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轉世靈童】達賴專訪之五:你可以說我是無信仰者

仇佩芬羅佳蓉 2018年07月10日 07:00:00

達賴在專訪中提到,戰爭的成因之一來自封建體制讓少數人有權下令殺戮,而他相信,當今世界已大致遵循民主原則,少數人統治的封建體制已經過時。(攝影:羅佳蓉)

達賴不僅是宗教領袖,對於將藏傳佛教義理適用於當前國際爭端的化解,也建立其哲學思想體系。在被問到西藏與中國的歷史關係時,達賴從最早兩個鄰邦的密切交流談起,說明了彼此在宗教發展上的差異。達賴在專訪中提到,戰爭的成因之一來自封建體制讓少數人有權下令殺戮,而他相信,當今世界已大致遵循民主原則,少數人統治的封建體制已經過時。

 

問:您是否可以談談西藏與中國的關係?

 

答:首先,西藏和中國已有上千年的關係。在七世紀,西藏王國和中國朝廷就建立了關係;長達兩個世紀,雙方有很緊密的關係。在我看來,西藏就像世界屋脊,位在亞洲中央,東邊是中國兄弟,南方則是印度,西方則是塔吉克、伊朗、阿富汗都是我們的鄰居。

 

所以在自然環境上,我們和鄰國都有很密切的關係。而對中國,我們也向他們學習了很多事物,比方說像蔬菜;中國的食物非常好,所以西藏王國非常喜歡中國食物,西藏很多蔬菜的名稱都來自中國(笑)。西藏的海拔很高,氣候寒冷,尤其在北部區域,沒有蔬菜和水果,只有糌粑,北部藏區只能高度依賴動物產品,像肉類、乳類、奶油、乳酪那些。所以藏區和中國朝廷及學者有很密切的交流。

 

達賴指出,西藏就像世界屋脊,位在亞洲中央,東邊是中國兄弟,南方則是印度,西方則是塔吉克、伊朗、阿富汗都是我們的鄰居;圖為西藏首府拉薩。(取自維基百科/Antoine Taveneaux 攝)

 

與此同時,七世紀時西藏王國發展了西藏文字,模仿了印度文字和字母。而在八世紀,佛教在西藏王國和中國都有所發展,而西藏選擇了從佛教發源地,也就是印度,傳入的教派。因此在八世紀,偉大的智者、同時也是最偉大的理則學家高僧寂護(梵名:Śāntarakṣita 或 Shantarakshita)受邀來到西藏傳法;根據印度歷史記載,當時他已經70多歲,他引入的佛教被稱為「那爛陀(Nālandā)」學派,這個學派非常重視邏輯思辯。而現在已經很明確,稍晚在緬甸、泰國、斯里蘭卡盛行的「南傳菩薩道」並不太研究邏輯,中國雖然也奉行「那爛陀」教義,但也不注重佛教邏輯;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許多關於這方面的佛教經典,尤其是關於佛教邏輯思辯的經典,並沒有完全被翻譯為中文。

 

然而在西藏情況則完全不同,這些佛教邏輯學的經典都已經被翻譯為藏文;不只是經典的完整翻譯,還有許多西藏學者投注大量心力研究這些經典,例如12世紀的薩迦班智達便有許多佛學邏輯相關著作。而在13、14世紀之交(應為12世紀),知名的學者恰巴曲桑僧格便發明了「辯經」的理論。在那之後,佛教不僅在西藏獲得長足發展,藉由這些西藏學者高僧的努力,也發展出邏輯與辯經等研究體制。現今在所有亞洲國家中,我認為西藏仍然保有最完整的那爛陀傳統教義。

 

達賴指出,藏傳佛教屬於「那爛陀(Nālandā)」學派,非常重視邏輯思辯,由高僧寂護(圖)於西元八世紀傳入西藏。中國雖也奉行「那爛陀」教義,但也不注重佛教邏輯。(取自維基百科)

 

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在過去3、40年時間,我與現代科學家有很嚴肅的討論,包括宇宙學、原子物理學、量子力學、心理學等,與這些領域的科學家們有許多討論,雙方都獲得許多有用的資訊。這些西方科學家都顯示出對學習藏傳佛教哲學的高度興趣與熱忱,而我身為佛教徒,也從這些西方科學家身上學到很多。

 

比方說,很多基本知識我們都已經具備,然而在細節方面,現代天文學能夠精確地計算出太陽、月亮的距離,而部分佛教文本卻仍主張日月星辰都同一個大小、位在同一個距離。這些舊有知識體系早已經崩解,我們也不需要再提及那些說法,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達賴指出,現代天文學能夠精確地計算出太陽、月亮的距離,而部分佛教文本卻仍主張日月星辰都同一個大小、位在同一個距離。強調這些舊有知識體系早已經崩解。(攝影:羅佳蓉)

 

所以,我認為對佛教徒來說,心理學是「心靈的知識(knowledge of mind)」,非常有用。我認為,在現今的世界、在人類歷史上,人們在情感上太執著於區分「我們和他們」的觀念,那正是衝突和戰爭的根源。更甚於此,封建制度給予極少數人所有的權力,讓他們有權組成軍隊並下令殺人。我認為,戰爭的部分原因,就來自這種制度。

 

現在的世界,我認為是民主的世界,雖然部分地區的制度不同,但我認為,世界大致遵循著民主原則運作。既然戰爭來自極少數人有權下令殺人,導致成千上萬的人命犧牲,這樣的封建制度已經過時了。

 

達賴指出,封建制度給予極少數人所有的權力,讓他們有權組成軍隊並下令殺人。我認為,戰爭的部分原因,就來自這種制度;圖為在印度新德里倡議西藏獨立的憎人。(湯森路透)

 

現在的世界正經歷「情緒的危機(crisis of emotion)」,古代印度心理學很詳細地解釋了情緒起源及處理情緒的方法。我總是告訴我的印度朋友,這些研究不只屬於古代哲學,也與現代世界相關,這些藏傳佛教的傳統知識,我認為不應只被視為佛學的一部分,更應該成為學術研究的課題。

 

所以,你可以說我不是佛教徒,或是無信仰者(non believer),與此同時,你也可以學習佛教中的心理學,以及如何處理情緒問題,將這些都視為學術研究課題。

 

同時,最近我持續談到,我們在教育中納入身體健康議題之外,也應該重視心理健康;空有健康的身體,卻沒有健康的心靈,這是不好的。我們需要情緒健康,世界也非常需要關於管理情緒健康的教育。而我們藏人身為難民,有義務保存這些知識;現在在印度,有很多寺廟和學院在傳授這些知識,都做得很好

 

你也知道,我們佛教徒總是為眾生祈禱,所以在實際行動上我們必須盡力做出貢獻,否則為眾生祈禱之外,卻只做對自己社群有利的事,那就很虛偽了。中國的佛教徒兄弟姊妹們也總是在為眾生祈禱,因此這件事沒有界限,我們祈禱、關心,為所有眾生。在實際行動層面,我們應該努力做改善人類生活做出貢獻,這無關是否為教徒,也無關哪一個宗教,我們應該盡力為所有人類服務,而身為佛教學習者,我們能做的就是幫助、教育眾生,管理自己的情緒健康,獲得心理的平靜。

 

點此觀看更多達賴專訪

 

【最後的轉世靈童】
●達賴專訪之一:我不贊成台獨 台灣可以解放中國
●達賴專訪之二:羅興亞難民 翁山蘇姬應該做更多
●達賴專訪之三:安樂死是OK 如病人無望復原及家庭支持
●達賴專訪之四:同性幸福地在一起 當然沒有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