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江敏吉】蒙古王爺親傳秘笈 桃園小子鍊成沉香大師(下)

陳德愉 2019年03月26日 10:30:00

江敏吉12歲那年跟隨師父遠赴西藏深山,直到他24歲下山返台當兵,整整在高山上磨練了12年。(攝影:李智為)

「軍營都有廚房,每到吃飯時間,都有許多小孩會到廚房旁向那些兵討吃的,我們家裡根本不夠吃,所以我也天天去討飯。有個兵對我特別好,總是把鍋巴留給我。」

 

「有一天,我去向他討鍋巴,他手上拿著鍋巴,突然問我,要不要跟他去西藏?

 

那一年,江敏吉才12歲。

 

眼睛看著對方手上的鍋巴,肚子餓得咕嚕嚕直叫,江敏吉也沒想那麼多,就回答:「好啊。」

 

「那時候出國是要特批的,我還記得,出國的前一天晚上,我高興得整夜睡不著。」這個小男孩連母親也沒有告訴一聲,打著赤腳,一件衣服也沒有帶,就這樣跟著那個兵走了。

 

江敏吉12歲跟隨師父,自台灣遠赴西藏阿里念佛。(攝影:李智為)

 

「他要我叫他師父,我就喊他師父。」

 

江敏吉記得,兩個人輾轉從泰國到尼泊爾,再到加德滿都,輾轉抵達西藏的阿里。

 

「我們是走山路進去的,」他回憶:「師父騎著野馬,我走路。」

 

那條路非常小,「其他同行的喇嘛告訴我,還是走路比較安全。」

 

天氣非常冷,江敏吉披著麻布袋跟在隊伍後面,「餓了就吃麵粉疙瘩。」

 

「到了阿里,我一看,就知道自己慘了。」

 

「那真的是鬼域啊!」他嘆息。

 

「我們住在山洞裡,師父教我們念佛,平常我們這些徒弟就侍奉師父,替他打雜、做事。」

 

在65年前,一個桃園鄉下12歲的男孩被誘拐到有萬山之祖之稱,高達4500公尺的西藏高山上!這真是不可思議,比尋寶故事更為傳奇。

 

江敏吉收藏數以萬計的藏傳佛教法器。(攝影:李智為)

 

 

12年山洞人生 「蒙古王爺」親傳藏學精髓

 

江敏吉繼續說著這神奇的故事:「阿里那真是冷啊!」他抱怨著。

 

「我們到四川去學佛,下山要走8個月,回來上山要走6個月。」

 

回憶起「山洞裡的童年」,老先生抱怨連連,「因為我年紀最小,其他師兄們經常嚇唬我。」他說。

 

「師父很兇很霸,一不稱心就會責罵我們。」

 

這位江敏吉稱呼為「蒙古王爺」的師父,十分懂藏藥,徒弟們都要為他配藥、磨藥。

 

「沉香」是藏藥中的重要藥材,江敏吉就是在這山洞裡,學會了關於「沉香」、關於「藏茶」、關於西藏宗教法器的一切知識。

 

回憶起「山洞裡的童年」,江敏吉指出:「師父很兇很霸,一不稱心就會責罵我們。」(攝影:李智為)

 

 

24歲離開西藏 返台入伍卻開展特務人生

 

「我24歲時離開西藏,從尼泊爾輾轉回到台灣當兵,結束了我在西藏十幾年的生活。」江敏吉說。

 

他特殊的身份引起軍方注意,吸收他成為情治人員,來往這幾處收集情報,執行秘密任務,經歷無數驚險。

 

關於這一段歷史,江敏吉不願多說,只含糊地告訴我:「我是直接接受蔣經國的指揮的。」

 

退伍後,江敏吉做生意累積財富,開始沉香生意。論克計價的沉香,好的物件價比黃金,但是沒有任何評鑑的方式,也沒有公定價格,全憑經驗判斷。

 

「沉香不是外行人能做的生意,不懂的人千萬不能做,會傾家蕩產。」江敏吉眉頭一緊,瞪著我說。

 

江敏吉與家中的沉香收藏合影。(攝影:李智為)

 

江敏吉的長子江赫,在父親的帶領下,也做「沉香」生意;父親做大件雕刻,兒子做的是沉香屑,在帝寶豪宅後開設香道館「不二齋」。

 

沉香本是樹木成長時的變異,樹種不同、變異情況不同、年分不同,就有各種結晶。江敏吉告訴我,曾有一位中國的師父,帶著一串沉香念珠來拜訪他。

 

江敏吉手持由沉香所製的念珠。(攝影:李智為)

 

「他就坐在妳坐的那個位置,」他用下巴指著我:「告訴我,他花了人民幣幾百萬買了那串念珠,專門到台灣請我鑑定。」

 

「我告訴他,我從不幫人鑑定的。」江敏吉說。

 

沉香價碼落差太大,不幫人鑑定,是怕惹禍上身。江敏吉自己採購沉香,交給名家雕刻,這希有的獨門生意讓他累積巨大財富,他又用這些財富大量蒐購西藏文物。

 

「中國文革前後的藏茶我全部都收了。」他說,我回想剛剛參觀寶庫時,確確實實看到房間一半堆滿老藏茶的奇景。

 

「我曾經組團到西藏地區勘查各地文物保存情況,結果發現西藏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好東西,好東西都已經在我家了。」他說。

 

江敏吉對自己的收藏極為自信,「前陣子故宮展出『藏傳文物』,他們請我去看,我去看了——」接著,他下巴一抬:「東西呢是老東西,可是不是好東西。」

 

(江敏吉提供)

 

 

講著講著,老先生激動起來,揮手要助理拿他珍愛的沉香念珠來,他手搓著每顆都有乒乓球大的念珠,急急地說:「只要摸過,手香終日不散啊。」

 

「奇珍異寶,你要關心它,它才會關心你。」

 

說著,江敏吉從身後取出一把小刷子,開始使勁地刷著手上的沉香茶則,茶則上刻著一隻精美的蟬,胖胖的渾身油亮,「刷過後,再用紙去磨它。」他用紙輕輕地按摩這隻蟬,好像撫摸一隻寵物。

 

身邊圍繞的這些寶物,對江敏吉來說,比家人更親切。(攝影:李智為)

 

身邊圍繞的這些寶物,對江敏吉來說,比家人更親切,「我很少見我兒子(長子香道師江赫)的,一年可能見一次。」他告訴我,江赫國中畢業就在父親要求下獨立生活,從小獨自在西藏生活的江敏吉,認為這才是教育的方法。

 

愛一個人,要用理智控制情感,不過,愛寶物就不一樣了,江敏吉可以盡情的溺愛它們。

 

 

每天「寶貝」到半夜3點 想開博物館曬收藏

 

「我每天保養這些寶貝,工作都做不完,要做到半夜兩、三點啊!」說起自己與「寶物的日常」,江敏吉皺著眉頭,可是,還是有一點笑意不知道在哪裡,隨時可以漾開來;畢竟,能夠與寶物共處一生,是太快樂的事。

 

「我這些寶貝是不賣的!」他嚴肅地說:「我現在的願望,就是能夠成立博物館,將我這一生的收藏妥善照顧好。」

 

江吉敏現盼能成立博物館,將一生收藏妥善保存。(攝影:李智為)

 

傳奇的寶藏總有神祕的力量,千千萬萬人想要沾得這些西藏宗教寶器的靈氣,求財求名求感情,何況江敏吉是與它們住在一起。聊到最後,我終於忍不住問:

 

「江老師,你收藏這麼多法器,還有人骨,住在一起不會怕嗎?」

 

只見寶藏主人眉毛一挑:

 

「我是無神論者,這些有什麼好怕的!」

 

浪裡來火裡去的一生傲氣,此刻展現在江敏吉的臉上,寶藏主人終於現了真情。回顧上篇

 

 

 

【上報人物看更多】

●一片鍋巴開啟西藏奇遇 傳奇沉香大師江敏吉(上)

●【毛孩奇俠董冠富】虐狗變態欠教訓 照生會組「暗黑部隊」討正義(上)

●【生技大腕陳良博】揭開一甲子的痛 父親那比悲慘更悲慘的故事​(上)

●【罷課挺氣候】嗆過詹順貴 小六生楊子慶:政治人物都不關心環境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