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814空軍節看曾經陽光燦爛的日子

單永信 2021年08月14日 10:54:00
蘇聯在抗戰中曾經援華的T-26戰車(作者提供)

蘇聯在抗戰中曾經援華的T-26戰車(作者提供)

今天是為了紀念空軍先烈犧牲的八一四空軍節,近日國防部慶祝飛虎隊八十週年的畫面讓人追憶起那段中美攜手抗日的抗戰歲月,從1937年七月七日開始的對日抗戰一直孤單對抗侵略,剛開始許多國家根本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態看待這場農業國家與先進工業國家間的不同量級擂台賽,日本宣稱三月亡華的口氣固然狂妄,但當時世界都不看好中華民國打這場不對等拳擊卻是事實。直到八一三淞滬會戰國民政府將中央軍的精銳全部投入上海戰場鏖戰後,日本及旁邊吃瓜看戲的列強諸國才驚覺我們傾全國之力打這場仗是玩真的!

 

這場會戰犧牲的悲壯,傷亡之慘重都是八年之最,是否該把珍貴的資源保留到抗戰更後期而不是讓這好不容易才培養出的精銳在抗戰中的前半年就損失殆盡,史家的褒貶直到今日都仍有許多爭議,但這樣的犧牲確實破壞了日本原來從北而南仿照忽必烈亡宋的初始想定,而將抗日的長期戰爭軸線改為我方設定在長江流域由東而西節節抵抗戰略目標。

 

但是龐大損失造成的是原本就捉襟見肘的海空軍力量在1937年末就幾乎全部耗盡,緊接而來是抗戰的黑暗期,因為制海權不在手裡,貧弱的工業能力使得中華民國幾乎所有重武器都無法自製而需進口,這樣裝備不足的狀況隨著沿海港口逐一被佔領而日益嚴峻直到1938年10月廣州淪陷主要港口完全喪失,抗戰生命線只剩下與緬甸接壤的陸路運輸!

 

此時列強態度非常曖昧;既不願看到在華所有利益被獨佔又不希望得罪日本而影響本國出口,所以無視中國需要而持續實施武器禁運,這種複雜心態又以英法為最。1930年代起英法外交政策以避免戰爭的綏靖主義為依歸,這兩個往日歐洲強權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慘勝後都蒙受重大損失,統管許多海外殖民地也心有餘而力不足,這種狀況在英屬印度(British Raj)及法屬印度支那(Indochine française)尤其明顯!兩個地位重要的英法殖民地都孤懸在鞭長莫及的亞洲,所以他們的如意算盤是一方面盡量不要觸怒日本,另一方面利用目前的中日戰爭拖住日本未來進軍亞洲的腳步,所以從現實利益1940年前英法是樂於見到日本用兵中國的,那麼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勝利後躍居為霸權的美國對於這場戰爭的態度又如何?

 

用外交上沒有永恆的朋友只有永恆的利益形容美國在對日抗戰中的彈性最恰當不過,前四年的時間幾乎都做壁上觀因為這場在亞洲的大戰對半個地球外的美國實在太遙遠,所以沒有為中國與日本翻臉的必要,從中日戰爭中實際獲得實質的商業利益更實際。中國工業化市場有限遠不如日本在石油、鋼鐵與機械的龐大需求,單是1932至1937年間對於日本的出口成長了約九倍,作為一個資源有限的島國維持戰爭所需的鐵及石油礦產都極度缺乏,發動戰爭必需的重要資源幾乎都來自進口,1937年進口戰略物資中約55%來自美國,直到1941年底珍珠港事變爆發前美國都是極為重要的石油、鐵與航空鋁材來源。

 

可以說丟在中國的炸彈還有侵略的軍火其原料都來自於美國,可說是日本最大的幫手!這種供需關係直到太平洋戰爭開始才完全改觀!為了呼朋結伴打擊邪惡的日本轉而全面支援中華民國,半個世紀來兩岸對於抗戰史觀常有許多不同解讀,但是難得的相同點是都認同當時河岸觀火的列強是如此卑劣,在1938年至1940年抗戰最艱苦的時候唯一的外援居然來自於不廣為人知的蘇聯!

 

被輕描淡寫的蘇聯援助

 

西方各國中蘇聯因為距離日本最近所以最早就認清其潛在威脅,1905年日俄戰爭後一直視俄國為稱霸亞州的假想敵;兩國在中國東北和蒙古也有許多利益糾葛,所以抗戰後蘇聯就無法坐視中國居於下風, 如果日方得到勝利,戰火就可能會燒到自家門口,這種迫切危機和英法只在乎殖民地利益的著眼點完全不同。基於唇亡齒寒的共同利益必須積極介入!

 

其對於中華民國提供從軍事到經濟的全面援助,1937年8月20日中蘇簽訂互不侵犯條約後提供超過一億美金的貸款用以購買各項抗戰急需的武器裝備,並且也派出蘇聯航空志願隊直接參與對日空戰解決空軍缺乏經驗飛行老手的困擾,難能可貴的他們都是直接以蘇聯軍人身分來華參戰,視自己為保家衛國的一份子而非賺錢的傭兵,這與日後飛虎隊的原始是誘因是相當不同的。這些英勇的飛行員於1937年11月南京保衛戰中首次擊落日機,本隊至1942年因蘇德戰爭爆發回國前,與中華民國空軍一同參加南昌、武漢、重慶許多空戰,參戰近四千人員有227條空中健兒的寶貴生命永遠長眠中國!

 

最有名的戰例就是1938年二月奇襲日軍位於台灣的松山基地並炸毀日機40餘架,只可惜過去的半世紀因為中蘇政治環境的更迭使其在抗戰的光芒被日後的飛虎隊所掩蓋而不為眾人所知!至1942年前蘇聯共提供中華民國多達2億5千萬美元與約一千架戰機的援助,蘇聯對於抗戰的幫助不僅止於物質更包含人員的實際參戰。

 

八一四空軍勝利紀念大樓。(維基百科)

 

飛虎隊來華

 

提到飛虎隊的創立與陳納德將軍(Claire Lee Chennault)這位靈魂人物密不可分,他是當時美國陸軍航空隊中少有提倡轟炸至上的空權先驅,也因此不為陸軍部主流所喜而退役,但未曾想到離開美國陸軍後卻得到人生中意外伯樂,當時國民政府委員長蔣介石的重視並於1937年來華,並因其專業能力與認真負責而深得蔣宋夫婦信任。當時空軍不但少軍機更缺訓練有素飛行員,由於他對美國航空的熟悉而受委託赴美招募飛行員構成空中武力,陳納德將軍也不負所託於1941年招募到足夠的空地勤人員。

 

中華民國作為僱用方提供飛行員600美金月薪,擊落敵機另有每架500美金的獎金,因此這是群協助抗戰的空中傭兵,之後他用宋子文在美國獲得的P40B戰鬥機組建了美籍志願大隊(簡稱AVG)更廣為中國人民暱稱為飛虎隊(Flying Tigers)以表敬意,讓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批飛機的頭部都塗有利齒的鯊魚血盆大口!本隊於1941年二月首次開始負責雲南昆明空防並分駐緬甸仰光,保衛失去海岸線後中國僅存的對外命脈滇緬公路。利用P40B遠較日機身堅韌的特性配合陳納德由此優點而量身訂做出打的帶跑戰術(Hit-and-run tactics)由1941年初成立到1942年七月解散的時間中創造了擊落約150架日機的輝煌紀錄,本身也不幸有21位飛行員在任務犧牲。

 

筆者認為許多同胞仍然牢記飛虎隊來華助戰的壯舉除了因為實際戰績而更主要在於他們為飽受日軍多年空襲之苦的老百姓出了口惡氣,1940年後我們完全喪失了制空權,中國空軍的熱血灑滿長空卻絲毫無法抵銷日軍飛機性能上的巨大優勢,在陪都重慶上空來去如入無人之境,最令人難忘的是1940年9月13日碧山空戰就損失24架但日軍無任何損失而根本是空中屠殺!這樣的狀況長達一年,不是中國空軍畏戰而是性能實在差距太大,升空只會造成徒然犧牲。

 

飛虎隊參戰後才打破了日軍長期空中優勢,不敢再肆無忌憚進出大後方,更給同胞心理層面的盼望,抗日不再孤獨而有國際友邦共同對抗侵略,只要堅持就能迎來勝利曙光,日後的勝利也證明這點,今天筆者感念這些飛虎英雄的義舉,八一四空軍節在即,除了紀念先烈的英勇外,我們該不分國籍對所有當年支持抗日的單位同懷感謝。中華民國在當年蘇聯參與抗戰這段歷史多語焉不詳耳而無公允評價,更因後來與蘇聯的關係生變,以致眾人無法得知這些重要性絲毫不低於飛虎隊的蘇聯志願航空隊,以至其貢獻至今仍淹沒在荒煙蔓草間而如同不曾發生,不容青史盡成灰筆者認為這些異國先烈的犧牲不該受政治氛圍左右,遑論立場而必須還給其應有的歷史地位!

 

※作者為關注近代史與戰史和時事的工程人,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學士及紐約佩斯大學MBA。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上報現在有其它社群囉,一起加入新聞不漏接!社群連結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