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兩韓統一可能比想像中快得多

黎蝸藤 2018年05月02日 07:00:00

或許,不久我們就要開始討論「大朝鮮」用什麽形式統一的問題了。(湯森路透)

4月27日,南北韓領袖,文在寅與金正恩,在板門店進行了有史以來第三次領袖會面。南北韓領袖此前曾會晤兩次,地點都在平壤,北韓主場。這次會面是北韓領袖第一次踏足南韓國土,想不到「客場作戰」的金正恩,仍然把控大局。

 

從訪問北京開始,金正恩向世界展示了北韓是一個「正常國家」,可以依照國際交往的一般禮儀與準則行事。這與以往那個落後、乖張、殘暴的壞蛋形象大相徑庭,扭轉了北韓在國際上的觀感,在南韓與國際輿論上為北韓加分。這次金正恩盡顯和藹、大氣的風範。最令人意外的一幕是,金正恩還拉著文在寅的手,邀請他也進入朝鮮的國界線内。這一計劃以外的「神來一筆」令世界輿論喝彩。相形之下,文在寅倒像是一個配角。

 

會議氣氛極爲良好,雙方都表達出和平之意。在會議中,金正恩反復強調朝鮮半島同屬一個國家,「跨過分界線後,感覺這分界線本身,跨起來也不是那麼困難,很容易就跨過去了」,還稱「三八線並不高,踩得人多了,也就沒了。」最後簽署了《為促進朝鮮半島和平、繁榮、統一的板門店宣言》。事先流傳的會面目標,無一落空。

 

此前,2000年,金正日與金大中發表了五點宣言的《南北共同宣言》;2007年,金正日與盧武鉉發表八點宣言《南北關係發展與和平繁榮宣言》。《板門店宣言》分爲三個條款,分別討論兩韓關係、停止軍事敵對、構建和平體系問題。它絕非以上兩個宣言的簡單重複。相反,它在以上兩個宣言的基礎上,向和解與統一的方向快馬加鞭。

 

第一,雖然前兩份宣言都有提及「統一」,但分別只是「在這個方向下促進統一」與「確信能統一」,都只是遙遠的願景,以表明兩韓「終將統一」的態度。《板門店宣言》則提出:「韓朝將劃時代地全面改善並發展雙邊關係,讓民族血脈再相連,提前迎接共同繁榮和自主統一的未來。」

 

宣言内的「提前迎接」統一,釋放出一個強烈的「促統」信號。這既是一個願景,但並不停留在遙遠的將來上。在會議上,金正恩也表示,「金與正所屬部門創造了『萬里馬速度戰』一詞,希望韓朝也能以此速度實現統一。」

 

第二,2000年宣言沒有提及軍事問題。2007年宣言也只強調「反對任何形式的戰爭在朝鮮半島發生,嚴格遵守互不侵犯的義務」。這些也都只流於口號。

 

《板門店宣言》則確定了南北韓「在地面、海上、空中等一切空間,全面停止引發軍事緊張和衝突的一切敵對行為」,而且有明確的時間表。它規定從5月1日起,「在軍事分界線一帶停止包括擴音喊話、散佈傳單在內的一切敵對行為,撤走其工具,並將非軍事區打造成和平地帶。」再聯係到會議前,為回應北韓21日宣布關閉豐溪里核試驗場並停止核試和長程飛彈,南韓停止在邊界對北韓的宣傳廣播。顯然南韓此前的單方面停止敵對宣傳的措施,已經獲得正面回響,並從臨時變爲永久,停止敵對宣傳已經勢不可逆。這也意味著其他軍事對抗也會陸續降溫。

 

第三, 2000年宣言沒有提及和平機制問題。2007年宣言也只是「就終止現停戰體制、構建持久和平體製取得了共識,決定為推進與其有直接關係的三方或四方首腦在朝鮮半島舉行會晤並發表終止戰爭的宣言問題進行合作」。

 

《板門店宣言》則規定了「韓朝將為在半島構建牢固的永久性和平機制積極合作,終結半島目前不正常的停戰狀態並建立牢固的和平機制是刻不容緩的歷史使命。」 這裏提及了「永久性和平機制」,也比2007年宣言的「持久」更進一步。更重要的是,誓言「在《停戰協定》簽署65周年的今年宣佈結束戰爭狀態」,為宣佈介紹戰爭狀態定下時間表。

 

第四,在核武問題上,表示「韓朝確認通過完全棄核實現半島無核化的共同目標。」有不少人詬病,金正恩雖然在會議前就提出「凍核」等展示善意的措施,但「凍核」不等於「棄核」,因此並沒有展示充分的善意。

 

 

這忽略了,「棄核」並不是兩韓會談的合適場所,只有未來進行的美朝會議才真正會討論「棄核」問題,金正恩斷然不可能在現在就給出棄核的步驟。金正恩在宣言中白紙黑字地寫下「半島無核化」的目標,確認了可以「完全棄核」,仍然顯示出誠意。那些指責金正恩誠意不足或者認爲會談成果有限的説法都難以成立。

 

兩韓峰會,相形之下,文在寅倒像是一個配角。(圖片取自韓國總統府網站)

 

「統一大業」是金正恩的野望

 

筆者此前撰文,根據金正恩在中國看似不必要的「低聲下氣」分析,金正恩之所以在已經擁核的時候,答應「棄核」,並不一定如很多評論認爲的是「緩兵之計」或者「裝樣子、換好處」。筆者認爲金正恩確實有「真棄核」的可能,但其交換條件,也不會止於簡單的和平條約,「推動兩韓統一」才是其終極目標。

 

從這次會面看,情況確實如此。正如上述分析,不但宣言提及「提前迎接統一」,金正恩還表示,以「萬里馬速度」實現統一。事實上,從二月平昌冬季奧運會前開始,北韓就一直向南韓釋放與統一有關的信號。一月二十四日,金正恩罕有地發表講話,呼籲南北韓人民,要在沒有外國干預的情況下,在統一問題上取得突破。接著,他先恢復軍事熱線;接著在邊境板門店舉行兩韓高級別會談。之後積極參與冬奧,不但派妹妹金與正出席開幕式,還以共同組隊、開幕式共同出場等合作的「傳統手段」,提升提升民族情感。

 

三月初南韓特使鄭義溶訪朝時,金正恩強調「堅定推進朝韓統一」。北韓邀請南韓流行樂團到平壤演出,金正恩不惜兩次改動日程,攜李雪主、妹妹金與正一同出席全程觀看。金正恩還與演員合照,表示「滿懷欣喜,感動不已」,希望這次表演成為「展示統一民族形像」的重要機會。

 

總之,這幾個月的一套形象與和平宣傳的組合拳,向世界傳遞三個信息:第一,金正恩不是乖張、殘暴的壞蛋形象;第二,展示了北韓是一個「正常國家」,可以依照國際交往的一般禮儀與準則行事,而且時刻準備開放。第三,金正恩有强烈意志推動統一。

 

由於北韓的封閉,絕大部分人(包括相當一部分朝鮮半島專家)對金正恩的瞭解都來自少數渠道。因此,外界能洞悉其真實想法的極少。根據以往資料分析,金正恩似乎滿足於「山大王」,但求能在北韓世世代代掌權。但現在看來,絕大部分人都小看了金正恩的抱負。

 

現在確實是推動韓國統一的好時機。

 

從必要性來説,現在已經處於一個「必須談統一」的時機。兩韓分裂已70多年,相隔兩代人。相隔這麽長的時間會讓人民感情趨於淡薄,至少其中一方的統一意願會愈來愈低,臺灣出現「天然獨」就是個例子。在南韓,最近十幾年强烈認爲「一定要統一」者比率不斷下降,近年已接近個位數。支持「不統一」的比例高過「一定要統一」。雖然大部分人的態度是「不着急於統一」的「緩統」,聼上去還是希望統一的,但現在覺得「不着急」,以後就會進一步脫變「不統一」。因此,朝鮮半島統一問題,已經臨近到「是與否」的關頭了。

 

從可行性來説,金正恩現在有幾張好牌,都是以往都難以想象的。

 

首先,川普做美國總統,行事不按常規,甚至可以說「喜怒無常」,國際關係範式正在改寫,整個世界在轉型的大時代。這為每個國家與民族帶來罕見的機會。正如中國外長王毅所言,這是「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其次,中美爭霸成爲國際關係最重要的内容,但與冷戰時期壁壘分明不同,現在「敵我關係」混沌未明,正好讓處於中美狹縫中的「中間國家」,得以有利推進本國議程。日本可能打破戰後「專事和平」的「不正常國家」狀態。朝鮮半島也可能卻趁此機會實現統一。

 

第三,金正恩趁著這個關頭發展出核武器,正是手中的王牌。

 

第四,韓國左派總統,强烈支持親北政策的文在寅意外上臺,真是一個天賜良機。而且,金大中與盧武鉉的親北政策,取得領袖會面的時間,距離總統任期完結已經不遠。選舉一過換了强硬派,就前功盡棄。文在寅這才剛剛上臺,還有四年時間配合金正恩。

 

可能會有人質疑,民主的韓國人,怎麽會接受獨裁者金正恩呢?其實這並不奇怪。

 

人的心理很怪。一個一直做壞事的人,有一些人性的表現,往往就會博得很大同情。去年,香港悍匪葉繼歡在獄中病死,香港輿論竟然紛紛用「病逝」形容,為葉繼歡在獄中的一點「善行」,而覺得「有血有肉」,甚至掀起了「讓港人流下時代的眼淚」。

 

這種「美化壞蛋」 事同樣也發生在金正恩上。金正恩在今年表現得像個「正常人」,輿論就仿佛忘記了他用「炮決」、「犬決」冷酷無情地清洗政敵,就發生在幾年前而已;也忘記了去年把美國大學生弄成植物人才送回美國的也是金正恩。韓國人現在津津樂道金正恩與文在寅握手,金與正成爲韓國紅人,平壤冷麵風靡一時。都説明了這種思維作祟。

 

最近幾年,學界的一個熱點是世界範圍的威權/專制/獨裁囘巢,很多學者都困惑於,爲何明明走上了民主之路的國家,還會好像主動地「退回」權威政治中。很多學者都用「王權」理論進行解釋。

 

「王權」理論的框架下,在亞洲國家大都有長期的帝王統治歷史。人民也因此對「王者」有一種根深蒂固的崇拜,很多時候,這種崇拜是根植在内心深處,平時看不出來,但會默默地在關鍵時候影響他們。有王權傳統的國家的統治者,會利用人民心目中的王權「殘餘思維」,以回歸傳統及民族主義的方式,「挾帶私貨」,喚起人民心目中的「王權崇拜意識」,為自己擴大權力的合法性背書。由於王權歷史悠久,這個套路對亞洲國家來説,真是百發百中。中國、柬埔寨洪森政權、緬甸軍政府、泰國王室等都是用同一種策略鞏固專制。

 

韓國最近十年也掀起歷史與傳統文化熱潮。大衆文化中,韓服、韓屋等傳統文化恢復人氣。影視作品中的古裝戲更是層出不窮。電影鳴梁海戰票房連破記錄,正反映出這種傳統的回歸。這些無疑都為推動「統一」積聚潛在的力量,就等人來引導了。

 

這次韓國迎接金正恩有兩個細節值得注意。

 

第一,出動了「傳統儀仗隊」,這種儀仗隊是以前皇家使用的。韓國當然也用儀仗隊迎接外國賓客,但内裏意境有不同,迎接川普的時候,沒有人當這是一個「王」。但當這套儀式用在金正恩身上的時候,體現的東西就有所不同。

 

第二,奏傳統民歌「阿里郎」。阿里郎所說的故事是男女相愛卻不得聚,但阿里郎確有其人,乃朝鮮半島古國新羅的始祖赫居世居西干的妻子閼英夫人(Lady Aryeong)。這也在潛移默化地喚起王權意識。在筆者看來,這都是很不恰當的。如果兩韓有一個「王權」,那麽是金正恩有王者風範,還是文弱書生文在寅?答案不言而喻。

 

因此,很可能,朝鮮的統一比大多數人的想象要快的多。或許,不久我們就要開始討論,「大朝鮮」用什麽形式統一的問題了。冷戰時期有四對因東西方對峙而分裂的情況,南北越、東西德、南北韓、中臺兩岸。前兩者實現統一,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南北韓要「萬里馬」地統一,不太可能是這種方式。反而,以邦聯的方式首先在名義上統一最爲實際。但無論何種形式,金正恩都依然會「東方不敗」。

 

※作者為旅美學者

 

【延伸閱讀】

●社評:板門店啟示-朝韓從兩個國家開始

從被無視的朝鮮人民說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