方的聯絡人應是在「組織」授意下向我方傳遞訊息,意在彼此釐清意圖、確認態度,避免擦槍走火導致情勢失控。這名國安幕僚強調,國際關係是「實力原則」,第三次台海危機爆發時,中共國力和經濟實力,與我方存在相當差距,當然不希望兩岸輕啟戰端;但隨著兩岸各自發展不同,如今雙方實力互有消長,對於衝突的可能性及各種情勢研判,也與當年完全不同。

 

 

【延伸閱讀】

●【李登輝核心揭密】中共中央軍委曾洩軍演機密 不認海峽中線是老招新玩法

●被兩蔣「長途台」嚇歪 李登輝前幕僚張榮豐揭密90年代總統府

●【上報人物】35歲就槓上「600歲」八大老 首代總統府高層蘇志誠(上)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