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穿越90年捧回一紙出生證明 混血名將歸化的關鍵推手吉諾拉(下)

陳德愉 2018年07月08日 11:00:00

從台灣飛到英國跟周定洋搏感情,又飛到中國尋找周定洋祖父「90多年前」的出生證明,空間、時間都沒能擋住陳家銘的熱血。(攝影:李昆翰)

陳家銘老實的地對我說:

我這一生,從來沒有證明我有什麼比別人好的地方,讀書是這樣,運動也是這樣。

 

「可是,昌源(夏維耶)拿到台灣身分證的那一刻,我真的高興得不得了,我真的為台灣,為足球作了有價值的事!」

 

他發現自己的價值!那一刻,即是永恆——

 

從此,陳家銘一頭栽進這「為國舉材」的浩瀚大海裡,上窮碧落下黃泉地尋找下一個台灣足球明星。

 

「我就是,一生追隨這些球員。」(陳家銘提供)

 

他告訴我,中國也有許多人像他這樣,一直在注意華裔職業球員動態。「有一天我在網路上遇見一個中國的星探,他正在探詢周定洋的狀況。」中國的國籍法比台灣嚴格,但是,可以出的價格也是台灣望塵莫及。

 

搶先中國星探一步 讓周定洋歸化台灣

 

發現對岸在打聽,陳家銘搶先一步,立馬飛去英國「和周定洋作朋友」。他們兩個人整整作了4年的朋友,「我真的看著周定洋從一個青少年長成大人,從學生變成職業球員。」

 

「一百個職業球隊培訓的學生球員裡,只有少數幾個,有機會成為職業球員。」陳家銘說。

 

看到周定洋「成才」了,陳家銘馬上邀請周定洋與他的父親到「台灣旅遊」。他帶著周家四處觀光,參訪小學足球隊,竭力地作「國民外交」。好不容易,說到周定洋心動了,願意歸化台灣,沒想到,這條歸化路比起陳昌源是更加的困難。

 

擁有四分之一中華民國血統的周定洋,祖父是船員,出生於中華民國統治下的浙江寧波,在1947年飄洋過海定居於英國,並在當地成家立業。當年祖父拿的確拿的是中華民國的護照,只是祖父早已經過世,這本70年前的護照也早就不在了,沒有任何文件可以證明周定洋和中華民國有關係。

 

但是,空間既然不能擋住陳家銘的熱血,時間當然也不行,他還是接下了這「不可能的任務」。

 

為了解決「周定洋的身分問題」,陳家銘跑去浙江寧波周家的故居,尋找周爺爺的出生證明,寧波的戶政都被他嚇到了:戰亂流離,現在要上哪裡去找一張「90多年前」的出生證明?

 

陳家銘動用了一切的關係向寧波政府的戶政疏通,最後,對方說:「你若能找到三個在周爺爺生前,曾經見過他的人,我們就辦一張出生證明給你。」

 

為了解決周定洋的身分問題,陳家銘飛到寧波市政府公證處,盼公證他爺爺曾經存在過的事實。(陳家銘提供)

 

曾見過爺爺的人該上百歲了,要找到三個「見過爺爺的百歲人瑞」談何容易。聽起來不可思議,可是陳家銘還是緊抓著這一線希望。他再度回到村子裡,先找到周爺爺的弟弟,在叔公的幫助下,開始在村裡一家一戶的拜訪,問問有沒有人還記得爺爺的。

 

爺爺上次在村子裡出現,已經是80年前了——竟然真的被陳家銘找到了3個老人!他趕緊包計程車,載著這3位百歲人瑞,從偏僻的鄉村直衝縣城,終於得到了那張珍貴的出生證明。

 

陳家銘捧著這張紙回到台灣,先讓已過世的祖父得到「中華民國國籍」;接著,還要去證明「周定洋與他的祖父有親屬關係」。

 

「所以,我需要周定洋的爸爸證明他的父親是周爺爺,再來讓周定洋證明他的父子身分。」他說。

 

就這樣,中國、台灣、英國,飛來飛去,「補證件、做體檢的次數,多到我都算不清了。」陳家銘回憶。

 

「我敢說,對於國籍法與相關規定,我應該比一個初出茅廬的律師更厲害。」他說。

 

當周定洋拿到中華民國護照的那一刻,陳家銘感動地在推特寫下「努力了這麼多年,我們第一次跟周定洋同一國(已哭)」。(取自推特)

 

 

我想到倪重華對他「傻子」的評語,那是無怨無悔的意思吧。

 

「是啊!我犧牲很大呢。」他苦著臉,和夏維耶同年的陳家銘至今還沒有成家。

 

「其實我從小的人生願望只是想要結婚生小孩而已,」他坦承:「可是,這些年來,我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他們兩個身上了,沒有時間交女朋友啊。」

 

人生最大願望

 

他告訴我,去年看到夏維耶生下女兒,對他打擊很大,「我也想要小孩啊!」陳家銘抱怨。

 

人生的最大願望,就是想要一個有老婆小孩的家,因為,陳家銘的爸爸媽媽就是孩子夢想中的家長。

 

「我小時候有很多同學曾經這樣對我說,『好希望你爸媽是我的爸媽喔』。」他說,這些同學還會告訴他,「你不是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的生活是什麼樣子。」

 

父親經商家境優渥,小學時,母親辭去公務員工作專心照顧他,上面只有一個「很疼愛我的姐姐」。身為老么又是獨子,陳家銘說:「從小他們就不曾強迫我做過任何事,把我當大人來尊重。」

 

「我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媽媽曾經想要矯正我的左撇子,我跑回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上,將所有的櫃子、椅子通通推到門邊,抵住門口,將自己關在房間裡,直到媽媽說不矯正了為止。」

 

「從此之後,我做的決定,他們都支持。」陳家銘說。

 

這條困難的「球探路」,也是在家人的支持下,才得以走到現在。父親不但出錢,還在兒子沮喪的時候給兒子打氣。「爸爸有一天對我說,他覺得我做得很好。」陳家銘激動地說。

 

陳家銘這條「球探路」,是在家人的全力支持下才能走到現在。(攝影:李昆翰)

 

「我想在台灣足壇,我有很多敵人了。」他嘆氣,經歷與足協的衝突,辦國籍過程的種種不順遂,陳家銘從一個愛看足球的少年成長為一個進入場內競爭的成年人。畢竟,足球可以踢的凌厲,也可以踢得骯髒,辛辛苦苦跑來跑去90分鐘,經常是一球決勝負,而這就是人生。

 

「但是無論如何我不會放棄的,我會繼續做下去!」他斬釘截鐵地說。不放棄,這就是足球教他的事。

 

 

【延伸閱讀】
●【上報人物】將夏維耶、周定洋送進中華隊 台灣最強足球星探「吉諾拉」(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周定洋 吉諾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