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黃國昌在汐止當然很難選

陳嘉宏 2019年07月22日 07:02:00

黃國昌在汐止當然很難選,因為他過去的問政方式已經自動切割了一塊民進黨支持者。(攝影:張哲偉)

黃國昌與柯建銘都曾是立法院裡的大黨鞭,倆人議事認真的程度極少人出其右。柯建銘過去20年來以立法院研究室為家,所以永遠最早到辦公室的人;作為執政黨鞭,他幾乎隨時都在研讀法案資料,這個草案的提案人是誰?背後政治勢力有哪些?行政機關的立場是什麼?哪些有機會在協商時取得共識?哪些必須走上表決之路讓各方表態?一切都在他的腦海裡。就算偶爾有他弄不懂的,一通電話到承辦的司長甚至科長那,也大概都能問出草案後續的路徑與圖像。

 

柯建銘幾乎把他的所有心力放在立法院的議事,所以除了休會期,很難自己地回到他的新竹老巢作選民服務。不過也因為他已連任七屆立委,新竹的人脈地頭都熟,加上先前的選民服務以及幫地方解決的疑難雜症,所以屢屢在選民結構偏藍的新竹市化險為夷獲得連任。這屆立委選舉,柯建銘能夠在國民黨的結構優勢,以及時代力量所代表的年輕勢力夾殺下殺出重圍,除了得力於四年前蔡英文的衣尾效應外,就是靠他自己過去30年在新竹市累積的「老本」。

 

黃國昌先前同時也是時代力量黨主席,立委職務與黨務幾乎榨乾了他所有時間。週一到週五,他忙於質詢、協商以及黨團的工作,週六日則是在自己研究室裡寫法案,幾乎沒有家庭時間的他,只好把小孩帶到研究室寫功課。黃國昌學術研究工作極為出色,只花短短八年的時間就從中研院法律所助理研究員升到研究員;所以,他是極少數自己寫法案的立委。此前,他幫過無數的社運團體、政府機關寫法案,甚至為昔日的蔡英文國政團隊提供政策諮詢。

 

不過,只任一屆立委的黃國昌沒有如柯建銘在新竹的底蘊,這使得他在汐止的區域立委工作顯得左支右絀,旗幟鮮明挺同的他甚至差點遭到反同團體罷免。過去一年多來,黃國昌也曾試圖多在地方走動,每每在立法院質詢工作結束後趕回瑞芳、萬里的山區跑行程,但成效似乎不彰。因為地方頻頻抱怨「看不到人」,導致他參選立委的民調數據落後對手一截,他對於是否再投入當地的立委選舉已經陷入長考。

 

儘管對自身的立法工作戰戰兢兢,甚至一度被共同歸屬於「泛綠」兩黨,不過柯建銘與黃國昌卻早已勢如水火,理由據稱與黃國昌堅持「你們根本和稀泥」,以及柯建銘怒批黃「只會出一張嘴」有關。民主國家的國會原本就是在處理利益分配的問題,永遠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拉距,柯黃兩人的這類爭執再平常不過;不過台灣內部有嚴重的統獨對立問題,加以立委單一選制的制約,這使得黃國昌與時代力量面對這類爭議時的處境相當艱難。

 

黃國昌在汐止當然很難選,因為他過去的問政方式已經自動切割了一塊民進黨支持者,只要有兩到三成的民進黨支持者對他消極地表達抗議,黃在當地就必定落選無疑。而當黃國昌把「絕不當小綠」的爭議檯面化時,也注定將掀開時代力量內部的路線之爭──在台灣現行的政治結構與選制下,有沒有所謂的「非小綠」(非小藍)之路?時力的另外兩席區域立委洪慈庸與林昶佐,有沒有在民進黨也提名或不明確支持的狀況下取勝?在藍綠對決下,又有多少不分區政黨票可以支撐這「非小綠」之路?

 

政治是一種專業,不僅是政策的專業,更是思考各種不同價值如何從事權威性分配的專業。據稱,羅文嘉在說服林飛帆出任民進黨副秘書長的過程中,一個最重要的理由是:「來大黨學習,學習折衝不同的利益,才能推動更大的進步。」作為一個昔日的「街頭衝組」,林飛帆已開始想領略這個道理,而他的昔日戰友卻在選前半年還耽溺在路線之爭,時力的未來恐怕前途難卜。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