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媽祖也支持同志嗎

伊達政宗 2017年04月29日 07:05:00

婚姻平權大平台使用「媽祖也支持同志,那你何不支持?」來操作、來爭取民眾認同,引發爭議。(照片摘自媽祖的愛不分異同臉書)

近年來,同性婚姻(下稱同婚)議題引起臺灣社會的空前討論,從對同性戀者、同性伴侶的權益保障、直至同性家庭的兒童福祉、愛滋疾病的關聯等等,這本為良性討論。然而筆者卻也見到了不少以神明之名,訴諸神意來捍衛自己價值觀的言論,這讓筆者感到驚恐不已。

 

筆者身為LGBT(下稱同志)的一員,當然期望國家機器能重視同志的權益,因為這關乎人權、更牽繫了「把人當人看」的基本普世價值。

 

自2011年基督教會自發組織「台灣真愛聯盟」,用各種抹黑手段包裝來詆毀性平教育、以及同性婚姻,直至2013年基督教信義會與本土宗教聯手成立「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下稱護家盟)」、與後來2015年分家獨立政黨「信心希望聯盟」,本質上都是進行宗教干政。

 

筆者以為,訴求宗教力量去改變政治是一件很詭異的事情,畢竟我國並非宗教立國;然而,憲法卻也保障人民有言論自由(即表達的自由),揭櫫了人民可因任何立場去支持或者反對一個議題的基本態度,當然宗教也是。

 

2016年,以數十個同志組織(其中無「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共同組成了「婚姻平權大平台(下稱大平台)」,以求凝聚所有同志力量,來推動婚姻平權,以及作為未來共同倡議同志權益的平台組織,一如「台灣同志遊行聯盟」一般。而就筆者眼目所見,宗教干預的手,也悄悄伸入了大平台。

 

日前,恭逢台灣一年一度的大甲鎮瀾宮媽祖繞境,許多同志信徒也參與了這樣的盛會。這本為個人信仰,為憲法保障之宗教自由,無可譴責;然大平台卻罔顧支持者或非信仰媽祖一系之主神、或信仰,而逕自發表聲明。

 

其聲明看到「民間信仰較基督教更為寬容」(大平台已全文刪除),這類挑撥話術試圖引發宗教對立,筆者以為甚是不妥。而上述聲明原泛指所有「民間信仰」,最後卻又獨尊媽祖一位主神,為祂的形象來抬轎,絲毫不見對於其它民間信仰主神的尊重。試問媽祖能夠代言整個民間信仰嗎?筆者家鄉的三山國王、又或福德正神、地藏王菩薩有同意被這樣消費嗎?

 

筆者無意否定任何宗教;倘若神明連自己信徒的臉都不願正視、無法正視,那麼祂就不配稱為神明,也不該受到任何人的香火祭拜。然而,神權的時代早已過去,現代人權更非神授,若是倡議組織動不動論及神明鑾轎為誰停下,誰又擲出三聖筊,而不是從人的本質、人的需求而看待立法修法,則無法真實聚焦、對話形同虛談。

 

筆者以為,同志當然可以因為被媽祖認證、垂憐,而感受到欣喜若狂;此即信仰體系常見的神蹟現象,能方便信徒更親近其主神。然而回顧早先於基督教會發生的信耶穌得鑽石,不也是同樣等級的事情嗎?又為何訕笑本質一樣的基督徒?只因為他們反對同志、反對同婚?又豈是所有基督徒皆反同、所有媽祖信徒都挺同?

 

然而大平台作賤自己、把普世價值給自我降階,以為特定宗教抬轎的作法,則大大曝露了其無知,甚至讓人看見其訴諸宗教民粹手段、而非務實理性的倡議路線。

 

大平台使用「媽祖也支持同志,那你何不支持?」來操作、來爭取民眾認同是大有問題的。林默娘本人直至升天,未曾留下隻字片語關於同志、遑論同婚,而這沉默無語最終卻也成為了祂寬厚形象的主因,因為不知道祂到底支持什麼,或是在想什麼。然而就算撇除了媽祖到底支持與否的爭議,更重要的是,為何不是用理去說服他們,而是像基督教會牧師用聖經綁架信徒上凱道抗議彩虹亂政?

 

筆者並不贊成任何事物都工具化,特別是某些不可知的神聖存在。神明支持所以我就支持?那神明反對的你也要反對了嗎?那何不把全台神明排排站安置立法院前,一起表決便是?是這樣嗎?同婚與眾神明無關,同婚倡議更沒有要幫神明結婚。我們完完全全不需要進行原始部落的神明保衛戰,甚至挑起無謂仇恨。

 

筆者斷言,同婚倡議團體借託鬼神之名的操作,最終就只是給予反同基督徒更多合理性,以及正當性來為自己的歧視代言。而把林默娘高舉用來作為抗衡反同基督徒的工具,那麼你侮辱的不只是全體支持你做運動、以及代言的人外,更侮辱自己信奉的神明。

 

假設民眾就是喜歡民粹的語言,並且只憑自己第一印象的觀感好惡、甚至宗教偏好來決定支持政治人物、以及社會議題時,為何就是得依循這樣的模式來呼嚨人民?那麼到底是要推什麼新政治呢?呂欣潔作為大平台總召、前台灣綠黨暨社會民主黨聯盟(下稱綠社盟)立法委員參選人,不可能不明白這點!

 

過去馬祖曾辦理過唯一中華民國通過的公投,即馬祖博奕公投,這議題對於覺醒進步青年而言實在匪夷所思;然而這就是神明核可的,其獲得了來自當地天后宮三聖筊。於是筆者心想,若有人也同樣擲出三聖筊得出媽祖反同志,那麼又該如何應對?這將會是大平台面對的重大決策危機,更可能將之前所有努力付諸東流,回到原點。

 

筆者觀點裡,跟上一代的長輩們談人權自然必需用他們能理解的觀點來做包裝,但這不必然表示,我們就一定會變成過去自己口中嫌惡的那一種人,即憑藉各式社會與宗教偏見論是非的人。若是屈從了社會大眾的價值觀,又或為了迎合多數人而改變溝通方式,直到思想本質已經酸敗,筆者覺得實在划不來。

 

宗教若是訴諸仇恨來亂政,當然許多人會起身反抗,這毫無疑問;然而若是以愛為名,或是「讓人以為以愛為名」呢?是否標準就改變了?然後越來越走回頭路,向神權、甚至帝制靠攏了呢?又難道綠社盟、或同志運動眼中的新政治就是教導我們學習「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嗎?

 

大平台是一倡議組織,吸收了來自十方的捐輸,而支持這組織的公民未必都是媽祖信仰的信徒;這群人是基於對於同志的同情或同理,進而支持他們爭取婚權的人民。而近期大平台所謂「分享貼文送壓轎金」看來,彷彿這是個宗教組織,而非平權團體。應改名成「台灣宗教團體婚姻平權大平台」,或許會更適切一些。

 

承然,人權不能等,然而操弄神權以加速目的達成的作法,筆者諫請大平台考量再三。勿將個人情感投射進入信仰,再把自己主觀認為是神意。

 

勿讓宗教分離淪為囈語!

 

※作者為醫師、自由作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