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比政黨染黑更傷害台灣的事

主筆室 2017年10月17日 07:02:00

政府看似借力使力,把目標鎖定損及台灣民主價值的黑幫滋擾,是太過高估,也太看得起時下一批政治流氓,且反而顯得對實際重傷害這塊土地的黑色豪門企業束手無策。(攝影:李智為)

近期因為多個政治陳抗事件屢有幫派介入影子,內政部長葉俊榮於是特別宣示,凡任何傷害台灣民主核心價值的暴力滋擾,政府都將抱持零容忍態度,以杜絕政黨染黑問題。這是掌權者非常典型的點出迫切問題,而給出一個次要答案的反應。

 

黑幫儘管永遠不合時宜,卻是長存人類社會的文化遺物。他們的起源有些甚至還自我標榜正義。義大利黑手黨(mafia)的成員叫做「mafioso」,原意是「君子」;中國三合會最早為反清秘密組織,他們據信自己所涉及的活動,是藉民族主義在抵抗外來統治。只是隨著時序演變發展,幫派為了存活,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就是販毒、賭博、勒索、販賣人口、大搞色情業,他們的生存之道,和當初幫派成型的初衷,面貌已謂天差地別。

 

至於政治和幫派扯上關係,一來可能是落後政權為了有效操控社會,同時必須惺惺作態維持權勢者的格調,便假手豢養一批拳頭大於腦袋的從眾,在街訪巷弄幫忙鞏固地位。但有另一種幫派興起,則是人民缺乏向上流動機會的產物,他們透過政治性組織,籌措營生經濟,而後形成一股革命力量,行動上當然也總是和暴力脫不了關係。

 

例如19世紀愛爾蘭、波蘭、義大利人移民到美國,為了在種族和階級雙重壓迫下突圍,他們自主形成了以移民群體為核心的幫派集團,力量成熟擴大到甚至還可以影響民主選舉。原本鬆散的家族經營、攀親帶故、相互壯大的親友,遂一步步發展成為吸收第二代、第三代移民的龐大組織。

 

另外,非裔美國人和墨西哥裔美國人的幫派形成,當然有更強烈的黑白種族爭議。包括紐約、芝加哥等等許多美國都會區,到現在都還嗅得到這種氣息。以今天的眼光看待,幫派成因已非常不同,但早年確實多有起於反抗壓迫。

 

假如把眼光放諸其他地區,像是政治更紊亂的非洲國家,當地以暴力為手段的組織,有聲稱民族解放,有高呼革命鬥爭,以至政治團體和幫派成員之間的界線又更加模糊難定了。

 

較之20世紀60年代末期的美國(芝加哥),舉目盡見黑幫份子染指政治、商業活動,那才是真正黑社會的巔峰。台灣已走過政治高壓集權的漫漫長路,在「壓迫」實為政治幫派最大養分的因果關係下,今天縱有「政黨染黑」,到頭來並不見得有他們成長茁壯的空間,台灣的民主質量和本錢,對於類似統促黨這般程度組成的干擾,實在沒有害怕的道理。

 

其實真正會戕害台灣民主核心者,乃是久久除之不盡,且已深耕、內化成一種謀生方式,在各地方鄉里從未止歇的幫派日常。

 

舉凡黑道份子合法掩護非法登記公司,堂口企業化經營,暴力圍標大小工程,賺取回扣暴利,押人索債,魚肉鄉民,或者直到今天,各地「土方」利益,不依然是政商圈有力人士垂涎的最愛。高利貸融資、幫派公司化,包娼、包賭、包酒店,掛羊頭賣狗肉的借貸商號、暗黑舒壓館比比皆是,特權包庇的地下經濟依舊四處橫行,任一產業,只要有合法業者,就會有與之競爭的非法業者存在,又好比葉俊榮部長提及的,之前在民眾享受高鐵便利的同時,高鐵站外的排班計程車司機竟得忍受黑幫暴力霸占排班位。

 

以上到底哪一項有丁點銷聲匿跡?這些都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式、且是現在進行式。這些情景有恃無恐的存在,就像黑道慣用的威嚇手段,每天都在一刀一刀凌遲戕害台灣,每天都在為生活於這塊土地上的人加重負擔。

 

政府看似借力使力,把目標鎖定損及台灣民主價值的黑幫滋擾,是太過高估,也太看得起時下一批政治流氓,且反而顯得對實際重傷害這塊土地,串連著政商特權、民代、貪官的黑色豪門企業根本束手無策。清掃黑幫,如果我們眼球容不下一粒沙,又有什麼理由容許忽略一直插在我們眼珠子上那根充滿惡臭腐鏽的針。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