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V年會】公民審議推廢死 盼翻轉「亂世用重典」迷思

王怡蓁 2018年10月10日 16:48:00

G0V(零時政府)前日舉行兩年一度的年會,「全民做伙參詳」主持人許恩恩暢談廢死議題。(g0v Summit 2018 紀錄組提供)

「網路上會看到有人說『誰廢死,就殺他全家』這種極端言論,但現場接觸群眾,是沒有出現這種暴力行為,當然還是有歧視性或是嘲諷言論,例如有人會說你們支持廢死比較高尚,或說出對精神疾病與身心障礙者污名的言論。」在G0V(零時政府)兩年一度的大會上,「全民做伙參詳」主持人許恩恩對著台下聽眾說。

 

在這場公民科技的演講場合中,「全民做伙參詳」死刑替代方案公民審議,並沒有使用多厲害的科技技術,但秉持著「開放精神」以及「民主審議的技術」,許恩恩認為還是有值得分享的地方。「全民做伙參詳」的審議過程分成兩階段討論,第一階段討論死刑替代方案,第二階段則是相關配套措施,例如獄政改革及被害人的保護等。

 

死刑替代方案議題 能突破「廢死同溫層」嗎?

 

現場提問直接對「全民做伙參詳」提出質疑,認為直接討論死刑替代,就已經排除了支持死刑立場的人。

 

根據中研院民調指出,全台長期有「八成」民意反對廢除死刑。而我國在2009年將《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簡稱兩公約)國內法化,公政公約第六條中,「規範以廢死為目標」。然而,政府面對逐步廢死的政策上,往往會先說出民意還沒走到廢死,但往廢死邁進。2010年開始到2016年間,馬政府每年都執行死刑,理由是「台灣還有死刑,民意支持死刑,所以要執行。」蔡政府上台後,經過了兩年的時間,於今年8月31日又重新開啟第一次執行死刑。

 

 

既然兩公約都說了要廢死,廢死聯盟也就從過去廢死的推動,進一步去討論死刑的替代方案。

 

廢死聯盟指出,政府高舉著民意,但卻沒有好好進行對話。因此,廢死聯盟舉辦了「全民做伙參詳」死刑替代分案公民審議計畫,透過與一般群眾還有特殊關係人面對面溝通,了解民意。

 

對於現場群眾的問題,許恩恩則表示,「全民做伙參詳」參與者中,其實有三成五的參與者並未支持廢死,工作團隊也會優先錄取不同背景以及立場的參與者。至於要如何跟極端反廢死者對話,許恩恩表示,「全民做伙參詳」主要是想跟沒深入想過廢死議題或不太認識此議題的人來對話。

 

從草根做起 反映民意

 

「全民做伙參詳」,目前在全台各地已經辦了10場。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林欣怡表示,「全民做伙參詳」在2019年以前,會辦到30場,其中包含10場專家及特殊關係人的審議,目前已辦理8場一般民眾,1場監所以及1場公民教師。林欣怡表示:「政府不能只是說民意支持死刑」,在舉辦30場過後,會將結果提供給政府參考。

 

「全民作伙參詳」的議題手冊是由「法律白話文」團隊來編寫,參與者需要先閱讀過議題手冊,但由於內容太多,審議過程,主持人也會引導,透過影片等方式,讓參與者較能理解台灣以及全世界死刑議題現狀。林欣怡指出,廢死聯盟也曾想過自己來寫手冊,但發現寫出來的內容跟廢死聯盟過去寫出來的內容都很像,因此,想讓不同的團隊,透過更白話的方式,讓大眾理解「全民作伙參詳」怎麼進行。

 

「全民做伙參詳」期望以公民審議的方式推動廢死。(取自廢死聯盟官網)

 

法律白話文創辦人也是律師的楊貴智表示,過去在法律白話文上只要發表死刑相關的文章,就會引發激烈的討論,有人會留言「因果報應」、「殺人償命」等情緒言論。他認為,法律白話文作為由法律人組成的團體,應該用法律的觀點,帶領大眾思考死刑的法律意義,所以在編寫手冊時,也會希望大眾了解,死刑存廢並不是是非題,而有許多選擇,在死刑之外,還有什麼選擇,重要的是,刑罰制度能帶給社會哪些正面意義,刑罰制度如何達到社會的期待。

 

台灣法實證研究資料庫顯示,2014年的調查中,對法官判決公不公正的問題,有六成民眾認為不公正。楊貴智指出,人民不信任司法判決,卻對死刑判決沒有錯,根據中研院進行的調查,更有七成的人對台灣司法判決沒有信心,但仍有77%的人認為,就算知道有死刑誤判情況,他們還是會支持死刑。

 

楊貴智表示:「每一次執行死刑,就代表國家用殺人來換取正義,如果我們不認同兇手殺人,怎麼還會認同國家代替我們來殺人」,他認為透過公民審議,參與者可以重新思考過去理所當然的價值。

 

監所勞動環境差 如何發揮教化功能?

 

「他們工作超時,工作時所處的環境與受刑人相同,喝的水跟受刑人一樣,感受到很悶熱或很冷的氣溫也跟受刑人相同」林欣怡指出,監所人員的權益跟受刑人的權益應該一起提升,才會有好的工作環境。

 

在「全民作伙參詳」監所的場次中,林欣怡說她印象深刻,這些參與的監所人員表示,台灣的人權團體是否只關注加害者的人權,但監所的環境其實很差,好像沒人關心。她也解釋並非如此,因為兩方都生活在同一個空間,所以應該要一起提昇工作環境品質,才能讓監所人員也享有較好的工作權。林欣怡說,矯正署也進行協助,因此來的都是第一線地監所工作者,也有許多負責死刑犯的監所管理人員。

 

許恩恩回憶起監所場次,她說一開始氣氛很嚴肅,工作團隊甚至買了很多啤酒希望緩解氣氛,但她笑說好像沒多大幫助。她說有些監所人員來參與審議時,是帶著想挑戰廢死聯盟的態度,認為喊廢死不接地氣。相較於一般場次結構性較強的設計以及討論死刑替代方案,監所場次則是較著墨於監獄現有的問題,許恩恩說,這是希望讓社會更理解監所人員以及受刑人面對的狀況,才能改善配套措施。

 

許恩恩回憶起監所場次,她說一開始氣氛很嚴肅,工作團隊甚至買了很多啤酒希望緩解氣氛,但她笑說好像沒多大幫助。(g0v Summit 2018 紀錄組提供)

 

「監所人員的勞動條件差,受刑人不能吹冷氣,監所人員也不能吹。有時候監所人員會被受刑人告,或是申訴。受刑人也很慘,11個人擠在6張床的房間,怎麼分配?」許恩恩說。

 

而在「全民作伙參詳」的一般民眾場次中,許多參與者是第一次知道台灣監所的狀況,「這非常衝擊民眾」許恩恩說。她說參與者了解目前監所的狀況後,認為監所沒辦法良好的矯正受刑人,應該改善環境,增加教化的方式,才能幫助受人回歸社會。林欣怡也表示,當大家知道監獄狀況很糟糕後說,如果改變監獄狀況是不是能讓在監者變得更好。

 

林欣怡說,從監所的場次,讓他們知道矯正機關的現況,還有監所人員的困境,未來也希望加開加害者家屬、被害者家屬、媒體的場次,了解相關人員的想法。

 

矯正還是懲罰? 死刑替代方案的難解議題

 

從10場公民審議的經驗中,許恩恩統計了前六場一般大眾的資料,有五成是1990年後出生的人,六成有大學以上學歷,男女比各半。而多數的參與者,支持無期徒刑作為替代方案,這些參與者認為矯治受刑人還是比較重要,但擔心有期徒刑嚇阻力不夠,所以選擇無期徒刑。另外,也有人支持終身監禁不得假釋,認為應該徹底隔離這些受刑人,但有更多人認為,終身監禁不得假釋這種做法會耗費更多成本,且更加殘酷。

 

許恩恩說,在配套措施上,參與者認為,假釋審查需要更開放透明;監所矯正的功能不足,需要改善環境以及增加教化方式;被害人保護的相關支持不夠;被害人家屬的支持也需要被幫助。

 

另外,他們在審議結束後,讓參與者自由選擇回填問卷,從回收的樣本中發現,有三成的人改變原先的立場,有從終身監禁變成無期徒刑,也有無法確定立場到選擇無期徒刑的人,而討論後,改成死刑或終身監禁的人較少。此外,回傳問卷的多數還是選擇無期徒刑。

 

眼不見為淨? 瑞典獄政經驗挑戰「坐牢」概念

 

目前,142個廢除死刑的國家中,他們又是怎麼做到替代方案?除了上述的終身監禁不得假釋、無期徒刑、還有有期徒刑等。在歐洲國家中,歐洲經貿辦事處處長馬澤璉表示,歐洲有很多的替代方案是終身監禁,她的家鄉瑞典,最高刑期是12年的有期徒刑,但可以聲請延長。她說,瑞典認為犯人在監獄中其實是要矯正他,而不是懲罰,她指出就算是殺人犯還是有機會被矯正,讓這些人接受矯正後,有機會重新回到社會貢獻。

 

面對群眾提到在同溫層進行溝通的問題,許恩恩說,的確可能還是在同溫層中,但她認為就算在同溫層裡,有時也很難跟同溫層中的人對話討論,很多參與者其實只是想釐清現狀,因此走出去,進行對話,就很重要。

 

捨棄死刑存廢的議題,林欣怡認為討論死刑替代方案才能走到下一步,而在討論過程中,提出更多選項後,真的有人願意考慮其他的可能性。林欣怡認為,在這10場的經驗中,最珍貴的部分在於,有更多人提出來的關注是「被害人保護以及監所的改革要怎麼做得更好」,她說當提供給對方更多資料時,未必會讓他馬上改變立場,但出現了對話以及思考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
●【G0V年會】寫程式救國家! 「零時政府」推資料透明化
關鍵字: 廢死 公民審議 G0V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