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長榮仍停留在一寸不讓的「資方立場」

鍾孔炤 2019年06月25日 00:00:00

此次長榮空服員罷工,早於2017年4月起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就開始與資方進行協商,歷經20次協商會議、3次勞資爭議調解會議都破局後,今年5月進行罷工投票、並獲得超過九成長榮會員的支持。(攝影:張家銘)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於6月20日下午四點開始罷工,成為2019年台灣第二起合法罷工。相較外國,台灣社會對於以「罷工」手段爭取勞動權益仍然很陌生,但是當台灣民主日益深化,公民越來越重視自己的權利時,透過憲法對集體勞動三權的保障,我們可以預見不平等的勞資地位開始有機會趨於對等。

  

根據勞資爭議處理法,罷工期間,勞工理所當然暫時拒絕提供勞務,並得設立罷工糾察線,但也負有維持現場秩序與安全的責任;資方則可以暫停給付罷工的勞工工資,但不得有不當勞動行為;政府面對勞資雙方負有「中立義務」不得徇私偏袒;公民與消費者則有一定的「容忍義務」。

  

不論勞資雙方、人民或政府,都在每一次勞資爭議當中學習並探索自己的角色。「勞動教育」這門課不簡單,我們還有很多要學習的部分。以下特別針對這次罷工遭到的質疑,提出我的觀點。

 

一、「突襲」罷工太突然?

  

罷工是爭議行為的最後手段,協商才是目的。在台灣嚴格的法律規範下,要達成「合法罷工」的門檻十分不易,不僅要先經過漫長的勞資爭議調解,而且還要通過工會內部的罷工投票才可以取得合法罷工的資格。

  

此次長榮空服員罷工,早於2017年4月起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就開始與資方進行協商,歷經20次協商會議、3次勞資爭議調解會議都破局後,今年5月進行罷工投票、並獲得超過九成長榮會員的支持,於6月7日取得罷工資格。

 

 長榮公司也對外表示,工會的罷工投票造成公司售票率下滑,這正是「罷工預告」的效果。(攝影:李智為)

 

前置的程序就超過6個月,實際上早已達到預告效果,工會對外也積極告知罷工的可能性。工會取得罷工資格後,「隨時」都可以發起合法罷工。這段期間工會仍與資方繼續協商,一直到6月20日。

  

此次罷工並非毫無徵兆,何來突襲之說?長榮公司也對外表示,工會的罷工投票造成公司售票率下滑,這正是「罷工預告」的效果,這段預告的時間並不算太短,理應有足夠的因應時間。

 

二、「禁搭便車條款」是什麼?

  

「禁搭便車條款」明文規定於《團體協約法》第13條,目的在於「保障勞工的團結不被資方破壞」。勞工參與罷工的代價很大,不僅沒有工資還要承受雇主壓力,若罷工成果可以輕易分享給非會員,將會擊潰工會的團結。

  

正因為台灣工會的組織率極低,所以國家必須以法律保障勞工的團結權,而工會在與資方簽訂「禁搭便車條款」時,可以同時約定所謂「補票條款」,讓沒有參與罷工卻想要享受成果的「非會員」有機會上車,一般而言是約定支付一定費用給工會,就能「補票上車」。

  

《團體協約法》第14條甚至規定:「團體協約得約定雇主僱用勞工,以一定工會之會員為限。」此種「封閉場廠條款」亦屬合法。顯然,資方爭執的並不是合法性問題,而是著眼於禁搭便車條款有助於穩固工會之實力、強化談判力量。事實上已經簽定團體協約的各工會案例中,禁搭便車條款並不少見,資方不應將禁搭便車條款視為洪水猛獸。

 

三、工會設「罷工糾察線」阻擋通行合法嗎?

  

工會得依法設立罷工糾察線,工會為傳達罷工之訴求,在雇主營業處所緊臨的區域設置糾察線,並得用言語、標語及靜坐等,規勸勞工參與罷工、勸阻消費者不要消費等。而第三人縱使有一定程度的不便,仍應予以尊重與忍受。

 

「工會」團結路上雖然感到很多委屈也會有情緒,但理性協商與合理讓步或許能幫助實質權益的爭取。(攝影:張哲偉)

 

罷工糾察線制度已有超過百年歷史,英國最早於1875年便出現。罷工糾察線不僅有促進「罷工效果」的功能,也同時負有一定維持秩序與安全的責任。只要糾察線劃定的範圍,保留通道讓第三人自由通過,雖造成不便也不構成違法。

 

四、消費者和公司的損失,工會要負責嗎?

  

罷工只是手段,目的仍在取得與資方對等協商的機會。但要取得對等地位,罷工必然要能造成雇主的經營壓力,例如收益的減少或是消費者的不便,因此《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5條,規定工會合法罷工的民、刑事免責。

  

由於資方立於資本優勢的地位,若沒有免責條款,勞工根本不敢罷工,也難以取得對等談判的機會。因此不論是雇主或是消費者,都不能因為罷工而向工會及其會員追討損失。消費者應該要找企業追償,才是正途。

 

最後,我想要呼籲資方,不要再知法玩法,透過扭曲法令的方式破壞「勞動三權」的行使,絕對無助於罷工落幕。觀察目前長榮公司對罷工的回應,似乎對於勞資互動還停留在一寸不讓的「資方立場」,公司主管更於罷工現場高喊:「我專制怎麼様?」「就是要這個威權,才可以極權管理」,此話不僅無助勞資互信,其實對企業未來經營亦不利。

  

「工會」團結路上雖然感到很多委屈也會有情緒,但理性協商與合理讓步或許能幫助實質權益的爭取。我仍然會呼籲罷工縱然造成雙方對立的激化,但是轉念也可能成為真誠協商的契機。期待雙方,早日重回談判桌。

 

※作者為民進黨籍立法委員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