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有片】「台灣人別把自己看小」 魏德聖:小確幸就是不長進

李雨勳 2020年10月01日 10:50:00

魏德聖坦言拍《臺灣三部曲》壓力很大,有時候真的走不下去時候,很期待世界末日來臨,這樣他就不用再努力了。(楊約翰攝)

魏德聖拍片不走尋常路,總在挑戰不可能的任務。日前他宣布《臺灣三部曲》拍片計畫,預計耗資45億台幣,以國片製作規模,堪稱天文數字,但他敢拚肯衝勇於造夢,發起群眾募資,相信眾志必能成城。「台灣人最大的問題就是把自己看小,世界那麼大,怎麼可以活得那麼小。」直言台灣人愛掛在嘴邊的「小確幸」就是不長進,唯有壯大自己才是生存之道。

 

《臺灣三部曲》描述在1624年,近4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同個時間點,不同族群匯集在臺灣,相互激盪、劇烈地影響著世界剛踏入臺灣的動人史詩。魏德聖解釋,這個故事他從二十年開始找資金、寫好劇本,邊修邊改到現在,就好像母親懷孕生產,照顧孩子到可以自立成長般,這是母性,不是他執意要拍攝完成,而是他天生自然該做的事。(延伸閱讀:就是愛幹大事 魏德聖群募45億尋臺灣人的根

 

 

「我有一個很大的野心,期待電影的完成,可以帶起台灣歷史人文這一塊,了解台灣人在地的開始,進而跟全世界的人說:台灣是座母親島,可以接納所有族群的一座島嶼。」他覺得台灣甚麼都有,就是缺乏一個組合的力量,「新舊之間是可以整合、融合的,從我是台灣人,變成我是有包容力的人,然後透過影像傳播到全世界,不會變成是一個政治的語言,反而是一種土地的語言。」

 

未來4年期間,他要分階段募資45億,以《臺灣三部曲》為核心,包括《首部曲:火焚之軀》、《二部曲:鯨骨之海》以及《三部曲:應許之地》,延伸為「台灣400年系列電影」,此外還包含1部紀錄片《尋找福爾摩莎》與1部動畫片《達娜米》,他還要延伸打造出「豐盛之城」文化園區,總花費高達135億,絕對是條披荊斬棘的漫漫長路。

 

魏德聖(中)與行銷團隊開會,不受新冠肺炎影響,電影仍舊如火如荼籌備中。(楊約翰攝)
「豐盛之城」文化園區示意圖。(熱蘭遮股分有限公司提供、李雨勳攝)

 

魏德聖透露,45 億當然包括企業投資,群募主要的用意是集氣。「所謂綁人先綁心,利用這個集氣,讓政府也好、民間企業也好,知道這個計畫是有多麼被期待完成,為什麼你們還在觀望?」群募8月5日上線,不到1個月已達3千萬的初步目標,可以完成主要場景麻豆社的搭建,他期待十月十日之前能募得1億,開始打造古大灣市鎮的場景。

 

敢做夢,而且是做「大」夢,魏德聖從來不是嘴巴說說,而是會去實踐,他還順應潮流上YouTube募資,透過網紅行銷宣傳理念。他當然也有過掙扎,但清楚電影在講硬綁綁的歷史文化題材,能不能說服新的時代並與之接軌很重要,硬著頭皮還是去做了。

 

魏德聖的群眾募資第一階段達標,讓電影的麻豆社主景得以在日前動工搭景。(米倉影業提供)

 

他說,身為創作者,他也想專心當導演,甚麼都不用管,可惜沒那個命。「我們做自己要做的東西,而不是別人要我們做的,就需要自己承擔成敗。」於是從開發階段、尋找資金、製作談判到選角,甚至後期的行銷,他都同步參與其中,更何況懷抱《臺灣三部曲》這麼大的夢想,他不可能自己完成,只能想方設法說服大家一起加入,盼有知音能至他的集資網頁(http://taiwantrilogy.com/)慷慨解囊。

 

過去他拍片,抵押房子、向企業主低聲下氣募款,幾乎成了生活常態,這次他要群募,做之前就知道別人又會說長道短,「人家說我一天到晚在哭窮,我沒說我很有錢,也沒說我很窮,提出這個計畫是希望很多人參與,有人不接受別參加就好,這又不是報稅,不報會被抓,是在罵我甚麼呢?」

 

電影主景之一麻豆社的示意圖。(米倉影業提供)
電影中各大族群匯流的古大灣市鎮的場景示意圖。(米倉影業提供)

 

除非必要,沒人願意到處低聲下氣要錢。他自嘲拍《海角七號》時,根本沒人理他,連籌款機會都沒有,《賽德克‧巴萊》他去提案,已經有人願意跟他坐下來聊,雖然成功率不高,但用爬的也是在前進,「只要去談就一定有機會,對方接不接受又是另外一個功課了。」

 

找金主碰壁很正常,往往期待有一億的投資,講一講沒有,少一點一百萬也沒有,不然十萬交換一些回饋品,也沒有,到最低兩百塊動個手幫個忙,還是沒有,來回斡旋換來一場空。如何消化這些負面情緒?「上個廁所就消化掉了。」他玩笑歸玩笑,坦言心裡難免挫折,「每天都要自我重建,復健之後,再回到一個正常人的狀態,不然每天低聲下氣求人家,當然不會好過!」久而久之他也就習慣了,「大部分的人會說做這個很辛苦,我內心的挫折是:就是很難才要找大家一起來啊!就是很難,你才不能放我一個在這邊做啊!大家一起加入,就不難啦!」

 

魏德聖對於募資成效算滿意。尤其麻豆社動工後,企業贊助就來了,二十萬、三十萬到一百萬都有,群眾募資每天也都以平均一百五十萬左右在增長。(楊約翰攝)

 

常常有人問魏德聖幹嘛放著好日子不過?他反問,好日子是要多好呢?甚麼叫好日子?對他而言好日子就是,他發現了一個好故事,想拍出來告訴大家。也有人質疑他,為何每次都要搞這麼大?他無奈道:「《賽德克.巴萊》花了7億,監製吳宇森都說這樣的製作,在好萊塢至少要三倍的錢才拍得出來。因為我們不是好萊塢,所以不能拿這個錢,這不是把自己看小了嗎?總不能因為我們不是好萊塢,所以做爛一點沒關係,不行嘛!」

 

「台灣有太多人都畫地自限,會說台灣的市場就這麼大,你怎麼可以拍這麼貴的電影?麻煩請告訴我,世界有多大,為什麼我們不能往世界去?」既然這樣,是不是要拍世界喜歡的題材,否則只拍台灣的歷史文化,外國人接受度高嗎?「那就要想方法去解決這些問題,行銷是要往世界去,從世界收回來,而不是鎖在這個地方,繞圈圈繞到死,乾脆挖洞把自己埋起來算了。」他如是說。

 

《首部曲:火焚之軀》的前導海報,電影預計明年8月開拍。(米倉影業提供)

 

魏德聖愛台灣,想拍台灣在地的故事,對台灣人同樣愛之深責之切,「台灣人最大的問題是把自己看小,世界大麼大,怎麼可以活得那麼小。」他為人所不敢為,不是他勇敢,而是瞧不起那些膽小者,明明也有實力,為什這麼膽小?「我不敢說我多有實力,但我覺得我很強,我敢去執行夢想,不光只是做夢。」

 

人活著,頂多是百年,死了以後,留下的記憶也沒幾年讓人緬懷。魏德聖認為,與其在小確幸裡尋求安慰,不如海闊天空,在活著的時候,好好創造自我價值。「不要活著跟一隻螞蟻一樣,捻死了也沒有人知道。」他語重心長地說,一個人可以把自己變很小,也可以把自己變很大,「就看你要不要把自己變大而已。」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