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中國全面加稅 只因力防財政風險

何清漣 2018年10月08日 00:02:00

在中共的算計中,保住政權、防範財政風險是首要任務,保持企業活力、發展經濟居於次要位置。(湯森路透)

10月3日,中國官方正式公佈範冰冰涉陰陽合同案情,稱其偷稅漏稅超2.55億元,連罰帶補,共需繳納8.8億元方能免除牢獄之災。對中國經濟有點現實感的人都明白,今年政府正在想方設法羅掘稅收,除了借範冰冰逃稅一案向富裕者雲集的影視界喊話之外,其他各種稅收也在增加。

 

為何在美國減稅效應波及全球之時,中國政府還要逆勢而上,增加稅收?其中自然有難以言說的苦衷。

 

美國減稅,中國逆勢加稅

 

美國政府去年推出《就業與減稅法案》之後,極大減輕了美國企業和勞動者稅負,美國高低收入者都從該法案中得到減稅福利,形成經濟與進口的雙增速、美股利好以及資金回流的局面,強有力地促進就業增長。今年的美國經濟形勢所證明,這個法案行之有效。

 

繼美國推出減稅方案後,日本和英國相繼跟進的趨勢,日本政府行動很快,早在年初就確定了2018年度法人稅減稅方案。只有中國宣稱「不能簡單跟隨」。

 

中共領導層始終相信暴力鎮壓是維持政權的最後手段,維持國家機器的鎮壓能力取決於政府的財政汲取能力。(湯森路透)

 

中國政府的新政策證明,中國不僅不簡單跟隨減稅,反而全面加稅,以下是中國政府近日公佈的財政收入成績單:

 

2018年上半年,中國GDP同比增長6.8%,較去年同期低0.1;全國財政收入達10.43萬億元,與2017年上半年財政收入9.43萬億元相比,同比增長10.6%。創歷史新高。其中與國民個人錢袋有關的增長較多:

      

國內增值稅33600億元,同比增長16.6%。

      

國內消費稅6869億元,同比增長17.4%。

      

個人所得稅8127億元,同比增長20.3%。

      

企業稅增加12%。新開徵的環境保護稅共計46億元。

      

社保稅改由稅務局徵收,並從明年1月1日開始實施新的社保稅新政。所謂新政帶來兩大變化,一是讓企業無法瞞報員工人數,逃避交社保稅。按照中國社保協力廠商機構51社保在8月末發佈的《中國企業社保白皮書2018》資料,中國企業社保繳費基數不合規占比達 73%,即7成以上企業存在不按實際工資繳納社保的問題。新政實施後,這一漏洞必將被稅務系統的「火眼金睛」識別,逃交可能大大減少。二是企業稅負增加。新政前,企業社保賦稅比例為31%,全球第13/189;新政實施後,企業社保稅負比例為44%,社保稅負全球排名為2/189,一個低福利國家的社保稅負遠超許多高福利國家,算是創造了世界稅收奇跡。更嚴重的是,企業可能不敢多雇人 ,導致失業增加。

 

這種逆勢加稅的節奏,猶如殺雞取蛋。       

 

中國政府殺雞取蛋為哪般?

 

中國政府並非不知加稅的壞處,它堅持這樣做的原因只有一個:避免財政危機,保持國家的強管制能力。

 

中美兩國在世界上只有一點境遇接近,即都在鼎盛時期,就被一大幫預測者預言其必然衰敗。但對兩國衰敗程度與時限的預測卻很不相同,美國則被反復預言其大國地位將被中國趕超取代,給出的時限從2025年到2050年,包括這段時間的中間幾個時點2030之類;而中國的崩潰,幾乎成了中國崛起的伴奏曲,從2001年章家敦(Gordon Chang)的《中國即將崩潰》到現在,僅在美國就出現三輪,這還不包括今年《外交事務》的新預測。

 

因為「崩潰論」持續不斷提醒,中國政府的危機感特別強烈。美國2008年次貸危機發生之前,只有一家小公司預測到這一危機的存在,因此幾乎沒有任何事前預防;而中國對任何危機幾乎都採取超強防禦。

 

中國現在確實具備發生經濟危機的各種要素,但不等於即刻面臨財政危機。(湯森路透)

 

作為一個當代中國的研究者,我需要經常面對「中國何時崩潰」這種疑問。因此,在對中外曾陷入崩潰的王朝或國家做了研究後,認為一個政權、一個國家要崩潰,需要四種危機疊加:

 

一、統治集團內部矛盾尖銳——習近平從2012年接管政權以來,就致力於敉平內部矛盾,通過長達數年的努力,已基本控制黨政軍三大權力系統;

 

二、人民與政府之間的矛盾勢同水火,人民擁有自組織能力——中國有部分政治反對人士確實表現了極強烈的推翻政權願望,但這部分人在中國人中占多大比例,是千分之一還是萬分之一,連他們自己也說不清楚。而且除了海外網站上的革命語言之外,他們沒表現出任何自組織能力。

 

三、財政危機——一般人無法分辨經濟危機與財政危機的區別。這裡簡要說明:1、經濟危機並不一定導致政權垮臺,辛巴威與委內瑞拉就是例證。2、經濟危機離財政危機還有不短距離,中國現在確實具備發生經濟危機的各種要素,但不等於即刻面臨財政危機。衡量財政危機的主要標誌是:中國政府已經無法維持軍隊員警等維穩工具。

 

四、外部力量的壓迫——不少政治反對人士稱中美貿易戰就是美國對中國發動的戰爭,顯然是投射了太多自己的想像。貿易戰從來就非關意識形態,而是經濟利益,否則無法解釋美國與歐盟、日本、加拿大等盟友之間不斷發生的大大小小的貿易戰。簡言之,貿易戰之所以不是戰爭,乃因其並非以消滅對方為目標,而是剪羊毛為目標。川普曾經說過:「我們不要競相顛覆那些我們根本不瞭解的國家的政權」,目前,他放出的狠話就是「最多不與中國做生意」。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對華政策的演講,中國政治反對人士對此做了過分解讀,認為這是中美關係全面開戰,他們完全忽視了彭斯在演講中說的原則是:「在這項戰略中,我們尋求公平、對等以及相互尊重主權的關係。」「尊重主權」的意思就是不會軍事干預。考慮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定於8日訪問中國,彭斯的講話更像是一種心理攻勢。

 

「崩潰論」養成中共政權的危機意識                                       

 

持續不斷的崩潰論沒有讓崩潰變成中國的現實,卻養成了中共政權的危機意識與危機應對能力。中共領導層始終相信暴力鎮壓是維持政權的最後手段,維持國家機器的鎮壓能力取決於政府的財政汲取能力。近幾年中國政府應對危機的重心演變足證他們對危機因素相當敏感:2016年8月,中國提出開展「外匯儲備保衛戰」,實行貨幣維穩;2017年初,「防止金融危機」成了首要工作,劉鶴提出「既要防止黑天鵝(小概率事件),更要防止灰犀牛(債務危機這種大概率事件),繼而針對大量資本外流,提出「防範金融政變」。到今年年初,防止財政危機提上日程,體制內專家們從兩方面論述中國防止財政風險的必要性:一是全球範圍財政風險覆蓋率。指出2018年,在全球有統計資料的191個經濟體中,158個經濟體預計將出現財政赤字,仍高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初期的119個。二是中國地方財政自給率下降,中央財政為地方財政兜底的壓力加大。

 

「崩潰論」持續不斷提醒,中國政府的危機感特別強烈。(湯森路透)

 

對於財政赤字率,中國政府很清楚本國財政赤字率高於國際平均水準。按照國際上通行的馬約標準,赤字率3%一般設為國際安全線。2016年與2017年,中國財政赤字率連續被安排在3%,2018年中國財政赤字率雖然被下調至2.6%左右。但當局很清楚,真實的財政赤字率遠不止3%。

 

地方政府財政自給率近三年一直在下降。2017年地方財政經濟運行調研報告顯示,一些地方收支矛盾已經十分尖銳,自2015年至2017年前三季度,財政自給率情況平均在50%以上,但呈下降趨勢,從2015年的54.1%下降至2017年前三季度的50.8%。一些資源大省的「煤財政」、「油財政」等難以為繼。

 

只有瞭解中國財政面臨赤字率上升、地方財政自給率連年下降這一大背景,才會明白中國政府為什麼在美國減稅、發達國家跟風的情況下,卻要逆勢加稅。在中共的算計中,保住政權、防範財政風險是首要任務,保持企業活力、發展經濟居於次要位置。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