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沒有選擇的香港 台灣九合一選舉當然重要

杜心武 2018年11月22日 07:00:00

香港沒有得選擇,美好的時光一去不復返是必然的。台灣還可以選擇,去向由台灣人民決定。(湯森路透)

周末就要迎來台灣九合一選舉。很多人認爲,這不過是地方選舉而已,不涉及統獨爭議,無需太從兩岸關係的角度出發切入。這種「地方歸地方,中央歸中央」的思維方式,與「文藝歸文藝,政治歸政治」一樣,同樣是虛妄的説辭。事實上,這次選舉不單會深刻影響兩岸關係,還會進一步影響中美關係,乃至深遠影響整個世界的格局。

 

這不是「南太平洋一只蝴蝶扇動翅膀,引起美國德克薩斯的龍捲風」那種誇大其詞,而是有真實的邏輯與事實為依據。

 

不錯,九合一選舉選出的只是直轄市市長和地方議員,他們都沒有直接左右兩岸關係的權力。但這次選舉的關鍵不是什麽人當市長,而是它決定了2020台灣總統選舉的走勢。

 

簡而言之,如果這次柯文哲能連任台北市長,韓國瑜能贏得高雄市長,那麽民進黨在2020年的總統選舉中就會面臨很大的挑戰,為台灣未來六年的走向添加不確定性。這種挑戰不會在兩年後才發生,出於選舉考慮,反對政府的勢力在這兩年内必將在兩岸問題上給現任政府製造更大的困難和反對聲音。事實上,馬英九前總統高調宣佈「新三不政策」,已可被看作為大選布局了。

 

2020年總統誰屬,又決定了台灣在中美之間如何站隊。

 

筆者在《疑台論》一文中曾經闡述,美國的「疑台論」有幾個方面,2014年以前,以軍事疑台論爲主,即擔心無法防衛台灣;到了2014年之後,在政治、經濟、科技領域的「疑台」越來越超過軍事方面的理由。

 

七十年來,台灣都是美國實際上的盟友。不誇張地說,沒有美國的背後撐腰,台灣政權很難支持至今。台灣政壇也一直持親美的立場,相對而言,國民黨「更親美」。但2014年太陽花運動之後,馬英九政權成爲明顯親中的政權,在中美光譜綫上,「更親美」的變成了民進黨。美國在政治上疑台,即擔心台灣出現了親中的政府成爲現實的戰略擔憂。

 

台灣的戰略地位對美國維持西太平洋的霸權非常重要。台灣會擔心美國「棄台」,美國也會擔心台灣「棄美」。對美國來説,台灣戰略位置重要,不保證台灣不可能「棄美」。

 

台灣是否朝「菲律賓化」走去

 

現成的例子就有一個:菲律賓。菲律賓的地理位置比台灣更重要,傳統與美國關係同樣密切;從菲律賓自美國屬地獨立開始就是美國的軍事盟國;菲律賓又是南海諸島的主要聲索國,南海仲裁案的主角,是美國2016年前在南海的最重要支點。然而,出了一個總統杜特蒂,菲律賓就一下子180度大轉彎,把菲律賓變爲一個一面倒的親中國家。現在與美國的盟友關係名存實亡,美國除了等下一個「親美總統」,又能幹什麽?

 

把台灣和菲律賓相比也存在一定的不可比性。菲律賓怎麽說也是一個國際廣泛承認的獨立國家,因此再「親中」也暫時不太可能被吞併,這令他們親中起來沒有這麽多顧忌。但同時,菲律賓畢竟是其他民族的人,台灣卻是華人爲主,很多人本身就有親中情結,台灣憲法還以「中國」自居。兩相比較,台灣「親中」政權一面倒向中國的可能性還比菲律賓還大。

 

台灣如何站隊影響美國構建的印太戰略。台灣是美國抗衡中國的關鍵一環。一旦台灣親中,美國失去第一島鏈,中國獲得西太平洋的出海口,就能截斷第一島鏈。北上威脅日本;東向威脅美國西北太平洋的軍事基地,甚至威脅美國夏威夷;南下直插南太平洋、澳洲、新西蘭。國際形勢很可能會出現「美治和平」到「天朝體系」的轉變,扭轉世界歷史。

 

即便不涉及這麽戲劇性的政治轉變,美國即便在政治上仍不疑台,經濟上和科技上的「疑台論」也越來越成爲令人擔憂的因素。

 

台灣絕不想「變成普通內地城市」

 

香港最近發生一幕令人哭笑不得的鬧劇又給出了活生生的教訓。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最近發表2018年度報告震撼,裏面通篇在討論「香港越來越像一個普通的内地城市」,提出的第一項就是建議國會命令商務部等機構,撰寫一份審視評估報告,以確定是否把香港和中國視爲兩個獨立關稅區,以滿足美國對軍民兩用技術出口的管制。

 

美國其實還只是「說說而已」, 剛剛有點「動真格」的苗頭,整個香港就惶惶不可終日。很多一直宣傳「融入中國」的建制派議員,大呼一旦美國取消香港單獨經濟區的待遇,那麽「香港玩完」(香港完蛋了)。香港的自由黨原先提出在立法會討論《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問題以向中央表忠心,現在突然主動更改議題。狼狽之相令人忍俊不禁。北京前一階段對美國惡狠狠,現在突然允許美國航空母艦停靠香港,駐港部隊司令還親自歡迎上艦參觀,前倨後恭。

 

其實這不難理解,香港之所以能如此成功,除了地利人和的因素,「天時」是最不可或缺的。香港能成爲「皇冠上的明珠」,最大的因素先是美國的冷戰紅利。後來又因爲成爲中國的一部分,享受「中國紅利」。這時又因《美國——香港政策法》把香港看作一個與中國不同的地區,繼續享受美國的優惠。這些優惠中最重要的一環就是科技。香港進口美國科技很寬鬆。中國由於六四的關係,被美國封鎖高科技產品,雖然可以從第三國進口,或者「自力更生」,但總比不上美國的水平。於是香港就成爲中國獲取美國技術的白手套。

 

以前美國對這些事都只眼開只眼閉,現在中國技術要追趕美國,中美全面交惡,香港既然已經成爲中國的一部分,再「一國兩制」,美國也不會視而不見了。可以說,香港的好日子已經到頭了。

 

台灣的成功和香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台灣即是「中國的」(中華民國),又不是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同樣同時享受中美兩家的紅利。台灣和香港同為70年代崛起的「四小龍」,這都是美國的冷戰紅利。90年代,中國開放,台資企業大舉進軍中國,又是「中國紅利」。到了九十年代後期,美國高科技技術大量轉移台灣,再享受了一波「美國科技紅利」。台灣之所以最近十年增長乏術,還能有這樣的底子,完全是因為這種獨特的地位和「天時」的因素。

 

中美交惡,美國不能讓中國在技術和貿易上占便宜,不能讓中國利用香港做白手套,同樣不能允許中國再利用台灣做白手套。美國怎麽做,很大程度上會依據兩年之後的總統選舉,而這次九合一選舉,就是一個重要的觀測點。

 

香港沒有得選擇,美好的時光一去不復返是必然的。台灣還可以選擇,去向由台灣人民決定。台灣再次站上世界史的舞台,九合一選舉怎麽不重要?

 

※作者為國際關係評論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