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彭斯引魯迅「聖上與禽獸論」 反華反出了新高度

盧斯達 2018年10月10日 07:00:00

彭斯這篇演辭隱沒的部份,比顯露的部份還要殺氣騰騰。(美聯社)

美國副總統彭斯演說數落中國的時候,用了魯迅的典,是整篇外交檄文的點睛之處。為甚麼用魯迅,為甚麼用這句話,十分耐人尋味;這個典故說明了,世上最了解中國人的民族,除了日本人之外,原來還有美國人。老子說:「國之利器,不可示人」,美國外交是否也隱瞞了自己對中國現代民族性的了解,試圖在一場爾愚我詐的鬥爭中不動聲色?

 

這個邏輯正與《百年馬拉松》不謀而合。彭斯演說之後,《百》一書的銷量馬上大振。這本書講中國如何用各種手段達成稱霸世界的目標,其中一招就是「隱」,即《孫子兵法》的「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將自己的能力和企圖隱藏起來。彭斯攤牌的「魯迅文本」,是否揭示美國想說,自己一向知道中國在搞甚麼,只是同樣「能而示之不能」,時候未到就裝作對中國的事懵然不知?

 

彭斯引用了魯迅文章《隨感錄》(1919年)的第48篇,開頭這樣說:

 

中國人對於異族,歷來只有兩樣稱呼:一樣是禽獸,一樣是聖上。從沒有稱他朋友,說他也同我們一樣的…

 

這篇短文似乎是說, 中國人講「維新」和改革,始終只是表面,核心的那一套始終是舊的。在20世紀,這叫「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後來叫折衷調和。魯迅是激進改革派,他認為沒有這麼便宜,只改外面那一層,內裡的東西不改,也不是改。

 

文章所說的「聲光化電」,是科技器物;對照的「子曰詩云」,是中國傳統文化。彭斯的引用,自然是比喻中國改革開放,但深層的政治經濟制度沒有跟著改,現在始終是「開歷史倒車」。美國人借魯迅的口問中國人「能否駝著山野隱逸,海濱遺老,折衷一世」,也就是問中國「政左經右」的折衷駕駛能折衷多久的問題。不知道是否警告,再不轉彎就要車毀人亡。

 

但這篇短文最妙還是「聖上與禽獸」這個命題,言簡意賅。那不只是說經濟或政治,而是講到更深層的民族性或文明問題。在中國文化,「異族」本來就是涉及政權和歷史合法性的敏感問題。弱小「朝代」尤其緊張,「漢人」(被征服者)知識份子也極為糾結。因為講到底,中國「自古以來」當權的全部都是「異族」。

 

商族之於夏族,是東邊的「異族」;周人對於商人,是西邊的「異族」;秦國正式是西戎,漢繼承秦制,自然也是「異族」之後;秦漢體制之後內爆於世界末日式的黃巾之亂,人口銳減,最後還被「五胡」顛覆。

 

之後「異族」入主中原,建立政權,後來的中國是鮮卑化的中國,唐宋都是「異族」,後來被更外面的「異族」所欺凌。鮮卑化之後的「中國」,又受到契丹人、女真人和蒙古人的挑戰,這些「異族」也相繼在中原立國,並且取得「中國」的「道統」。最後的異族王朝也逃不過宿命,受制於重洋之外的其他「鬼子」,而導致「喪權辱國」。

 

「中國」陷入腐朽停滯之後,那「異族」自然是新崛起的挑戰者。「聖上和禽獸論」,是指中國人因為歷史造成也好、是天生賤骨頭也好,他們對於「異族」的觀感,不是徹底鄙視,就是極端諂媚。異族在遠的時候,中國人自視為華夏正統,用鼻子看人瞧不起;異族來到的時候,已經是兵馬炮艦齊備,中國人就爭著卑躬屈膝,好像他們依次臣服於鮮卑人、契丹人、蒙古人、女真人……最後還有日本人。

 

一時三刻迫於權勢而下跪,各民族各階層都有,但魯迅看到,下跪和認賊作父,在「中華文化」有文化連貫性、政治上有專屬的文飾系統(儒家正統之辯)。

 

文明性質使而,中國人面對「異族」的極自大和極自卑,是由於華夷之辯「中心和邊緣」兩個概念的拉鋸,不是把人踩在腳下,就只能被別人踩。在當今,這是中國爭霸之心的由來。時下中國人仍事事言必「十九世紀大清喪權辱國」,故此中國現在欲爭國權,謀求稱霸世界,要阻擋的人都是又想欺負中國。

 

魯迅說中國人從沒有稱異族為朋友,沒有平等和博愛觀念。其實中國人內部也沒有朋友這回事。儒家說五倫。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最後一倫才是朋友,而且多數語焉不詳。

 

在明末張居正那個年代,有一個叫何心隱的學者,因為在階級和人際觀念異常僵化的明末,推廣具自由精神的「朋友」觀念,就被控破壞綱常倫理,是「妖人妖語」,遭官府強力打壓。

 

簡單來說,何心隱那一套,沒有說要破壞五倫,但不重君臣、父子、夫婦、兄弟,特重朋友。朋友沒有血緣利害關係,是純粹因自由和精神喜好所,而後天結交。這種論述自然充滿個體主義的味道,當時屬於前衛和異端。因為中國主流,始終是講君臣、父子、夫婦、兄弟,逃不出「家」和「國」的框架。

 

費孝通在《鄉土中國》講中國人社會組織方法,是「差秩格局」,已經有六七十年。講到中國人並不如歐美以民族國家(Nation State)和個人為本位做共同體,而是始終以血緣、鄉緣等的關係親疏,而構成一個一個私人網絡,這些論述永遠不會過時。

 

中國人在這種文化基因之下,有私而忘公,是自古以來的;中國人對於平等交往的理解,和世界不一樣。由個人而國家,這就是彭斯演辭的殺著。他暗示中國在國際社會上也一樣,不知道也不會搞平等交往,永遠傾向用大堆私人關係和暗網偷天換日,乃至於中國始終不會長久服從國際秩序,而要復興一個由自己做大家長率領群小的朝貢體系。(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也這樣看中國

 

美國人跟中國談「聖上與畜獸」,有點《教父》電影的味道(其實川普一邊跟習近平開會,一邊在敘利亞發射導彈也十分《教父》),也就是當面示威的意味。美國人告訴中國人(甚至全球華人),我知道你們是一群怎樣的人,既然你們不知道甚麼是平等,我們也不講平等,講實力和肌肉。

 

美國人不想成為中國人世界中的畜獸,剩下的選擇就是用實力來做中國人的聖上。

 

這是很露骨的,但卻真的是依著中國國情來講,鞭辟入裡。很多講中國文化或歷史的中國人,也沒有這種見識。現在中國人就像孔子所說的小人和女子,近之不遜,遠之則怨;對你好,你就放肆,秀肌肉就說反華、欺負中國人。

 

當然現在美國是否已鐵了心,要做滿清皇帝奴役中國人,很難說,也要看美國國內的情況,但這篇演辭隱沒的部份,比顯露的部份還要殺氣騰騰。那已經超越了政治,到達了從本質上瞧不起中國乃至東亞文明的高度。據說中共也把魯迅放在神檯上,魯迅在中國也算是家傳戶曉,但不知道咀嚼出這份寒意的人有多少。拿走鬧事中國客又算是甚麼反華,現在華盛頓卻反華反出了新高度。

 

※作者為香港青年評論者/作家

 

【延伸閱讀】

●盧斯達:台灣朋友們 你們大多時候都不是面向一個「真實的中國」

●盧斯達:馬雲被退休 「國進民退」的時代標誌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